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合租旧事

作者:灯火下 | 现代职场

收藏

第20章 缘分天注定_合租旧事_ 顾小枫, 诺夕

    思量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依旧没找到了任何的思绪,便便直接直接回复了她一条消息,地说:“我并不认识了什么叫小夕的人!”“问问天地不笑红尘,看山看海不看心!”望着眼前这些文字直到后来通过这款游戏我认识了一位姑娘,恰巧的是我游戏中的名字叫“不问情”,而她的名字就叫“不看心”,所以后来投缘便经常一起组队游戏,也因此加了她的QQ联系方式,只是当时她的网名昵称并不叫现在的“一抹黑色的夕阳”,所以我也并没有及时在第一时间认出她来。。...

    思虑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依旧没找到任何的思绪,于是便直接回复了她一条消息,说道:“我并不认识什么叫小夕的人!”

    “问天问地不问情,看山看海不看心!”

    看着眼前这些文字,我渐渐皱起了眉头,这时脑海中也依稀记起早在四年前上大学的时候,我曾玩过一款当下很流行的网络游戏,当时我的游戏签名上就是这位自称小夕的女网友发来的这句话。

    直到后来通过这款游戏我认识了一位姑娘,恰巧的是我游戏中的名字叫“不问情”,而她的名字就叫“不看心”,所以后来投缘便经常一起组队游戏,也因此加了她的QQ联系方式,只是当时她的网名昵称并不叫现在的“一抹黑色的夕阳”,所以我也并没有及时在第一时间认出她来。

    后来我谈了恋爱,于是就很少再玩游戏,而QQ上也渐渐习惯了隐身,从此就再也没有通过网络过与她之间的联系……在我的脑海中我都记不太清自己跟这个女网友有多少年没聊过天了,而且曾经我们彼此之间的空间都是没有给对方访问权限的,今天她却现身主动跟我聊天,这显然让我很是意外。

    可毕竟之前的关系还算是不错,所以这种重遇故友的感觉很是微妙,没再继续的思虑下去,我迅速的打字问她,道:“喂,看心,你这是有多少年没上过线了啊?居然还记得我这个老朋友!”

    在我的脑海中并不记得她叫什么小夕,看心是我最常叫她的称呼。

    “看心”似乎是在等待着我的消息般,很快便回复了我,说道:“因为这个账号被坏蛋给盗走了,刚好今天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把它给申诉回来了呀……”

    我有些困惑:“这么多年了你还能找得回来?”

    “运气比较好吧……”

    “那还上面的好友没被删除吗?”

    “删了一部分……”

    我不禁有些自恋的笑了笑,道:“那你居然还能记得我,说明你对我的这份情谊很是看重呀!”

    看心给我回了一条偷笑的表情,说道:“因为我这个账号上面就剩下你一位好友了,所以就算是想忘也很难呀!”

    “心痛,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看心给我回复了一个可爱的表情,忽然问我说道:“对了问情……你现在人还在上海吗?回头我可以考虑请你吃饭哦!”

    上海……我下意识的撇了撇嘴,对于我来说上海就是一个充满故事的伤城,只是那些故事跟随岁月的变迁,渐渐成为了一段我不愿意去提及的伤疤……狠狠地吸了几口香烟来平复那被触及的伤疤时的疼痛,我回复她说:“没有……现在到杭州工作两年了都!”

    “啊?你也在杭州呀?”

    我惊奇的看着她语气中似乎对我身在杭州的诧异,于是困惑的皱起眉头来,说道:“听你的语气,别告诉我说你也在杭州?”

    “你猜呢?”

    “不猜,用脑子费劲儿!”

    看心鄙视着我,道:“那你在杭州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笑道:“呵呵,只要自己没有话语权,做什么不都得给人忙前忙后的端茶倒水么?倒是你……你是从事什么行业的,说不定我俩茫茫人海之中还见过!”

    “切……我到杭州一共就没几次,你都在杭州工作两年了,咱们怎么可能会见过!”

    “那也说不定……冥冥之中,缘分天注定!”

    ”那你见到的我,一定是最漂亮的!“看心发来一个偷笑的表情,随即又接着说道:“不跟你闲聊啦,我明天还要工作,常联系哦……”

    “嗯!”

    我回复她一个晚安的表情,随即一口气抽完了指尖的香烟,又有些失神的看着电脑屏幕,在这样一个恍惚、失意的夜晚,我却只能从网络上在一个从未谋面的女生身上获取一丝不孤独的安慰,这不仅让我感到可笑,也更像是对于我此时生活状态的一种讥讽。

    夜,逐渐被寒风而带走温暖,即使躺在打着高温的暖气下,心冷只有心药医。看着那隔放在床头的CC车钥匙寂静的躺在我身旁,我似乎还没来得及把钥匙还给诺夕,而想到诺夕那张让我捉摸不透心思的脸蛋儿,瞬间觉得既好气又好笑……

    第二天下午的五点多钟时,由于冬季的白天特别短暂,所以街上几乎已经陆陆续续亮起了霓虹,而因为韩佳提前给我打来电话的缘故,我提前到了她家一起商谈这次跟刘总的预谈方案。

    当我来到韩佳的家中时,韩佳把昨天那些没吃过的剩菜端到餐桌前示意我先吃饭,我本身是有些饥饿,但仍有些好奇的看着她,问道:“晚上咱们不是还要去见刘总吗?干嘛还要叫我在家里吃饭?”

    韩佳把一杯酸奶端到我的面前,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说道:“你觉得商业界的饭局是用来吃饭的吗?”

    我生活到目前并未接触过什么高端的饭局,但经过韩佳这么指点,多少心中也有了些底儿,于是狠狠吞咽了一口唾液,担忧的看着韩佳说道:“那今儿晚我要是被灌醉了你可得对我负责啊!”

    韩佳同样拿了杯酸奶喝了两口,瞪着我问道:“顾小枫,你上学的时候不是总吹牛说自己白酒两瓶半,啤酒随便灌吗?怎么,以前身上那股桀骜的劲儿去哪儿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那不是桀骜,就纯粹的是装!”

    韩佳没再搭理我,而是很认真的坐在餐桌前,一边喝着酸奶,一边拿着我带来的预谈方案开始检修起来。

    无所事事的我,趁着韩佳认真工作的时间,于是也开始在她的两居室家中瞎转悠起来,来回走了几遍,一个小细节让我留意起来,因为按常理来说,多多少少她的家中应该都会有一些关于南方的生活用品或者衣服,可此时我所看到的,却根本没有……

    在我还为了韩佳的这些琐碎而操烂了心时,我的手机短信提示铃声却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我没多想便掏出手机,发觉这条短信竟然是于叶给我发来的,说道:“小枫,你一会儿有没有时间,我想跟你谈谈!”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这条短信,我渐渐的感到胸口一阵沉闷,本以为不去想不去问便可以逃避于叶离开的事实,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又更像是上天故意给我出了道难题,而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去抉择,因为等一会儿我必须要随同韩佳一起去见拾年以前的刘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