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已完成

异世情仇

作者:奇热文学 | 现代职场

收藏

  《异世大陆情仇》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任笑天,吴青,金鼎,源的生命,本源的生,藏本源,御空之境,元魂,天师,万化之间的故事。异世大陆情仇欢迎在线免费深度阅读!

吴青任笑天小说阅读_吴青任笑天小说在哪看_异世情仇小说吴青任笑天

    吴青任笑天小说名字叫作《异世大陆情仇》,提供更多吴青任笑天小说深度阅读,吴青任笑天小说在哪看。异世大陆情仇小说吴青任笑天节选:吴青,你想为这个小子也才,拦阻我?”盯着来人,漠毒一阵皱眉头,的话是其他人,特别是更年轻人,他可…...

    吴青任笑天小说名字叫做《异世情仇》,这里提供吴青任笑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异世情仇小说精选:感受着漠毒不断上涨的力量与气息,任笑天不敢托大,这个时候的他,要是贸然和对方拼命,死的一定是自己,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他可不是傻瓜,该退避的时候,就需要果断,这个时候的他,还是需要做一个必要的退避选择,因为他在短暂的接触之后,就已经知道,想要打败漠毒,不进入御空之境,是没有任何机会的,甚至于,即使进入御空之境,初期之境的修为,遇到现在的漠毒,也是没有多少机会。漠毒正在蓄积力量,不是为了对方任笑天的力量的,而是为了封锁对…

    感受着漠毒不断上涨的力量与气息,任笑天不敢托大,这个时候的他,要是贸然和对方拼命,死的一定是自己,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

    他可不是傻瓜,该退避的时候,就需要果断,这个时候的他,还是需要做一个必要的退避选择,因为他在短暂的接触之后,就已经知道,想要打败漠毒,不进入御空之境,是没有任何机会的,甚至于,即使进入御空之境,初期之境的修为,遇到现在的漠毒,也是没有多少机会。

    漠毒正在蓄积力量,不是为了对方任笑天的力量的,而是为了封锁对方的退路,因为漠毒已经感知到到自己这个对手即将打算离开,他必须要做出一些必要的防护措施,以防止任笑天在他眼皮底下逃脱。

    “等一下,漠毒,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以大欺小,还是说,你想以御空之境的身份,欺负一个破武之境。”

    漠毒想要爆发,任笑天准备离开,一切的矛盾,都在一触即发的时候,一个同样年轻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之间的行动。

    如果是陌生的声音,相信任笑天和漠毒两人必然也不会理睬,在这个嘈杂的人群之中,最不缺的不就是这种评论吗。

    可这个熟悉的声音,两个都熟悉,彼此也都认识,才能够使得两人同时停了下来。

    “怎么,吴青,你想为这个小子出头,阻拦我?”

    盯着来人,漠毒一阵皱眉,如果是其他人,尤其是年轻人,他可不用有任何的考虑,甚至可以出手连带着对方,一起镇压,可吴青不同。

    这不仅是吴青和他同一个级别的对手,同时也是因为他和吴青有着同一个身份,有着太多的忌讳。

    “不是,我并没有阻拦你的意思,你们之间的恩怨,外人还很难说出一个是非对错,我当然不能介入。”吴青摇头说着,从时间之上来说,他和漠毒认识的时间更长,与任笑天认识的时间很短,可从性格投缘来说,他更加喜欢任笑天。

    算不上给任笑天多大的帮助,只是在这个时刻,他还是有必要出现一次。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让开,今天是我和这个年轻人之间的私人恩怨,你说我以大欺小,又或者说我以御空之境欺负他破武之境也行,无论如何,这个年轻人,今天我收定了。”漠毒说的态度,非常的坚决,将自己的位置,也摆的很正,意思也是非常的明显。

    今天,他漠毒并不是为了来此比武,而是报仇,为了自己的弟弟,因此,他出手镇压任笑天,也不算是以大欺小,以强欺弱。

    漠毒的态度也摆在这里,即使是吴青想要出头,他也是会出手的。

    “吴青兄弟,不用担心,一个漠毒而已,还无法将我镇压,好意我心领了,这件事我自己能够处理的过来。”任笑天向着吴青表现感谢。

    他能够明白,这个时候出现的吴青,说着这样的话,这已经说明对方已经偏向自己这一边,在帮助他。

    可任笑天也知道,不用吴青帮助,他同样离开安然的离开这里,他想要离开,一个漠毒还留不下他。

    “任笑天兄弟,你说错了,这一次,我也不是为了帮助你而来,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也知道一点,可现在显然不是解决的时候。”吴青说着,继而看向了漠毒。

    因为吴青的转来的目光,让漠毒的脸色一变,显然是因为对方的话想到了什么,百密出现一疏,任笑天倒是不解,看向了吴青,等待着对方的继续开口。

    “漠毒,你这一次回来,相信并不会待多长的时间吧,你现在的身份,依旧是一个赋予者身份,所以,你不能对任笑天出手。”吴青说着,让漠毒的脸色,再一次的发生了变化,果然,对方会以这个被他忽略的问题来为难他。

    “赋予者的身份?”

    任笑天依旧不太明白吴青在说什么,所谓的赋予者身份,他也第一次听到,以前没有接触过。

    他同样不明白,赋予者身份和漠毒不能出手,又有什么关系,这一点,不仅是他不知道,旁边围观之人,同样不明白,杨阳和言青城也是如此。

    可能知道这个身份的,整个场上,除了吴青,也只有当事人漠毒自己。

    “如果说,我放弃自己的赋予者身份,是不是说,我现在将这个小子杀掉,你也不会阻止!”漠毒满脸杀气的说着,现在的他,真的非常的气愤,没想到他千算万算,却忽视了自己的这个身份,这一个一直以来,他引以为豪的身份。

    “是的,如果你放弃赋予者的身份,那我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去阻止你,问题是,你不会放弃的,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吴青说着,他和漠毒,打交道也有好几年的时间,他非常明白这个年轻人的性格。

    “好,很好,你猜对了,我还真的不会放弃,不过,这件事也不会这么简单结束,既然这个小子同样是一个赋予者,那么我们之间的恩怨,一个月后的天府擂台之上,同样会解决,到时候,他依旧是难逃一死,谁也护不了。”漠毒愤愤的说着,心有不甘,可是今天吴青在此,他也只能作罢,毕竟他还有太多的顾及,他心中的杀气很重,可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

    看着漠毒带着愤怒离开,吴青的脸色,也稍微的放松一点,虽然他知道吴青是不会放弃自己赋予者的身份,可如果对方对任笑天的恨意,真的达到让对方放弃一切的地步,那他也是没有办法阻拦的。

    “大家都散了吧,这里没有戏看了,有老婆的,都回家抱老婆吧,没老婆的,洗洗睡吧。”面对一大窝不解依旧在围观的众人,吴青大声的嚷嚷着,将人群驱散。

    “怎么回事,以漠毒的性格,这件事绝对不会如此简单的解决,吴青,你刚刚说的赋予者的身份是什么?”杨阳一脸的好奇,她没有离开,而是跟着任笑天一起进入了金鼎行。

    “这个赋予者的身份,很特殊,对于有些武者来说,也是非常的重要。”吴青说着,同样跟随着任笑天进入了金鼎行。

    吴青在解释,何为赋予者,当然,他主要还是对任笑天说的,其他人,也就听听而已,和她们没有太大的关系,起码现在没有太大的关系。

    赋予者,算得上是一种特殊的荣誉,是有中央世界,五个超级组织所赋予的。赋予者的身份,是各大势力赋予给天赋最为妖孽的一群人,平日间,赋予者,只是一个荣誉的身份,可在特殊时期,他就是一种准入的资格。

    “准入的资格?什么准入的资格?”任笑天询问,他好像听出了一些东西,可依旧不太明白。

    “这是进入中央世界,由五大势力共同举办的年轻之中巅峰角逐的资格,但凡拥有参与这场年轻之间的至尊之战的人,都被称为赋予者。”

    “作为赋予者,有着自己的很多权利,同样有不少自己的义务,在年轻至尊之战的过程之中,一个赋予者,是不能私下和另一个赋予者比斗的,尤其是生死之战,如果一旦有人违反这个规定,被五大势力知道,那将被取消赋予者的身份,漠毒也是因此,才不得不摆手的。”

    吴青说着,告知了众人为什么漠毒会罢手的原因。一直以来,整个帝城,能够拥有参加这个巅峰角逐之战的人很少,能够拥有赋予者身份的,更加的少,所以这个规矩,几乎没有几人知道。

    “你说,漠毒是因为自己赋予者的身份才离开的,可是,我并不是一个赋予者,那为什么他也会罢手。”听到这里,这不仅是任笑天的疑惑,也是其他人所思考的。

    “你也是一个赋予者,只不过自己不知道,也没有正式的任命而已,可事实上,你的确一个赋予者,可以享受赋予者的权利,同样也接受赋予者的义务,也是因为如此,漠毒才会选择暂时的放弃的。”吴青开口说说着。

    赋予者的身份是单方面的,几大势力,赋予给了一个人赋予者的身份,那是不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任笑天就是如此,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就被动的成为了一个赋予者。

    “不是吧,就算任笑天也是赋予者的身份,可这有点不太像漠毒的性格,任笑天可是将他弟弟杀了,这个仇恨可不小,正常人都不可能罢手,更何况是他漠毒。”杨阳询问,她不太相信,一个小小的身份,会让人放下如此大的仇恨。

    “不是罢手,而是暂时的罢手,你们也不知道,一个赋予者身份意味着什么,一旦被除名,那么他将永远没有机会再次获得这个身份,所以漠毒只能选择暂时的罢手。”面对着几个对赋予者身份,一点都不太了解的几人,他解释起来也相当的费力。

    “只要你是中央世界的人,你是一个胸有大志之人,只要你的心中对着至高的王者之境,又或者传说的禁忌有着向往,就不会放弃赋予者的身份,要知道,这是接触至高境界,唯一可行的通道,算了,现在和你们说,你们也不了解,等你们拥有资格去参加角逐之战,就明白,也只有到了那个地方,才知道,在利益面前,这点仇恨是完全可以放得下的。”吴青说着,也没有解释太多,这些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赋予者身份,对于每一个参与至尊之战的人,都是无比重要的,不可取代。

    “也就是说,我现在已经是一个赋予者,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获得过这个身份啊。”任笑天问着,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只有一个可能。

    “或许,你已经想到一点,就是一个月前,斗神宫赋予你的破武之境的少年至尊名头,你就同样拥有了赋予者的身份,这就是赋予者的其中的一个重要的来源。”

    吴青看着任笑天说着,这也是当初他获得赋予者身份的方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