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花间逐浪

作者:开始方了 | 都市异能

收藏

  相识相恋三年,我却发来了女友和其他男人的照片……的话爱情也没刚认识了的时候那般美好的,如果一切能不能逗留在我们第一次朋友见面的时刻。我的女友周艾,正是艳.照中的女主角,而我却不是里面的男主角。。

第17章 吉他_花间逐浪_ 陈毅, 冷雨

    就这样,我们一同回了小区,路上有认识了的大爷大妈,他们眼神好,就把唐果当做了周艾。“小刘啊,带你女朋友逛商场回去了啊?”我硬着头皮不知道说啥,唐果呢,轻轻红着小脸,“小陈啊,带你女朋友逛街回来了啊?”。...

    就这样,我们一起回了小区,路上有认识的大爷大妈,他们眼神不好,就把唐果当成了周艾。

    “小陈啊,带你女朋友逛街回来了啊?”

    我硬着头皮不知说啥,唐果呢,微微红着小脸,咯咯在那里偷笑。

    我在心里忍不住想,这要是被唐峰听到了,估计又要把我送到警察局去。

    气喘吁吁爬上五楼,我在唐果的抱怨之中掏出钥匙,当无意间瞥到新换上垃圾袋的垃圾桶,顿时愣了一愣。

    谁这么好心,帮我把垃圾给倒了?

    想着,我用钥匙打开.房门,但是入眼一瞬间,我错愕到了极点。

    明明一片狼藉的客厅,现在却变得又干净又整洁,地板和窗户也被擦得亮晶晶的。还有一些我扔在沙发的衣服和内裤,都被洗好晾在了阳台。

    看到这里,我心里顿生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因为家里肯定来过了人,而且这个人我还知道是谁。

    唐果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眨巴着,惊叹的说:“哇,陈毅哥哥,你家里虽然不大,但是好干净啊!”

    我还没来得及接话,听到卧室传来一声响,我几个大步走去,一把拉开卧室门,果然在里面看到了周艾。

    我立即沉下脸,死死瞪着她,问:“你还回来这里干嘛?”

    唐果看到周艾一脸迷惑,但是周艾看到她挽着我的手,顿时微微一怔,然后勉强的笑着:“我只是回来取东西,看到房间比较乱,所以忍不住收拾了一下。我记得你妹妹去年来好像不是这样,她是……”

    “她是谁你管得着吗?啊?你给我立马滚出去,找你的陈天明去,我这里容不下你!”

    周艾放下扫把,微微低下了头,半晌这才回:“你把吉他给我,我上次忘记拿了。”

    周艾口中的吉他,是我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也是我们之间意义最珍贵的东西,因为当时上大学穷,我口袋里又没有什么钱。

    我省钱硬生生啃了一个月馒头,然后又软磨硬泡找室友东拼西凑,总算在大学附近一家琴行买下了那把吉他。

    然后我找室友围在女生楼下,用那把吉他唱了一首歌,成功追到了周艾,在一起没多久,我就把吉他送给了她。

    我至今都不会忘记,就在这个房间,多少个夜晚,我和周艾依偎在阳台。我轻轻拨弄着琴弦,她轻轻唱出那动听的声音,组建成美妙的音乐,然后飘荡在这座城市之中。

    我冷笑一声:“吉他?哦,我给摔了。”

    一听到我说给摔了,周艾立即抬起头,泪水不知何时已在她的眼眶酝酿起来。

    她哽咽着,近乎咆哮般的怒吼着:“那是我的东西,你为什么要摔了它?为什么?!”

    看到她这幅模样,心又剧烈疼了起来,我避开她怒视我的目光,语气在不知不觉中也低了下来。

    “那是我以前送给你的,再说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我留着它也没有什么用,摔了就是摔了。”

    周艾突然上来拽着我领口,情绪激动的来回晃动着。

    “既然你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东西,陈毅,你赔我,你赔我,你把吉他赔给我啊!”

    我攥紧拳头,用力推开她,大声的吼道:“周艾,你还有什么资格谈那把吉他?你他妈的为了钱,你给老子戴绿帽子,你去给有妇之夫当小三,你贱不贱?我就想问你他妈的到底贱不贱?行啊,你不是想要吉他吗?你给我滚,去找陈天明,陈天明他有钱,你去让他买,别说一把吉他了,一个琴行那个畜生都买的起!”

    周艾瘫坐在地上不说话了,空气死一般的寂静和压抑。

    唐果似乎被我的样子吓到了,她轻轻扯了扯我的衣袖,小声地说:“陈毅哥哥,你别这样……”

    我喘了几口大气,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和语气,冲唐果说:“我没事。”

    说完,我轻轻拨开她的手,先是走到阳台,把晾在那里的衣服全部扯下来,丢在了地上。然后又把沙发上的抱枕,什么通通都丢在了地上,最后把系好的垃圾袋撕开,当着周艾的面倒在了地上。

    做好这一切,我重新回到周艾面前,她已经抬起了头,眼角还在落泪,但是眼神却是呆滞的。

    “周艾,我告诉你,我过的好与坏,不用你管。从我们分手的那一刻开始,我们两个之间就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周艾依然沉默着,她仰起头,湿润的眼睛复杂地看了我最后一眼,然后自己站起身,一瘸一拐朝外走去。

    看着她完全消失在视线中,我当即如虚脱一般坐在沙发,然后将脸埋在了腿间。

    唐果小心翼翼地凑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陈毅哥哥,你怎么了?”

    我抬起头,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然后刻意背着对她,说:“没事儿,我先去洗个澡,你自己随便坐,冰箱里有饮料。”

    关上卫生间的门,我把花洒开到最大,任由水拍打着我的身子。在印象当中,除去和周艾分手,我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哭过了。

    爱情这个东西,幸福的时候,犹如泡在糖稀当中,怎么样都是甜的;但是分手的时候,犹如在切洋葱,即使闭着眼睛,依然是会流泪……

    我不得不承认,我虽然恨周艾,但是我依然还爱她,依然没有办法完全忘记她。

    那种感觉,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我只能每天充实自己的生活,强迫自己忙到没有办法想起她。

    可是最近离职,又加上今天这一幕,无疑引爆了我压抑已久的情绪,我发现对周艾又爱又恨之中,竟然有一种不受控制的念头在脑海疯狂跳动。

    这种念头很贱,贱到我恨不得给自己来上一刀,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傻子。

    因为周艾他妈的出轨了啊,她都和别人上.床了啊,我为什么还犯贱到,心里总想求她回来,然后又想要和她复合呢?

    我陈毅,为什么这么贱啊!

    为什么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