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花间逐浪

作者:开始方了 | 都市异能

收藏

  相识相恋三年,我却发来了女友和其他男人的照片……的话爱情也没刚认识了的时候那般美好的,如果一切能不能逗留在我们第一次朋友见面的时刻。我的女友周艾,正是艳.照中的女主角,而我却不是里面的男主角。。

第21章 亲爱的_花间逐浪_ 陈毅, 冷雨

    我被徐沫说的都有点儿很紧张了,但同时又有点儿觉得不真实的,当然流言这个东西,传来传去就被会夸大其词。要不然要啊那样的话,我这个常常调.戏秋雨的员工,岂非是成了最非常危险的一个?说到这里,徐沫也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了,而是让我和她快点去办公室,不然时间拖久了,冷雨估计要找她事儿。。...

    我被徐沫说的都有点紧张了,但同时又有点感觉不真实,毕竟流言这个东西,传来传去就被会夸大。不然要真是那样的话,我这个经常调.戏冷雨的员工,岂不是成了最危险的一个?

    说到这里,徐沫也不打算再继续说下去了,而是让我和她快点去办公室,不然时间拖久了,冷雨估计要找她事儿。

    我们一前一后进入办公室,冷雨正在审批文件,而且她办公桌上都堆起厚厚一摞了。

    我跟着徐沫把文件抱过去,徐沫说:“冷总,文件都已经拿过来了。”

    冷雨放下笔,伸了个懒腰,那胸前挺起的饱满,似乎真要将衣服撑破了,看的我莫名有些燥热,不禁联想到初次见面那种柔软的感觉。

    当注意到我站在面前,冷雨立马将身子缩了回去,皱眉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徐沫替我解释说:“冷总,陈毅帮我搬文件,所以就一起过来了。”

    “我知道了,行了,徐沫,你先出去休息吧,正好我找陈毅有点事儿。”

    徐沫略感迷惑的,各自看了我们俩人一眼,然后默默退出了办公室。

    冷雨上下打量了我一圈,说:“不错嘛,我觉得这身衣服挺适合你的,”

    她这分明是在挤兑我,我自然也不干示弱,笑眯眯的说:“还好,挺合身倒是真的,倒是冷总你啊,我觉得下次还是换大点的工作服比较好。”

    说着,我视线落在她胸前,她觉察到,本能用胳膊挡在前面,生怕真被我看到了什么一样,然后红着脸冲我骂:“你就是一个好色之徒,永远改不掉你的人渣本性。”

    “还好吧,我在别人面前很正经的,唯独在你面前这样罢了。”

    “我呸,谁信你说的话。”

    “你不信你去问徐沫咯,我从来就没有调.戏过她。”

    冷雨突然不说话了,其实我也有点困惑,每次见到冷雨,我总是忍不住想要调.戏她,大概就是她总是一副高冷的姿态,然后我作为男人,骨子里有着本能对女人的征服欲。

    她不在这个话题上我和纠缠,而是改口说:“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做。”

    “什么事儿?”

    “下班以后当我的司机。”

    “卧槽你把我当啥了,让我干保洁我就干保洁,让我当司机我就当司机啊!”

    “这是命令。”她慢慢冷下脸。

    “什么破命令,你以为你是女王大人啊,还命令,我还圣旨呢!”

    “你之前在警察局答应过我,说以后什么都听我的,而且你自己也亲口说了。”

    “我……我……我自己真说过这句话?”

    我硬气不起来了,因为经冷雨一提,我似乎真记得自己这样说过。

    冷雨掏出手机,给我放了一段录音。

    “你就原谅我吧,我一定回公司上班,然后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快和几位警察姐姐澄清吧,不然我就真进去了。”

    放完录音,冷雨笑了一下,说:“还没想起来吗?”

    这都亲耳听到了,我怎么可能想不起来,这次是真的载了,我当时光想着能出去,说话都没有怎么注意。这要是以后什么都听她的,我还不就成了熊孩子手里的小奶猫,沦落到活活被玩坏的下场?

    念及此,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笑嘻嘻的说:“冷总,不好意思,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我这样一说,冷雨显得十分愤怒,她似乎很排斥出尔反尔的人。

    “为什么?难道你是要打算反悔吗?陈毅,我真是看错你了,当初赌约你赢了,我都没有出尔反尔,而你一个大男人,事到如今居然说话不算数?”

    “冷总,请你先不要这么激动,我之所以不肯同意,是因为这段录音不够完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我还说了媳妇儿三个字,没有错吧?”

    “你无需为你的出尔反尔找借口,这两者之间难道有任何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啦,你想,我喊了媳妇儿三个字,就是证明这段话是说给我媳妇儿听的,而你是我媳妇儿吗?当然不是,所以这句话对你来说是不具备任何效应的。”

    冷雨又变得气鼓鼓的,看着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可爱味道。

    “陈毅!你!你当时可不是这样的,你为了能让警察相信,故意说我是你的媳妇儿,所以这句话就等于是对我说的,我当然具备这句话的使用权。”

    我感觉自己快要争辩不过她了,出了狠招说:“那你只要承认你是我媳妇儿,喊我一声亲爱的,我就承认你具备这句话的使用权。”

    冷雨抓起面前的文件袋,一把砸了过来,俏脸怒中含羞的说:“去死,你吃了我豆腐不说,还想占我口头便宜,你个人渣,信不信我现在就开除你!”

    “随你咯,你要开除就开除呗!”

    我耸了耸肩,心里则是满满的得意,以冷雨这么心高气傲的性格,肯定不会按照我说的那样做,所以我赢定了,也成功保住了自己的人身自由权。

    谁知我还没乐一会儿,渐渐有些不安了,因为看冷雨那个架势,她一直在酝酿着,似乎真的准备要喊了。

    我想赶在那之前堵上她的嘴,谁知道她已经不情愿的喊了出来:“亲……亲爱……的……”

    我苦着一张脸说:“冷总,你至于吗你……?”

    冷雨喊完以后,一张脸完全阴霾了,她冷冷的说:“陈毅,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所以现在请你走到我面前来。”

    我知道她肯定不怀好意,所以站在原地和她理论:“冷总,有事咱们好商量,你要是出手伤人之类的,我可能真的会出尔反尔的啊!”

    “我命令你,立即给我死过来!”

    没办法了,谁让我答应她这么蠢的条件呢,所以我不得不走到她面前。

    冷雨伸出玉手,逮着我腰间使劲掐了下来,我当即一声吃痛的尖叫:“我的天,冷总你是属螃蟹的吗?”

    “你再说话信不信我掐的更重?”

    “你这可是体罚员工,我要是去举报……啊……我错了,我不说了,轻点……你是我亲姐,哎呦,轻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