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花间逐浪

作者:开始方了 | 都市异能

收藏

  相识相恋三年,我却发来了女友和其他男人的照片……的话爱情也没刚认识了的时候那般美好的,如果一切能不能逗留在我们第一次朋友见面的时刻。我的女友周艾,正是艳.照中的女主角,而我却不是里面的男主角。。

第30章 松了口气_花间逐浪_ 陈毅, 冷雨

    第二日,我在迷迷糊糊之间听见一声尖厉的尖叫,紧然后,脸颊传来一阵非常强烈的痛疼感。我慢慢的睁开眼睛了眼睛,在朦朦胧胧视线之中,我放佛看见了冷雨,她裹着被子缩在墙角,死死地瞪着我,我慢慢睁开了眼睛,在朦胧视线之中,我仿佛看到了冷雨,她裹着被子缩在墙角,死死瞪着我,好似一觉醒来发现受到自己轻薄的少女。。...

    次日,我在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紧接着,脸颊传来一阵强烈的疼痛感。

    我慢慢睁开了眼睛,在朦胧视线之中,我仿佛看到了冷雨,她裹着被子缩在墙角,死死瞪着我,好似一觉醒来发现受到自己轻薄的少女。

    我以为又做春梦了,心里还忍不住抱怨着,怎么看不到更劲爆的画面了呢?

    结果下一刻,冷雨白皙的玉足和我面部来了个亲密接触,这才让我意识到不是一场梦。

    我愣了大约一秒,连忙掀起被子,发现自己身上就剩一件内裤后,我顿时又愣了住。

    昨晚我明明穿着衣服,然而早晨却光成这幅样子,我和冷雨该不会像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酒后那啥了吧……

    冷雨又一脚踹过来,直接把我踢下床,这才让我重新回过神。

    我吃痛爬起来,结巴的说:“那什么……冷总,咱们这……你……我……”

    我结巴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个死人渣,昨晚趁我喝醉以后,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冷雨抓紧了裹在身上的被褥,大声冲我质问。

    我自己完全懵逼的状态,一时半会儿还没有都想起来,说:“冷总,我也不清楚啊,我记得你喝多了,然后我没有办法开车,然后就把你带到这里,然后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陡然间,冷雨眼眶里的泪水打起了转儿,她说:“你居然还装傻,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还会不知道吗?”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无奈的解释。

    说到这里,我突然回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忙改口冲她说:“冷总,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昨晚你喝多了,从饺子馆出来,我问你要去哪儿,你没有吭声,我没有办法,只好来这儿开了房,不过我开了两间。”

    说到后面,我还特意强调了一下,我是开了两间房的。

    冷雨却完全不相信我,梨花带雨的说:“你说你开了两间房,那为什么会躺在我的床上?你摆明就是在撒谎,陈毅……你个人渣,枉我这么相信你,还把你当成朋友,请你吃饺子……混蛋,你就是混蛋……”

    我看冷雨哭的和孩子一样,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慌忙的说:“哎,冷总,你别哭啊,我可以用人格向你担保,我陈毅在意识清醒的时候,绝对没有对你有任何不轨的行为!”

    她终于哭的没有那么厉害了,抖擞着肩膀,吸了吸鼻子说:“那……那你就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两个人会睡在一张床上?然后为什么我身上就只有一件衣服……”

    “这个话来话长,你先让我捋一捋……”

    我迟疑到底要不要说同时,偷偷观察着冷雨的表情。最终我决定还是说了,不然让她一直误会着,我肯定是没有好日子过的。

    于是我就把能记起来的,全部都一一讲了出来,包括她突然主动吻我,我同样也讲了。但是卫生间那段,还有冷雨吻了我后续的事情,我都给自觉给避过了,因为真的讲出来以后,我怕冷雨可能会情绪激动掐死我。

    冷雨听完,小脸一阵红一阵白,激动的说:“不可能,你肯定在胡说,我怎么可能会主动吻你?”

    “这个我还想问你呢。”我小声嘀咕。

    我说的是实话,当时冷雨吻上来,我完全都傻住了,后来脑袋一热,我清楚记得将她压在了身下,不过最后,我不确定和冷雨究竟有没有发生关系……

    冷雨愣了一会儿,似乎在拼命回想着,很快,她俏脸浮现出异样的神情,身体仿佛没了力气的支撑。

    照这个反应来看,冷雨绝对是想起来了,谁知她出了一小会儿神,却不打算承认了,说:“我……绝对不是我主动的,不行,我要打电话报警,把你这个混蛋给抓起来。”

    “靠……冷总,你冷静,好!是我,都是我主动的,全部都怪我,我求你了,要杀要剐都行,你老可千万别报警啊!”

    我开始不淡定了,因为她真的报警的话,这种事很难说清楚。可是她根本不理会我,边一直说要报警,边四处找着手机,

    半晌下去,冷雨都没有找到手机,她放弃了,将脸埋在被褥里,似乎又抽泣了起来。

    房间的空气多少显得沉闷,我知道她是后悔了,后悔昨晚喝那么多酒,才导致发生这种意料之外的事情。

    冲冷雨这绝美的相貌,毋庸置疑,从小至今绝对被不少男人追求过。但是二十多岁了,还能依然保持着处子之身,光凭这点就看的出来,她应该是思想方面属于比较保守的女人。

    所以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心里接受不了很正常。看到她这副模样,我挺内疚的,其实我也有错,当时就该阻止她喝那么多酒的。

    沉默良久,我终于冲她说:“冷总,你先不要伤心,我们或许只是在一起睡了一晚而已,可能并没有发生想象之中的事情。”

    冷雨抬起脑袋,泛红的眼眶里还有泪珠,模样可谓我见犹怜。

    我又说:“我想问你一些比较私密的问题,你不要误会……你自己应该也听说过,女人第一次是会疼的,一般都会落红,你看床单被褥都是干干净净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觉得自己那里疼不疼?如果不疼的话,就说明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关系……”

    我还记得周艾第一次,她疼得第二天下不了床,走路都很不自然。如果我和冷雨真做了的话,她自己肯定能感觉出来,所以现在问她就能得知真相了。

    聊及这种比较尴尬的话题,冷雨显得略微不自然,她渐渐红了脸颊,相比平时那个高冷的美女总裁,如今倒像是一个羞涩的少女。

    她支支吾吾的说:“好像不疼……”

    我大大松了口气,竟然有一种解脱感,笑着说:“不疼就好,那说明咱们之间是清白的,你不用再伤心了。”

    “我们都一起睡过了,我还怎么清白,而且我醒过来的时候,你的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