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飞卢网

连载中

上门兵皇

作者:天达 | 浪漫言情

收藏

  重伤失去记忆倒插门梁家,觉醒后后走上逆袭成功之路,塑造出一代传奇。唾沫星子飞溅,犹如泼妇骂街一般。。

第7章 贺寿_上门兵皇_ 楚阳, 梁韵莹

    第二天早晨,楚阳和梁韵莹早的站起身前去乡下的奶奶家,梁家家大业大,枝繁叶茂,实际上随随便便哪一家都有能力把老人家接城里生活。虽然老人习惯了在乡下的日子,因为谁说都不但是老人习惯了在乡下的日子,所以谁说都不去。。...

    第二天早上,楚阳和梁韵莹早早的起身前往乡下的奶奶家,梁家家大业大,枝繁叶茂,其实随便哪一家都有能力把老人家接到城里生活。

    但是老人习惯了在乡下的日子,所以谁说都不去。

    当楚阳两个人来到乡下小院子的时候,这里已经被各种各样的豪车挤满了,这些都是梁家来人的车子,看见梁家这个家族的实力。

    梁韵莹下车之后,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就打算和楚阳一起走进院子,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刺耳的声音传来。

    “我们梁家老太太过寿,一个垃圾这么不要脸的跑上门来干什么?”

    楚阳不用多看,就知道这个人说的垃圾是指的他,在梁家他楚阳似乎已经成为了垃圾的代名词,他寻声看去,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梁韵莹二叔家的公子梁昌。

    这梁昌本身就是名牌大学生毕业,毕业之后又找了一份国企的工作,工作上蒸蒸日上,在梁家年轻一辈当中也算是比较优秀突出的一位了。

    他觉得自己梁家上上下下无论男女老少,在社会上都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唯独这大伯家的姐姐,嫁了一个废物。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梁昌有些接受不了,他感觉楚阳是梁家的污点,让梁家蒙羞了,所以每次见到楚阳他就觉得特别的不爽快,总想出言讽刺几句。

    “梁昌,你这话说谁呢?”梁韵莹不冷不热的说道,虽然是叔伯家的弟弟,但是她和这位弟弟的关系倒不是很好,现在他当众说这种话,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很明显就是在说楚阳。

    而楚阳又是她梁韵莹的老公,这不是间接的打自己的脸嘛?

    “姐姐,我说你也是的,你找什么人不好,非要找这个废物,自己过得委屈不说,还让我们梁家蒙羞,你图什么,你要是找不到男人了,弟弟我帮你找啊?”梁昌好不避讳的说道。

    梁韵莹怒不可恕,虽然说梁韵莹比梁昌大不了几岁,但是她依然是梁昌的姐姐,作为弟弟他说出这种话,怎么都太过失礼了。

    “你……”

    “好了,奶奶今天大寿,不必要跟这种一般见识。”楚阳出手拦住了刚想发作的梁韵莹。梁韵莹回头看了楚阳一眼,突然觉得身边的这个男人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了。

    她不由的一愣,随后下意识的点点头。

    而看到梁韵莹没有多说什么。梁昌更加的得意,他宛如一个胜利者一样,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随后走进了院子当中。

    此时已经是上午的时间多种,梁家好多亲戚已经来到了这里,老太太坐在堂屋的正中间,被众人前呼后拥着。

    “奶奶,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妈,儿子来给你拜寿了,祝你年年有今天。”

    梁家的子子孙孙围在老太太周围,其乐融融,看上去很是温馨,而老太太更是乐的合不拢嘴,

    “好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

    不一会,老太太把目光落在了楚阳和梁韵莹的身上,她抬手招呼两个人过去,楚阳和梁韵莹对视一眼,随后赶紧走了过去,并蹲下身在伏在老太太身边。

    老太太拉着他们的手,放在一起。

    “你们两个孩子,是老头子亲自操办的婚事,老头子跟我说,楚阳这孩子是个好孩子,一定不会辜负我们家韵莹的,所以你们两个都要好好的,听见了没有?”

    楚阳看着老太太的慈祥的面孔,微笑的点点头,梁韵莹也是笑了笑,没有多说。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在一旁的梁昌看不过去了,他冷笑一声,大声的说道。

    “奶奶,孙儿给你带了贺礼了,我保证你喜欢。”

    说完之后,梁昌从后面拿过来一个礼盒,打开之后,那里面装着一个精美的青花瓷花瓶。这东西一出,立马是引起了众人的惊叹。

    “这东西是个好东西啊,哎,昌弟你弄这东西可没有少费劲吧,我可是知道,现在市面上像这么好的青花瓷花瓶可不多见了?”

    “就是啊,一看就是花了大价钱的,跟我们那些小打小闹完全不一样。”

    听到这些议论,梁昌把头颅扬得更高了,自己怎么说都是在国家的企业当中有着一定的地位,一年几十万的收入,在整个梁家年轻辈当中,混的有头有脸,当然不可能拿着普通的礼物来给老太太贺寿。

    “不贵,不贵,也就是七八十万吧,都是我自己出的钱,反正给奶奶买的,我倒也无所谓。”

    众人惊叹不已,其实七八十万对于他们来说倒也根本不算什么钱,可是对于一个刚刚进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来说,可算的上一个天文数字。

    梁昌能用自己的实力,独自买下这个花瓶,可见是能力不小。

    “哎呀,小昌,你来奶奶这,奶奶已经很高兴了,咋还花那么多钱,这不是白白浪费吗?”老太太有些心疼的说道。

    梁昌不以为然,然后笑着说道。

    “没事的奶奶,只要您喜欢就好了。”

    不过他刚刚说完,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不知道我这姐夫给奶奶装备了什么礼物呢,你不会是空手来的吧。”

    这话充满了火药味,说完之后,其他人立马不说话了,全部都把目光集中在楚阳和梁韵莹的身上,其实这些亲戚当中,大部分人都有些瞧不起楚阳。

    所以当梁昌说完之后,很多人都冷笑。

    “奶奶,你看我都给忘了,这是我们准备的礼物。”梁韵莹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礼盒递到老太太的面前,顿时老太太就乐出了花。

    “好好好,能来就行,奶奶要求没有那么多。”

    梁昌咬牙切齿,他心中有些奇怪,今天这梁韵莹到底怎么回事,处处都维护那个废物,他刚才说的那话,就是想要让楚阳难看的,但是被梁韵莹这么一说,就把所有事情都当了回去。

    但是梁昌哪肯善罢甘休,又继续的说道。

    “姐夫,刚才那是姐姐给的寿礼,你自己难道就没有准备吗?”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两个人是夫妻俩,出一份寿礼已经就足够了,但是这梁昌故意的找茬,这么说好像也没有问题。

    当然梁家很多亲戚都是站在他这一边的,根本没有人体楚阳说道。

    楚阳看了梁昌一眼,这人再自己的眼中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根本就不配让他放在眼中,但是今天是老太太过大寿,他不想把气氛搞得太过僵硬。

    于是楚阳笑着说道。

    “奶奶,这次我来的太匆忙了,也没有给您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要不然这样吧,我给你唱首歌,当做寿礼送给您。”

    老太太要的也不过就是个心意,不在乎形式,于是乐呵呵的笑着说道。

    “好好好,那你唱吧。”

    梁昌彻底的愤怒了,心说你他么唱歌是几个意思,别人都是真金白银,你就唱首歌就完事了,这他么也好糊弄了吧。

    “楚阳,你可真的不要脸,来给我奶奶过寿,竟然就唱一首歌,你这是糊弄谁呢,你要是真的这么穷酸,根本不用来这。”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原本他是不想跟梁昌计较的,毕竟是老太太的寿宴上,大家高高兴兴的最好,但是这个梁昌一点都不知道分寸。

    不但得寸进尺,还变本加厉,这让楚阳再也忍不住了。

    “我穷酸,我看穷酸的人是你才对,你这个青花瓷有七十万,你吹的吧,我看连七十块都不止。”

    梁昌微微一愣,在他的印象当中,这个楚阳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就算再怎么羞辱,都不会回复你半句的那种。

    没有想到,今天他竟然敢和自己争吵,这让梁超兴奋不已,正愁着没有理由让你出丑呢,你只要敢和我争辩,那老子就玩死你。

    “哈哈哈,大家看见了吗,你们看这个垃圾的嘴脸是多么丑恶,自己不准备礼物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贬低我的东西,真是可笑至极。”

    其他人也纷纷露出鄙夷的目光,在他们心中,自然是站在梁昌这边的,而且梁昌的能力摆在那里,那个花瓶虽然不便宜,也完全没有必要弄虚作假。

    “行了楚阳自己没本事就不要多说了,一边呆着就行了,何必诋毁别人呢?”

    “就是,你自己没有准备礼物就跑来老太太这了,还真的来蹭吃蹭喝啊!”

    楚阳冷笑一声,他就看不惯梁家这些亲戚的嘴脸,于是乎从那梁昌的手中抢过花瓶直接摔在了地上,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梁韵莹。

    “楚阳,你疯了吗,这是什么地方,你就乱撒野?”梁韵莹也是愤怒之际,带着楚阳来就是想让他在其他亲戚面前长长脸,省的这些亲戚每天都在他背后戳脊梁骨。但是现在一来,人家不但还会继续说。

    而且会更加瞧不起楚阳。

    至于梁昌刚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自己那七八十万的东西,竟然在楚阳的手里变成了渣滓,放在谁的身上估计都受不了。

    他上前一把抓住楚阳的衣领。

    “王八蛋,你砸了老子的东西,你能配的起吗,我告诉你,今天这事你要是不用你自己的钱解决,我就把你送进大牢。”

    梁昌这话说的很清楚,是用楚阳自己的钱,也就是说,身为楚阳老婆的梁韵莹不能够帮助他。

    在场的谁不知道,这楚阳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哪会有什么自己的钱,看来这次,他是死定了。

    就在这时,却见楚阳神情淡然无畏:“赔你就赔你,你以为老子赔不起吗?”

    梁昌冷笑起来,他刚想说你个穷逼,你连七八十块有没有都是回事,你能赔得起老子这七八十万,简直是天方夜谭。

    然后就在他的这话敢要说出口的时候,之间楚阳从刚才被摔碎的青花瓷碎片当中捡起一片来,放在梁昌的眼前。

    而看清那碎片的一瞬间,梁昌就傻眼了。

    “景德镇制造,你这花瓶最多不到一百块,老子赔得起。”

    梁昌冷笑起来,他刚想说你个穷逼,你连七八十块有没有都是回事,你能赔得起老子这七八十万,简直是天方夜谭。

    然后就在他的这话敢要说出口的时候,之间楚阳从刚才被摔碎的青花瓷碎片当中捡起一片来,放在梁昌的眼前。

    而看清那碎片的一瞬间,梁昌就傻眼了。

    “景德镇制造,你这花瓶最多不到一百块,老子赔得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