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合租旧事

作者:灯火下 | 现代职场

收藏

第26章 为啥她会在你身边?_合租旧事_ 顾小枫, 诺夕

    当我有了这种想法后,迅速便披起了一件外套准备好出门时,而已在我回到诺夕家的门前时,内心深处的那种忐忑不安让我渐渐地升起来一丝怯懦之意,所以我不明白在看见诺夕时,自己该我习惯性的蹲在她家门口凭借着香烟来缓释内心的焦虑,直到老徐跟徐妈提着保温饭盒从楼梯口走了上来,老徐看着我此时的姿态,略显生气的瞥了我一眼,说道:“臭小子,睡醒了?”。...

    当我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很快便披上了一件外套准备出门,只是在我来到诺夕家的门前时,内心深处的那种忐忑不安让我渐渐升起一丝胆怯之意,因为我不知道在见到诺夕时,自己该以怎么样的姿态坦然面对,毕竟昨晚当着她面痛哭的行为实在是太丢人了。

    我习惯性的蹲在她家门口凭借着香烟来缓释内心的焦虑,直到老徐跟徐妈提着保温饭盒从楼梯口走了上来,老徐看着我此时的姿态,略显生气的瞥了我一眼,说道:“臭小子,睡醒了?”

    我明显的带着情绪白了一眼老徐,对于他们夫妇的到来我挺意外的,不过看着徐妈手中提着的一个保温饭盒,我顿时掐灭指尖的香烟,并起身试图从徐妈(老徐的老婆)的手中接过她提来的保温饭盒,笑道:“徐妈,还是你知道疼我,让我看看给我带什么好吃的来了?”

    老徐伸手在我的手背上打了一下,瞪着我,道:“谁说这是给你的?”

    我愤恨的看着老徐:“从一见面就针对我,我都忍你半天没发泄了,这饭不是给我的,难不成还是给隔壁这丫头的吗?”

    “草包,上次放我鸽子的事情还没找你算账,现在还好意思说这是给你带的食物,知不知道夜里要不是人家丫头蹲着你的‘尸体’守了那么久,指不定现在你都死在外面哪条街头上了!”

    这时徐妈伸手便狠狠在老徐的腰上掐了一下,训斥他道:“乌鸦嘴,都过半百的年纪了,挨着大过年,少说些不吉利的话!”

    看着老徐被徐妈一顿训斥,反倒是让我得意起来,指着他落井下石道:“活该,就得徐妈这么治你,都老大一把年纪了连话都不会说!”

    徐妈转而又没好气的瞪着我:“你呀,以后少在外面瞎混,喝酒也得有个节制……还有尽量少跟他个老头子斗些嘴,万一要是把他心脏病给气出来,让我下半辈子还咋活!”

    我不以为然的看着老徐,实际上主要是他总跟我处处作对,他一直都想让我认他做干爹,不过我只认徐妈是我的干妈,所以老徐就一直怀恨在心,不管我做什么他都要跟我唱反调。

    看着我跟老徐一副天生冤家谁不搭理谁的傲慢,徐妈无奈的摇了摇头掏出钥匙打开了诺夕家的保险门,对我说道:“我在家给你跟小夕煮了些小米粥,刚好你起床就一块进来吧!”

    我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外,却并没有立即跟上徐妈一块进去。

    这时老徐反瞪着我说道:“臭小子,你昨天晚上可是把这丫头折腾够呛的,幸亏她当场及时给我打了个电话,否则还真不知道她一个小丫头该咋把你弄回家!”

    我尴尬的叹息一口气,因为自己喝酒的原因还麻烦到老徐,这让我很是惭愧,同时对老徐的热心帮助报以感激的心态。看着徐妈已经走进去的身影,我从身上掏出了那包私藏很久的软中华递给了老徐,用习惯性的方式对他说道:“说这么多你不就是想让我知道,当时没有你在是不行的么……这包烟都给你就当是感谢了,平时自己都舍不得抽!”

    实际上我并不太喜欢抽中华香烟,所以这包香烟一直都放在家中没曾抽过,如今身上的香烟都已经抽完,只好把那包中华香烟拿出来应急。

    “你这臭小子,我是这个意思吗?”老徐表面装作一副高冷的姿态,却已经从我手中把这包中华香烟给抢走。

    ……

    因为老徐夫妇突然的到来,倒让我不再单独去面对敲诺夕家门的那份尴尬了,在跟随老徐走进了诺夕的家中之后,在她的卧室中,我看到诺夕面色有些苍白的坐在床上端着徐妈带来的粥,小口小口的吞咽着。这一幕让我很是愧疚,如果昨晚不是她的不离不弃,说不定此时的我真如老徐说的那般抛尸野外了。

    看着她一口口的喝着碗中的小米粥,我也真实的感到有些饥饿,便走到床头准备端起另一碗徐妈盛好小米粥。

    这时诺夕忽然用手挡住了我去端粥的路线,并带着愤恨的情绪瞪着我,问道:“你干嘛?”

    我有些窘迫的看着她:“我饿了!”

    “饿了就可以随便乱吃别人的东西吗?”

    我差点没被诺夕的一句话给噎死,也实在搞不懂她究竟脑子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真有些好奇像她对我的这么一个态度,当时没把我从西湖边推下去就算不错了,又怎么可能会风雨同舟般的守护着醉酒的我。

    但不管怎样,我都没有跟她较真的心态,于是便只好尴尬的把手缩了回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吃着碗里,还霸占着“锅里”的蛮横!

    一旁的老徐特鄙视的嫌弃着我,但我实在有些饿了,便向徐妈投去了求助的眼神。小片刻之后,一向待我很好的徐妈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对我说:“客厅的饭盒里给你留的还有!”

    “哦!”我无语的看着诺夕,但她很快便回复了我一个傲慢的眼神,好似有种不服可以找她单挑的霸气。

    坐在客厅里的茶几旁,我狼吞虎咽式的吃着徐妈带来的小米粥,而老徐则是坐在我身旁,一边抽着香烟,一边无奈的摇头对我说道:“你小子昨晚可算是快把我们给折腾死了,又哭又闹……抱着丫头的腿在街上死活不肯松手,还大骂她忘恩负义不是个好女人,当时就把她给气哭了!”

    一想到老徐描绘出的画面,我顿时有些头昏脑炸,我只知道昨晚是她一直守护在我的身边,却并记不太清自己何时曾开口辱骂过她,也怪不得她为什么刚刚会那么的痛恨我,原来是我在无意之间把她气到了这种程度。

    在我无奈的时刻,老徐这时忽然又用脚踢了踢我,带着一副老奸巨猾的笑容,问我道:“你小子跟我说实话,你俩昨晚是咋纠缠道一起的?男人在外面喝酒倒真没什么,为啥偏偏你喝醉的时候,她会在你的身边?”

    我皱着眉头,其实老徐问我的这个问题,也是让我最为纠结的,我明明记得自己临走的时候,诺夕还在酒吧跟那个白衬衫的青年老板笑谈着什么,我可以想象到任何人当时出现在我的身边,却唯独她是我没曾想过的。于是撇了撇嘴,说道:“我当时喝断片了,也挺好奇她为什么会在我身边的!”

    “你小子嘴里就没过一句真话,我不信平原无故她会在路上偶遇到你!”

    我不愿意跟老徐瞎扯太多,便装作一副连我自己相信的表情说道:“估计是缘分吧!”

    老徐气的两眼直瞪着我,但很快随着徐妈的到来,她白了一眼正跟我八卦的老徐,说道:“别整天没事儿瞎掺和人家年轻人的事儿了,有那个时间还不赶紧回家把碗给刷了!”

    老徐尴尬的笑了笑,徐妈又跟我说道:“小枫,我跟老徐就先回去了,你在这边身为一个男人,要做到一个男人该有的责任,人家丫头为了你都把自己给折腾成这样了,你以后少欺负点儿她知道吗?”

    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徐妈,真不知道她是从哪点儿看出来我有能力可以欺负的了诺夕的……

    徐妈跟老徐在这边又呆了一小会儿的时间便离开了,不过老徐在离开之前还特地给了我一个加油的动作,似乎是刻意给我创造出跟诺夕单处的机会似的。而随着他们夫妇的离开,这间房子中便真切的只剩下了我跟诺夕两个人,我下意识的朝她的房间看了看,刚好赶着她身穿一套棉质的睡衣从卧室走出来,顿时气氛就在忽然之间开始变得尴尬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