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花间逐浪

作者:开始方了 | 都市异能

收藏

  相识相恋三年,我却发来了女友和其他男人的照片……的话爱情也没刚认识了的时候那般美好的,如果一切能不能逗留在我们第一次朋友见面的时刻。我的女友周艾,正是艳.照中的女主角,而我却不是里面的男主角。。

第13章 你当我哥哥好不好_花间逐浪_ 陈毅, 冷雨

    这个这个周末,徐沫约我去吃饭时,是在一家砂锅店。店的位置正好离我的住所离,因为没几分钟就到了地方。虽然最让我犯愁的事会出现了,我现在的身无分文,自从出了上一次那样的事情,但是最让我犯难的事出现了,我现在身无分文,自从出了上次那样的事情,我总不能再去找孙俊借钱。。...

    这个周末,徐沫约我去吃饭,是在一家砂锅店。店的位置刚好离我的住所不远,所以没几分钟就到了地方。

    但是最让我犯难的事出现了,我现在身无分文,自从出了上次那样的事情,我总不能再去找孙俊借钱。

    通讯录和好友列表扫了一圈,发现有不少以前的朋友都将我拉黑了,不然就是一个多月前发的消息,至今都还没有回复。

    我实在没辙了,竟想着不然让徐沫请客好了。不过在绝望之际,我忽然发现这家店可以用花呗付款,念及此,我是感到又喜悦,又可悲。

    十分钟左右,徐沫开着她那辆小QQ姗姗来了,我迎上去,问她怎么来这么慢。

    徐沫告诉我,路上堵车。

    然后,我们两人一同进了砂锅店,她顿时两眼冒光,如同一个没长大的小丫头一样,眼馋的瞅着那些食物,手指来指去,冲服务员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徐沫点完以后,看见我还没有动作,就问我为什么不点。

    我说我不是很饿,然后随口和服务员说了一声:“来一份普通的。”

    接着,我们上了二楼,徐沫和我对立而坐,把包放到里面的座椅,哼哼了两声说:“陈毅,你今天必须要请我吃饭。”

    “嗯……啊,当然。”我心想,要是这家店不能用花呗的话,那么等会儿要付账的时候,我该要有多尴尬呢?

    徐沫和我聊起了公司的事情,她好奇的问:“陈毅,你可以透露一下,究竟是怎么把单子拿下的吗,你都不知道当时我和冷总费了多大力气,现在我都快要佩服死你啦!”

    我干笑两声:“就是把陈天明说的心动了,自然而然拿下的呗。”

    “你分明就是在撒谎,别以为我不知道,在你说要去签.约那天,你和陈天明起冲突了,然后还把他揍进了医院。一想到陈天明被揍成猪头模样,我就感到非常解气,不过我现在特别好奇一点,他都被你揍了,怎么还会愿意签这个单子啊?”

    一提到陈天明,我就不自觉联想到周艾,那天打架我确实是赢了,但是除此之外,我却输了,输的一塌糊涂。

    “我又揍了他一顿,威胁他签的。”我敷衍的说。

    “你又在撒谎。”

    徐沫盯着我,非要追问出事实。终于我受不了了,对她说:“我告诉你可以,但是你必须要管住那张不老实的小嘴,别一回到公司逮人就说。”

    徐沫被我这样一说,顿时红了小脸,如熟透的苹果一般,端起杯子抿了口水,心虚的狡辩:“我哪有……”

    我笑了笑,这才说:“其实我是不小心救了一个落水的女孩儿,然后她老爸恰好和羽化国际有点关系,所以我就厚着脸皮拜托了一下他。”

    徐沫听的一脸迷糊,说:“就这样?我怎么听着感觉好像小说里的桥段,陈毅,你不会又是在骗我吧?”

    “徐沫小姐,我很郑重的告诉你,我没有骗你啊!”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女孩儿的老爸,究竟和羽化国际是什么关系?”

    “他是羽化国际的董事会主.席。”

    “什么?”徐沫似乎没听清。

    我又重复了一句:“羽化国际董事会主.席。”

    “噗!”

    徐沫喷了我一脸水,我抽了抽嘴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陈毅,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你这话吓到我了,嘿嘿,我帮你擦……”

    徐沫边帮我擦着脸上的水渍,边说:“一般董事会里的人不是没有权利过问业务方面的问题吗?还有,上升到他们那个层次,肯定都是老谋深算,然后疑神疑鬼的,他会不会猜想是你在她女儿身上做手脚,然后蓄意靠近他之类的。”

    我吃惊的看着徐沫,简直佩服她的脑洞,我先是调侃了一句,说你不去写小说真是一大损失,然后才说:“说是这样说,上面一句话,下面谁敢不服从啊,其实也挺悬的,要不是她女儿刻意从中帮我,这个单子八成是拿不下了。”

    徐沫坏笑着:“哦呦,英雄救美,俘获小姑娘芳心了哦。”

    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回:“你够了啊,她和我小妹年纪没差多少,估计初中都还没毕业,俘获个鬼的芳心。”

    “诶呀,年纪小好呀,正好可以慢慢培养呢……”

    我一个冷眼瞪过去,徐沫终于有所收敛,恰好砂锅都好了,不过吃的东西还是堵不住她的嘴。

    不出一会儿,只见她干咳两声,又问:“陈毅,你还有一个妹妹啊?”

    “是啊,跟你差不多,上初三呢。”

    “真羡慕你这些有兄弟姐妹的人,不像我这个独生子女,简直无聊死了。”

    “你要是有个妹妹,你就不会这么说了,我……这豆腐有点烫……我家那个,活生生一个小白眼狼,有事求我的时候,又是撒娇,又是给我献殷勤,但没事的时候,一言不合都敢伸手揍我。”

    徐沫扮可爱状,冲我眨着眼睛卖萌,说:“陈毅,那你当我哥哥好不好,我保证乖乖的,只要你给我买零食就行。”

    “不好。”我果断回绝。

    徐沫不解:“为什么啊!”

    “因为养活不起,你一天零食就要几十块,我一包烟才二十不到。”

    “那我少吃就是了。”

    “还是不好。”

    “那……那你还钱,我上次借了你一千一,你说赢了还我双倍,一共是两千两百块钱。”

    我尴尬的说:“我现在身上没这么多……”

    “怎么可能不够啊,上次你赢了刘组长一万六呢,快点还给我啦,我看上一款零食都好久了。”

    徐沫以为我身上有钱,所以才会出口要钱,但是她不知道在当天,我就把钱全部转给了孙俊。

    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在这一刻,我又意识到了钱的重要性,它能使一个男人自卑,说话没有底气,甚至在女人面前都抬不起头。

    就在我准备向徐沫坦白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我从口袋里掏出一看,居然是冷雨打来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