当前位置:首页 > 魔兽争霸穿越小说
魔兽争霸穿越小说

魔兽争霸穿越小说

12部相关小说
永远做自己的一流版本,永不做他人的二流版本。——朱迪·嘉兰
  • 傲娇冥妻 傲娇冥妻

    编辑:执伞青衣袖 作者:刀舞

    所属类别:豪门恩怨

    小说主人公是小龙的小说是《傲娇冥妻》,本小说的作家是刀舞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悬疑类小说,文中的恋爱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经典片段试读:十年生死两茫茫,没思量,自难以忘怀。无意间冒犯阴人,为求保命,爷爷比自己娶了一个鬼新娘……...没人知道这些墓葬里埋葬的是什么年代的人,更没人知道这些墓葬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听爷爷说,村落形成之前,这些墓葬便已经在这里了。。…

  • 总裁我不要对你负责 总裁我不要对你负责

    编辑:梦中佳人 作者:月殇

    所属类别:豪门恩怨

    《总裁自己不要对您负责》由月伤最近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苏明月顾鸣泽,文中的恋爱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月月,您睡觉了自己就该对自己负责。”某顾不知道羞耻的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苏明月拳头握的紧紧的,恨不得一拳就挥到他那俊美的脸上。“总裁,自己不要对您负责。”“那可不行,除非您答应自己一个条件。”“什么条件?”“...顾鸣泽走进病房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那个女人就这么趴在床沿睡着了。而且睡的很不安稳,时不时低吟出声。。…

  • 在劫难逃:封少温情如刀 在劫难逃:封少温情如刀

    编辑:眉目不知秋 作者:小丸子

    所属类别:浪漫言情

    主人公叫唐莞封邵衡的小说叫做《在劫难逃:封少温情如刀》,它的作者是小丸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唐莞:原本是唐家大小姐,流落在外多年,回到家后成为2小姐,重生归来,一心复仇,却发现了自己的死与杜清雪关于,为报复杜清雪与封井然,一步步靠近封邵衡,却发现自己已在劫难逃。然而,捧上一个心,得到的...肌肤被指尖触碰到的感觉**地唐菀一个激灵清醒,猛地后退,尖叫一声,“你做什么?!!”。…

  • 极品兵王闯异世 极品兵王闯异世

    编辑:无限诗情 作者:木土七小

    所属类别:神秘时空

    小说主人公是叶子天媚柔的书名叫《极品兵王闯异世》,是作者木土7小所编写的玄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了:我国兵器工业集团首席装备设计师叶子天,为了试验一种新式装备,拿自己做试验,穿越到了天工内地。凭借着现代科学知识武装起床的头脑,叶子天成为了天工内地历史上第一个兵器工业之王。你有魔法,我有科技;你有神兽,我有坦...宫女们提着灯笼,脚步匆匆,顺着长长的廊桥走向万寿殿。。…

  • 捡个相公回家宠 捡个相公回家宠

    编辑:书信起笔 作者:唐宋宋

    所属类别:人文历史

    独家完整版小说《捡个相公回家宠》由唐宋宋所编写的古言情类型的小说,主郑媛九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一遭穿越,他成了相府被庶姐姐逼死的哑巴3小姐姐,从此性情大变,虐姨娘,毁庶姐姐,阴谋阳谋,信手拈来,卖得了萌,耍得了狠!这一世,他定需要过得肆意酣畅!那些欠他害他辱他的,誓需要百倍千倍的讨还!因一场精心设计,他...这样一想,郑媛猛地抬眸,笑眯眯地略带挑衅地,回望着陌生男子。。…

  • 青春之龙在江湖 青春之龙在江湖

    编辑:辞旧迎新 作者:圆脸妹妹

    所属类别:游戏异界

    《青春之龙在江湖》是圆脸妹妹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陈龙魏琪琪,书中主要讲了:父亲中老年发迹,赚了不少钱,妈妈妈妈妈妈妈妈么很早就就离开了我,父亲取了小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小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对我很不好,总感觉我是这个家的累赘,烦闷的校园也并不适...“大哥!人带来了,就是他们,刚刚还有点不老实被我**了一下好多了。”我往其中一人看去,是一个年龄大概二十五六岁的男人,旁边坐了个女人,我这女人我认识,正是阿敏。。…

  • 离婚相亲事务所 离婚相亲事务所

    编辑:无限诗情 作者:安沫九

    所属类别:穿越幻想

    主是时小芊慕景琛的书名叫《离婚相亲事务所》,这个本小说的作家是安沫9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打的过小三,斗的过小4,气的死小5,弄的死小六……”“没有我们离不了的婚,也没有我们结不成的婚。”这个就是一边忙着帮人牵线做红娘,另一边又忙着收集证据帮人离婚的时小芊的信念。时小芊创办了一家特殊的事务所,...慕景琛吐出一个长长的眼圈,白雾缭绕,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只这么瞧着就让人嫉妒不已。老天怎么就给了他这么一张好看的脸呢,真是连女人看了都嫉妒。时小芊吞了口唾沫,把一腔的怒火压了下去,眼睛一眯,甜甜的笑了起来,“先生,我们这最高的一档八万八哦,您确定?”慕景琛点头,“小钱而已,不过若是没有合适的怎么办?”“包退。”时小芊拍了拍胸口,“您放心,您喜欢什么样的,我都能帮您找到,找不到绝对包退。”慕景琛换了一支烟,“漂亮,聪明,年龄十八到二十三,身高一米六五以上,体重不能过百,最低要求,不是你这样的土妹就可以。”土妹!土你妹!时小芊气的想一口盐汽水喷死他,不过谁让他有钱,有钱就是大爷。“好说,那咱们签合同?”“嗯。”当天,时小芊签下了慕景琛这个大单,按照规矩先付定金一万。喵喵签下了宋渊,定金八千。离婚跟相亲是两项业务,收费不同,规矩也不同。午后,二人吃着外卖数钱。“多久没看到这么多钱了。”时小芊把那一万数了又数。喵喵白了她一眼,“行了,这只是定金,赶紧把事情办成拿到剩下的钱才是最重要的,不过小芊,那位慕先生真的是咸猪手,他真的摸你了?”“当然,我当时还把他揍了一顿呢!”时小芊放下那一叠毛爷爷,挥了挥手中的拳头,描述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喵喵眨了眨眼睛,“可他不是喊你土妹吗,怎么会对你有兴趣?”“来,给姐摸摸看看手感是不是很好。”“去你大爷的。”两人闹了一会,喵喵才认真起来,“说真的,这位慕先生出手这么阔绰,不会想报仇,故意整你吧。”“应该不会吧。”“不然这单子我们不接了,把钱退回去?”“不行,不行。”时小芊翻了翻手机,叹了口气,漂亮的眼眸微微闪过一抹黯然。“喵喵,马上交租了,我身上的钱不够,更何况这可是我们第一次接到大单,决不能再因为我丢掉了。”“慕先生这边我会慢慢物色人选,宋先生那边……”“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明天你有时间吗,我们先去探个底。”说起工作时小芊顿时来了干劲,咖啡一饮而尽,抱过笔记本开始查阅起之前登记的客户资料来。她的话里虽然有夸大的成分,但不是完全没实力,手中的确有一些客户资源,但都是女客户,条件不一。不过符合慕景琛条件的不多,关键是年龄上不符合。她手里的客户基本是二十八岁以上,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了,才会来她这碰碰运气。所以慕景琛这事急不得,她要寻找到合适的客户,然后征得双方同意,才会约定时间地点,当下要解决的是宋渊的离婚案。若是能完美解决,最后也能拿不少钱,至少事务所的房租,还有平常的开支她是不必愁了。喵喵打了几个电话,而后看了时小芊一眼,“好了,我把明天的事情都推到后天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夜晚,八点,max酒吧。时小芊穿了一件性感的黑色吊带裙,手里拿了高仿的香奈儿包包,原本的马尾辫已经散开,特意去烫了大卷,还去剪了一个空气刘海,化着淡淡的妆,西柚红的口红色号,很适合她这个年纪。她的底子并不差,但平常并不怎么精心打扮,的确略显土味。这一身都是喵喵给她准备的,她本来想穿一身运动装,配个小牛仔外套来,被喵喵批了一顿,又扔给她一套行头,带她去做了头发,女人味十足。时小芊拿出镜子看了一眼,晃了晃脑袋,“这是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其实很早之前也有这样妆容精心的时候吧,只是太久了,似乎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傻丫头,想什么呢,目标来了。”喵喵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身后。时小芊转头看去,一辆红色的跑车停下,服务生上前打开了车门,身着红色超短裙的女人,手中最新款的**版手袋很是耀眼,还有无名指上那颗五克拉的钻戒,无不彰显着她尊贵的身份,连站在外面接待的服务生都毕恭毕敬的不敢造次。那女人便是宋渊的夫人洛天雅。时小芊费了点心思查过这个洛天雅,家里都是做生意的,生意做的不是很大,但最大的成功是她嫁给了宋渊。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宋渊的确是很出名的富二代,家族生意涉及海外。时小芊很不明白,宋渊这么厉害的人,想要离婚难道不是轻而易举,为何非要找自己,而且他找个私家侦探直接去**洛天雅的证据,让她净身出户不就得了,为何非要找自己这个小事务所?不过合同他们已经签了,定金她也拿了,若是单方面毁约可是要三倍的违约金的。她时小芊最缺的就是钱,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走吧,我们也进去。”喵喵拽了拽她,两个女人便进了酒吧。酒吧内,已经很热闹了,男男女女围绕在一起,喝酒玩骰子猜拳唱歌各种花样因有尽有,玩的很是尽兴。洛天雅直接进了舞池,妖艳的红裙飞舞起来,她站在几个男人中间晃动着水蛇腰极尽妖娆。时小芊坐在卡座旁,拿出手机整理着头发,装出**的样子,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照片。喵喵补了妆,正跟几个前来搭讪的男人玩骰子喝酒。时小芊本来还挺担心她吃亏,结果发现十几局下来喵喵一局都没输过,反倒是那几个男人被灌了不少的酒脸色通红。“走了,走了,喵喵。”二楼是包间,洛天雅上了二楼,时小芊拎起包追了上去。走到上面,却被服务生拦住了。“您好女士,请问您是几号房间?”服务生拦住她礼貌的问。江城,盛夏。八月的天骄阳似火,炎热的吓人,外面知了叫个不停,吵的人心烦意乱。“知道了,知道了,我在公交车上呢,很快就到很快就到,你先把大客户稳住,等我到了再接单……”时小芊一手扶着扶手,一手拿着手机讲电话,额上热汗淋漓,却丝毫没注意到伸向她背包里那只黑手。坐在后排座的人,看到这一幕漠然的转过了头。新的一站公交车停下,上来一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宽大的墨镜挡住了他半个脸,容貌一时难以辨认,周身的气场有些冷硬,让人不自觉生寒,不动声色的退开了几步,尽量离的远一些。公交车上已经没了多少位置,男人站在了时小芊身后,目光放在了那扒手上。扒手拿到了时小芊的钱包,正一点点往回收手,男人同时也伸出了手,就在他要擒住那扒手,来个正义大反转的时候。忽然,刚刚启动不久的公交车猛地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随着惯性的作用,男人双手向前。时小芊觉得不太对劲,为什么自己的身后突然这么热?她低了头,瞬间瞪大了眼睛。三秒之后……“啊啊啊,你这个臭流氓,打死你!”“居然敢摸老娘,找死啊。”时小芊一脚踹下,随后一手肘砸了下去,接着又是一巴掌。一脚踹在了要害上,一手肘打在了后背上,一巴掌打掉了男人的墨镜。男人捂着痛处,疼的冷汗淋漓,还没反应过来。时小芊看了一眼打开的公交车门,顿时飞起一脚,将男人踹下了车。砰地一声,外面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众人:“……”“师傅,开车。”时小芊拍了拍手,一脸潇洒的站定,冲着司机喊了一声。司机回过神来,重新启动车子,只留给外面那人一车尾气。“喂,喵喵,我跟你说啊……”时小芊重新打起了电话,背包处那只黑手颤颤抖抖的伸过来,将钱包慢慢的放了回去,而后到了下一站,一溜烟便跑下了车。女人太彪悍,狗命要紧,先跑为上。三站后,时小芊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地方。抬头望去,离婚相亲事务所的牌子顿感亲切。时小芊咧嘴一笑,整了整衣服跟头发,默念道:“加油,时小芊你可以的!”事务所内,腰身纤细,红裙耀眼的喵喵正在跟一男人说话。“先生,您先稍等一下,我们……”“小芊,怎么才来。”喵喵还没说完,便看到了时小芊,急忙踩着八公分的细跟高跟鞋走了过来,微微垂了眸子,“宋先生,大客户,出手阔绰,接了这单子,我们一年都不用愁了。”“一年?”时小芊眨了眨眼睛,“我们一年预算好几万呢。”“不止。”喵喵冲她抛了个媚眼。时小芊的眼睛顿时亮了,难不成这位宋先生要签最贵的单子,八万八千八那种?“宋先生是吧,您好我是时小芊,离婚相亲事务所的负责人,专业媒婆。”“不论您想找什么样的,漂亮妩媚的,风情万种的,端庄温柔的,小家碧玉,大家闺秀,甚至是不男不女的,只要您提要求,就没有我时小芊办不到的!”时小芊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宋渊吓了一跳,诧异的站了起来,剑眉挑了挑,以一种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时小芊。须臾,开了口,“你这事务所怕是要倒闭吧。”“什么奇葩,滚滚滚。”宋渊一听到时小芊这话,脸色瞬间变了。时小芊险些一口血喷出来,“你说什么呢,我这才刚开三个月,你就诅咒我倒闭,你怕不是来相亲的,而是来搞破坏的吧。”“说吧,你是哪个同行,同行是冤家我也不怪你,不过哥们你不讲道义啊,我这三个月了,一单生意都没有,你还来砸场子,你也太过分了,非要我们关门才乐意吧。”“小芊,小芊……”喵喵急的直拉她,却怎么也拉不住。时小芊那个火爆脾气,简直就是一火药桶,砰的一下便炸。“你说什么,三个月都没生意?”男人一怔,继而笑了,漂亮的桃花眼看向喵喵,“原来之前的业绩是吹的啊,害的我多走了这么远的路。”“宋先生,宋先生,您别听她瞎说,她之前遇到点事,心情不好,我给您道歉。”喵喵吓的赶紧拉住了宋渊,而后狠狠瞪了时小芊一眼,低声道:“你发什么疯呢,这个是货真价实的富二代我调查过了。”时小芊用眼神询问她,真的假的?以前她们这可也来过几个所谓的富二代,结果都是来骗人的,幸好她火眼金睛识破了。不然,她怎么跟那些女客户交代。她这优质的女客户还是有几个的,只不过都没赚钱,免费的……时小芊眼眸一转,算了,相信喵喵这一次!“宋先生,我刚刚跟您开玩笑呢,您还当真啊。”时小芊上前,拦住了宋渊的路,勾起唇角甜甜一笑,“别生气,别生气,和气生财,一瞧您这身打扮,也肯定是有身份的人,只是不知宋先生对未来夫人的要求是什么,您说一下我也好帮您筛选。”“小芊,宋先生是来离婚的,不是来相亲的!”喵喵只恨自己电话里没说清楚。时小芊瞬间哑然,一脸尴尬。原来是来离婚的,不是来相亲的,害的她白费了一番唾沫。“宋先生,您请坐,说说您的婚姻状况,我可以帮您。”时小芊不知从哪摸出来一宽边眼镜,架在了鼻梁上,收拾了下头发,端庄的坐在了宋渊面前秒变御姐,一副严谨范。喵喵:“……”宋渊皱了皱眉,“真能帮我离得了?”时小芊拍了拍胸口,“放心,这天底下就没我时小芊离不了的婚,拆散不了的情侣,灭不掉的小三,砍不掉的小四,逼不退的小五……”宋渊:“……”喵喵:“……”。…

  • 农门辣妻:神秘夫君有点甜 农门辣妻:神秘夫君有点甜

    编辑:长歌陌路 作者:飘絮纷飞

    所属类别:都市异能

    主角叫孟云舒慕奕寒的小说是《农门辣椒妻:神秘夫君有一点甜》,它的作者是飘絮纷飞写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一睁开眼睛一闭眼的武术,孟云舒穿了从星际战神女汉子穿至小白菜软包子,附带痴呆夫君一枚仰天长叹的孟云舒万分惆怅面对蛮横霸道娘亲,软弱无能爹地,欺善怕硬姐该肿么破?还有哪些削尖脑袋想要找茬的人?能动手绝不动口的女...“你你——”。…

  • 神战仙农 神战仙农

    编辑:情话微凉 作者:一叶知秋

    所属类别:浪漫言情

    叶天皓李悠然是小说《神战仙农》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叶知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一个自强不息、不畏强暴的男孩儿,一次次战胜自己,突破困难,击败对手,可是人心是贪婪的,总有不断的挑战面临,为了让自己的家人和乡民过上幸福安稳的日子,他带领他们一起修炼、生产、抵御外来侵犯者,最后甚至不...因为只有现在他才有机会杀了叶天皓,否则的话,日后他将永远无法击杀叶天皓,银杉镇再也不会是王家的江山了。。…

  • 创始道纪 创始道纪

    编辑:翩若惊鸿 作者:暗丶修兰

    所属类别:奇幻修真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创始道纪》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家暗丶修蓝写的一本玄幻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可以喜欢这本小说。她是将门废材,被敌人挑断手脚,被爸爸流放禁地整整三年。 三年之后,她从禁地归来,涅…

  • 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 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

    编辑:朱颜瘦 作者:古手梨花

    所属类别:灵异鬼怪

    精品小说《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是古手梨花所编写的悬疑推理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沈思思6礼承,书中主要讲了:目前流行冲喜,使女在死亡过人的房间里面睡觉,说第二天房子的晦气就会被带走。突然冒出个有钱婆婆,又莫名其妙为土豪守寡。...他还生气了!?。…

  • 扑倒小萌妻 扑倒小萌妻

    编辑:初心未许 作者:初浅

    所属类别:神秘时空

    主叫古代擎苍杨绵绵的书名叫《扑倒小萌妻》,是作者初浅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书里主要讲了:夜黑如墨,乌云遮了皎洁的月光,只有微晃的路灯照耀着僻静的街道。此时,空旷无人的大街上,一道雪白的身影从屋檐跳跃而下!忽然,它的身形微晃,又迅速奔驰在夜间里。原地留下了一丝红液体,身形笼罩在夜间里。“...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的皮肤和身材好到让人惊讶。不过……“如果你再不醒来,我就要把你丢到医院里去了。”尽管她躺在后座一动不动,但他就是知道,她醒了。果然,一听到男子的威胁,女孩的手拉了拉身上的外套,终于忍不住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好冷、好冷啊!活了十八年,原来冷是这种感觉。古擎苍惊讶于她那双剔透、丝毫没有杂质的眼睛,不过也仅是片刻的好感:“你故意撞在我车上,想讹钱,还是想要人?”别以为下雨天他就没看见她是自己扑过来的。女孩无辜地眨眨眼睛,狭长得有些过分的翦羽衬托得那双剔透的眸子,美得不像话,而且隐约间,还有股勾人的幽光。他呼吸一屏,对她的防备加深:“你到底是谁?”他更想问的是,她用什么方法,那么大力撞在自己车上,却一点血都没有?女孩吸了吸鼻子,露出西装包裹下的那只小脚,无声告诉他:我受伤了。被雨水淋湿过的伤口还在流血,虽然子弹只是擦身而过,却让她吃了不少苦头。古擎苍那张鲜少有表情的冷峻脸庞,眉宇再次一蹙。目光望着那鲜血直流的踝部,倾身抓起一大把纸,语气冷淡道:“把脚伸过来。”她乖巧地伸出自己可爱的小脚,露出无辜的眼神,美得不像话的眼珠子泛起一层薄雾。男人都有种保护弱小的本能,动作不自觉温柔几分。可当看清她的伤口时,那几分温柔便消失殆尽。这是枪伤……有什么人会对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孩子下这么重的手?在他凝神思考期间,女孩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眼睛一眨一眨,慢慢合上。当他再抬起头时,她已经睡着了。想起自己的特殊身份,古擎苍无奈地看了眼她娇憨的睡颜,启动车子往另一个方向驶去。黑色迈巴赫在一栋直入云天似的楼层底下熄了火,只见男子顷长如模特般完美的身躯出现在夜色中,然后打开后座的门,抱起被外套包裹住的女孩。巡逻的保安走过来,看到他,脸上露出尊敬:“古先生,您已经好几个月没来了呀。”对于保安的友好询问,古擎苍没有什么表情,仅是淡淡点点头,然后在对方好奇的目光中,淡然自若地抱着怀里的人上了电梯。led灯不停地往上跳,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电梯终于停在十八层,没有遇到其他住户,让他松了口气。许久没有再来到过这个公寓,看着四周的灰尘,他犹豫了一下,将怀里的人放在沙发上。见她裸跟一个陌生男人相处,还得睡得那么香甜,突然有种不悦的感觉。“起来。”淡漠的命令没有得到回应。他站在沙发前微微眯眼,露出狭长风眼中的一丝威胁意味:“再不醒来,我把外套收走了。”看着在自己面前睡得毫无戒备的小脸,他突然很想替她的父母好好教训一下她!“马上给我起来!”她以为装成清纯的样子,就能让他心?突然响起的吼声让女孩蓦地瞪大眼睛,在他错愕的视线中,动作利落到可怕的跳到他怀里:“爷爷救我!”“……爷爷,叫他吗?”青筋微跳,向来冷静的男子命令自己深呼吸:“我不是你爷爷,还有,你确定要这么**地挂在我身上?”说完强行将她的手臂拉开,接着把她推离自己,英俊的五官露出不耐:“你的名字?”看着凶巴巴把自己吵醒的男子,女孩抽搭一下嘴巴,弱弱地说了一声。“大声点!”“杨绵绵。”看她傻愣愣站在自己面前,也不懂得抓衣服盖住自己勾引人的娇躯,古擎苍干脆放开目光看个透彻。然后讥笑地问:“你在勾引我?”夜黑如墨,乌云遮住了皎洁的月光,只有微晃的路灯照耀着僻静的街道。此时,空旷无人的街上,一道雪白的身影从屋檐跳跃而下!突然,它的身形微晃,又迅速奔驰在黑夜中。原地留下了一丝红色液体,身形笼罩在黑夜中。“快,抓住它!”三四名男子在白影身后紧跟,目光透露出贪婪和激动,手中的枪在夜色中独显沉重。一千万的之下,男子们不顾它的珍贵,追赶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一名男子举起枪瞄准了白影的腿部。“它受伤了,再补一枪准定到手!”“笨蛋!如果它失血过多而死,咱们怎么跟买主交代?那可是……我们得罪不起的人。”为首的男子一掌打在他枪伤,差点因为贪婪而失去理智的男子终于回过神来,几个人继续在黑夜中追赶白影。天越渐漆黑,大片的乌云笼罩着街道。白影似乎察觉到自己难以逃,一双潋滟却又纯净的眼睛焦急的看着四周,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它不安地四处奔跑,试图甩掉身后的人。可脖子上那颗水晶吊坠不知什么时候散发出了可怕的热量,让它难受得小声呜咽。身后的男子看到它的异状,每个人的脸上纷纷露出惊喜,眼见就要如愿以偿,一道闪电蓦地从乌云中穿过,直直击中路边的电线杆!几名险些被电中的男子跌坐在地上,心情从惊喜到惊骇,错愕不已地看着还在冒火花的电线杆。突然有人声音凄厉地喊:“不见了!它不见了!”小巧的白影摇摇晃晃起来,只觉得头晕脑胀,浑身发热,像是有股火焰从内心燃烧着它。所以它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一团绿光包围。那绿光浑浊而浓郁,没有人看得到里面的情景。火烧般的感觉越来越强,天轰隆一声,淅沥沥的雨水泼了下来,却没有淋湿它一分。不远处,一辆黑色豪华轿车飞速疾驰而来,眼见着摇晃的光影就要成为车下亡魂!豪车里的男子看不见长相,但浑身浓郁的怒气显示出他的心情欠佳。当他挂断电话,抬眼看向前方时,瞳孔霍然扩大,一声凄厉的刹车声在街道上突兀的响起!砰……一道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的身影猛地撞在他的玻璃上,驾驶座上的男人心脏一窒,手紧紧握着方向盘,不敢置信地瞪着撞在他车头又滚下地的人。对,是人!而且……雨下得越来越大,几乎变成了倾盆大雨。街道上一下子模糊起来,没有人看得见发生了什么事情。豪车驾驶座的门被打开,一双擦得干净程亮的皮鞋踩在雨地上,很快地跑到自己的车头。当看到地上躺着的娇躯时,伸出的手顿在空中,黑眸闪过一丝迟疑。想要和他搭上关系,伪装撞车、跌倒、或者在他面前突然晕倒的女人多了,以至于看到眼前裸的娇躯时,他整个人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喂,你没事吧?”见唤不醒她,他再次犹豫了一下,将外套下来盖住她的身体,然后将之抱起来。四名男子目瞪口呆地站在街道边上,看着那辆豪车在眼前疾驰而去,嘴巴还因之前看到的场景无法合拢。蓦地听到有人喊:“怪……”随之所有人跑得无影无踪。。…

Copyright © 2010-2017 百读飞卢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