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花间逐浪

作者:开始方了 | 都市异能

收藏

  相识相恋三年,我却发来了女友和其他男人的照片……的话爱情也没刚认识了的时候那般美好的,如果一切能不能逗留在我们第一次朋友见面的时刻。我的女友周艾,正是艳.照中的女主角,而我却不是里面的男主角。。

第20章 小姑娘会不会用词_花间逐浪_ 陈毅, 冷雨

    的销售部长叫方清风,逐渐成熟沉稳,二十多岁了,之后我还见她再带幼儿园女儿去过公司。我对方清风的印象还很不错,后来希翼的销售部都已满员了,要也不是他占时把我安排好到保洁部,实际上我我对方清风的印象还不错,当时希翼销售部都满员了,要不是他暂时把我安排到保洁部,其实我想在希翼上班都没机会。。...

    销售部长叫方清风,成熟稳重,三十多岁了,之前我还见她带上幼儿园女儿来过公司。

    我对方清风的印象还不错,当时希翼销售部都满员了,要不是他暂时把我安排到保洁部,其实我想在希翼上班都没机会。

    进了办公室,方清风示意我坐,然后说:“小陈啊,你别把部门里一些人说的话放到心里去,你们之前搞什么赌博,你小子最后赢了不少钱,他们心里肯定有些不舒服。”

    “谢谢方部长,我明白的。”

    “你明白就好,明白就好,说实话,我也挺意外的,因为从我得知你要接手冷总那个单子,也没对你抱多少期望,没想到你竟真的给拿下了,是我方清风看走眼了啊!”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方清风又说:“倒是有一点我怪纳闷的,你把单子拿下反倒辞职了,冷总把你招回来,结果又把你安排到了保洁部。我刚才还为这事去找她,她却告诉我,说是你自己坚持在保洁部工作。”

    我说我坚持个球儿啊,要是当初真想干保洁的话,我为什么还要应聘销售呢?

    “那你该不会和公司员工传的那样,跟冷总以前有什么过节吧,不然按我说,你还处在试用期,理应不可能给你这么有难度的单子。”

    “谈不上什么过节,就是之前有点误会,这都是小事儿,过两天她应该就把我调到销售部了。”

    方清风点了点头:“是的,我期待你这一员大将的到来。不过冷总她啊,还是太小姑娘脾气了,不够沉稳啊!诶,对了,小陈,我听说你的合同还不是陈天明签的,而是羽化董事长唐峰亲自签的,以后要是再有羽化那边的单子,咱们部的人搞不定可就要靠你了啊!”

    方清风是销售部长,这件事他会知道并不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他这样说,摆明就是在试探我和唐峰的关系,看我反应,然后判定唐峰是不是我的客户资源。

    其实啊,干我们销售这行的,你口才再牛逼,再能说,你也总不可能每天都说服很多新客户买你的产品,最重要的还是回头老顾客,而这种顾客,差不多就可以理解为一个业务员手里的客户资源。

    我只是凑巧救了唐果,唐峰帮我只是还一个情,既然上一单他帮过我了,我们之间就不存在谁亏欠谁的问题,所以我再想去找他谈单子,就必须要摆正位置,再想靠着是她女儿救命恩人的心理,是完全不可取的。

    所以我也圆滑的说:“靠我也不好使啊,方部长,你是不知道我为了谈下这一单废了多大力气,差点连小命都给丢了,我和唐峰素未相识,他最后愿意签这个合同,说实话,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

    方清风呵呵一笑:“小陈,你别再谦虚了,咱们这边地区从商的,谁不知道他唐峰从来不插手公司业务,既然会因为你破了例,就恰恰说你非同一般啊!”

    “哈哈,方部长你还真是抬举我了,我要是真非同一般,就不会在保洁部,天天撅着屁股给人家打扫卫生了。”

    方清风指着我摇了摇头:“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个省油的灯,算了,不说就不说,等你将来有飞黄腾达的一天,可要记得照顾一下老兄啊!”

    方清风既然会和我套关系,我当然不至于傻到真以为是自己能力出众,得到了他的赏识。实际上,他是因为猜不出我和唐峰究竟是什么关系,所以才会动用这最老掉牙、但也是最保险的方式。

    我当然不排斥和自己上司打好关系,只要身上有可取的利益价值,我们就一直会是对方的“朋友”,即便离职了,我们也还是对方的资源和人脉。

    “清风哥就别拿我说笑了,我现在连个业务员都不是,你都已经坐上销售部长的宝座了,何来照顾你的说法?”

    “诶,陈小弟,话不是这样说,别看我现在是销售部长,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保洁员,这未来的事情咱们谁都说不准,难道不是吗?”

    “是,清风哥说的是。”

    离开办公室,我重重舒了一口气,这方清风既然会坐上销售部长的宝座,还是有着不容小觑的实力的。

    碰巧在走廊遇到抱着文件的徐沫,我问她要不要帮忙,徐沫连忙点头如捣蒜的说要。

    我从她手里接过一大半文件,问她要抱到哪里去,徐沫说这都是冷雨要的,然后又冲我说:“陈毅,热烈欢迎你归来啊!”

    “什么归来啊,说的我好像是打仗胜利归来的将军一样,其实啊,你用错词了,与其用归来,你不如用坑来这两个更恰当一些。”

    “坑来,冷总是怎么你了吗?”

    “她要是不坑,我上次也不至于进警察局,这个有空你还是自己问她。”

    “我可不敢,要是真问的话,冷总肯定会狠狠教育我的。”

    我停下来:“不是我说,徐沫,我发现你对冷总怎么就像是那耗子见到我猫一样,怕的不要不要的。”

    徐沫也停下说:“那是你不知道,你要是知道以前的事情,你估计在冷总面前就不敢那么放肆了。”

    “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叫放肆,小姑娘会不会用词呢!”

    徐沫朝我吐了吐舌头,继续说:“大概就是一年以前,差不多是冷总刚接手希翼的时候,当时很多老员工都对她不服气,然后还有一些靠着关系进来的,成天不干事,上班还调.戏市场部的女同事,冷总刚上任第一天,就把他们通通给开除了。最可怕的不是这点,而是那个被调.戏的女同事,就是冷总,她当时在接手希翼之前,就假扮成新入职的萌新同事,表面上和我们打成一团,实际上背地里把我们一举一动全部都给记录下来了。”

    我诧异极了:“还有这种操作?”

    “可不是嘛,所以现在大家都很忌惮冷总,据说啊,几个部门里还有冷总安排的卧底,这搞的大家都惶惶不安,上班都没有几个敢偷懒的了。”

    “不仅如此,陈毅,我和你说啊,冷总还有一个渠道,如果开除了一个员工,她就会把被开除那个员工的信息,包括开除原因都公开投放到渠道里,渠道里都是本市同行的大公司,所以一般看到都会把这个人拉到黑名单,在本市连合适的工作都找不到的。”

    “这么恐怖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