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合租旧事

作者:灯火下 | 现代职场

收藏

第19章 一个叫小夕的女网友_合租旧事_ 顾小枫, 诺夕

    回家中的时候,我所以诺夕的忘恩负义而气的也没半点脾气,当然我是安全的考虑好心才把她送进的诊所,但这在她来看不但不也没感恩一切,反倒还说的像是我在恶意攻击设计陷害她通常,这让我很是夜晚,我因为今天发生的系列事情,并没有准时出现在老徐之前给我说起的那个茶楼里,因为一想到今天自己被诺夕这般愚弄,我气的感到五脏六腑都疼,更别说去跟她约会了。。...

    回到家中的时候,我因为诺夕的忘恩负义而气的没有半点脾气,毕竟我是出于好心才把她送到的诊所,但这在她来看非但没有感恩,反而却说的像是我在恶意陷害她一般,这让我很是无奈。

    夜晚,我因为今天发生的系列事情,并没有准时出现在老徐之前给我说起的那个茶楼里,因为一想到今天自己被诺夕这般愚弄,我气的感到五脏六腑都疼,更别说去跟她约会了。

    中途老徐给我打来一个电话,我深知他必定会问我为什么没有准时出现在那个茶楼的原因,所以便只能假装没有看见来电,最后干脆直接关掉了手机,带着孤独与香烟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这霓虹闪烁着繁华的城市中。

    不知不觉中,我乘坐着公交来到了西湖旁,即便是寒风的刺骨让人难以抵抗,却也阻挡不了游客们带着相机跟同伴戏游西湖的乐趣,我在断桥边找个石墩坐了下来,就这么看着湖面上的波澜不规则的起荡,失神的看着属于这个世间的人情与冷暖。

    晴雨不知在何时来到了我身旁坐了下来,嘴中含着一支棒棒糖,悠哉的晃动着双腿,随着我看着的方向,却沉默不语。

    我难得见她安静一次,于是也没有主动跟她讲话,便依借着香烟来消遣着心灵的寂寞。

    “姐夫,我冷了!”晴雨抱着我的胳膊轻声叫道,最终还是没能安静的呆上几分钟。

    我无奈的回头看着她,把自己身上的围巾取下来给她围上之后,随口问道:“你在这边做什么?”

    “因为你也在啊!”

    我把视线看向西湖侧对面的雷峰塔,自知从她的口中问不出所以然,也只好沉默着继续抽烟。

    这时晴雨把我抱的更紧了,说道:“姐夫,其实说实话,你的心底有没有想过,跟我姐和好的那一天?”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了!”我麻木的说道。

    “可是你并没有回答过我啊!”

    我依旧保持着沉默,其实跟于叶和好这件事儿我无时不都在幻想着,只是出了那样的事情,到现在恐怕我连说个标点符号她都不会相信了。

    晴雨忽然抬起头看着我,继续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还爱不爱我姐啊?”

    我静静的看着晴雨:“你能告诉我,什么是爱吗?”

    晴雨摇了摇头,思虑了片刻,这才又道:“我想……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喜而喜,为了另一个人悲而悲,这就算是爱吧!”

    我笑了笑,其实晴雨说的虽然没什么内涵,但爱的含义无非也不就是如此……

    顿了顿,晴雨又转身看着我,正经的说道:“今天我姐就哭了,而且才出你那小区就开始哭了,我跟她怎么说话她都没搭理我!”

    我有些意外的看着晴雨,随即使劲吞咽了一口唾液,她今天在小区看到的一切,或许就是哭泣的原因,我深知于叶的伤心,无不是对于我的绝望,可也正因为是她的绝望,所以我们之间才更没有破镜重圆的可能。

    在我表面的沉静中,实际内心早已情绪翻滚,晴雨轻轻将头依靠在我的肩膀上,随我一起看着广阔的湖对面闪烁着的一丝灯火,说道:“我姐跟我明天就要回大连了,而且这次也跟他们学校领导上交了辞职信,她这次离开,估计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沉重的呼吸着,却不愿让晴雨看见我的难过,便把指尖的香烟丢在地上,假装镇定的用脚用力的揉搓着它,问道:“什么时候的机票!”

    “明天晚上十点十五分的最后一个航班,如果你在此之前能去找她道个歉,说不定还有机会把她挽留下来呢!”

    我看一眼晴雨,又看了看这漆黑的夜幕……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是深夜的十一点多钟,我疲惫的躺在沙发上打开手机,除了老徐给我打来的两个未接来电之外,一条是晴雨问我在哪儿的消息,还有一条便是韩佳通过短信给我发来提醒的消息,说:“小枫,你自己准备一下明天跟拾年以前刘总的预谈方案,然后明天晚上七点钟之前到我家来核对一下方案!”

    由于之前跟晴雨见过,所以我并没有回复她,而是直接给才把我从黑名单中拖回来的韩佳回了一条消息,道:“收到了!”

    此时的韩佳似乎还没有睡下,很快便给我回复了短信消息,说道:“那你今晚不要熬夜了,明天以最好的精神状态去见刘总!”

    “好!”

    给韩佳发完这条消息之后,我便很快回到了卧室打开电脑做着关于明天跟刘总约谈的详细方案,一直在忙到深夜两点多钟的时候,我终于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

    坐在办公椅上,我适当的活动了几下劲椎,随即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却在此时,我那电脑右下角登陆的QQ头像忽然间“滴滴滴”响了起来。

    我的QQ里已经不再会像从前般有很多留言消息了,所以这一次响起的时候是让我比较意外的,不禁也感叹生活的现实,那些曾经在一起说好永远不分离的朋友,如今却早都已经各奔东西,甚至连网上的通讯都不怎么联系了,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我们原本以为可以拥有很久的东西,人或事物,实际上也不过只储存在记忆中的那一瞬间,便化作了风尘。

    在我又狠狠抽了口香烟的时候,我终于打开那个对话框,紧接着便看到一个网名叫“一抹黑色的夕阳”的名字出现在我面前道:“hi,在吗?”

    我对眼前这个网名并不熟悉,甚至连备注也都没有,便下意识的回复了一句,问道:“你谁?”

    “我就是我呀……”

    我打开对方的空间,想试图找些相册找些线索,但最终发觉她的相册中,只有寥寥无几的几张艾弗森卡通图绘,于是便撇了撇嘴迅速敲动键盘,道:“是谁就赶紧说,不说我就删了!”

    对方等了很一会儿,才给我回复消息说道:“是我……小夕!”

    “小夕?”我皱起了眉头来,在我的记忆之中我认识的所有人中,也并没有一个叫做小夕的人,要真算有,也只能把隔壁的诺夕算进来,因为她的名字中带有一个夕字。

    但很快我便推翻了这个自称小夕的女网友是诺夕的可能性,我不可能会有诺夕的QQ联系方式,毕竟跟她也不过才认识几天而已,可除此之外,我还真想不到自己还认识哪个朋友的名字中带有“夕”字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