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除邪老祖燃翻天

作者:汉子超甜 | 现代职场

收藏

  作为远古老祖座下很小最得宠弟子,黎小九除了混吃等死,惹是生非的本事之外什么都没学会了。本来我以为在师父和八个师兄的庇护下,即使不能够得道升仙也能平安健康顺心顺意的过个几千年,但黎小九瞎了狗眼的在一次探宝中,错把时空裂缝当做闪着金光的异宝…结果悲催的她直接再次穿越到灵气稀淡的在现代!再后来黎小九意外发现,远古时最低弱的法术、咒语、符咒、丹药居然在这里都变为至宝般。黎小九是忙的不亦乐乎,可越发多的人登门收徒是几个意思?越发多的人求她亲自出马办事儿是几个意思?除了这个一看就长的“不正儿八经”的男人为什么老想跟随自己又是几个意思!“我还不信打不开你了…”一个幽怨的女声传来,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再结合起这恐怖的场景,更显得可怕。。

    与此同时,香山华家。华清单是华家一个旁支,论辈分是华隐的叔叔,是华家前段时间风头正盛的一支。“老爷子,你这个外孙子是也不是有点儿太过轻率了?那个黎小九我们连听都没听过,他就这么收徒了?”华清单大声地说。“我们华家始终隐居山林于外,为的是图一清静,只要你华清单是华家一个旁支,论辈分是华隐的叔叔,也是华家最近风头正盛的一支。。...

    与此同时,香山华家。

    华清单是华家一个旁支,论辈分是华隐的叔叔,也是华家最近风头正盛的一支。

    “老爷子,你这个外孙子是不是有点过于草率了?那个黎小九我们连听都没听过,他就这么拜师了?”华清单大声说。

    “我们华家一直隐居于外,为的就是图一清净,只要不是作奸犯恶之人,小隐想拜谁就拜谁。”华庆是华隐亲舅舅,不屑的反驳。

    “说的好听,谁知道他会不会给我们家带来什么灾难,当年我们就不建议让他回来…”华清单喋喋不休的说。

    华庆眼睛瞬间睁大,刚想发怒便被一声清脆的茶杯声打断。

    “茶凉了…”华章成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也是至今为止华家修为最高的人。

    华清单的话也瞬间消失,这是老爷子打算送人了。

    冷哼一声,华清单站了起来,然后用不屑的目光看了一圈众人,包括华章成在内。

    “你们想蜗居在这一亩三分地里,可是我们一支不想这么碌碌无为,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老爷子,你好好考虑一下吧!”华清单丝毫不客气的说。

    “你…”华庆想教训一下他,被一股大力的灵气拦了下来,然后眼睁睁看着华清单的背影离去。

    “爸,你怎么不让我教训他一下?”华庆气愤的说。

    “你是他的对手吗?”华章成反问。

    华庆愣住了,努努嘴无话可说。

    他爸说的是对的,华清单搭上了相家,得到很多丹药符纸,让他们一支的修为突飞猛进。

    而与相家有仇是全家族都知道的秘密,华清单一支,公然背叛了这个事情。

    他们华家在香山隐居百年,不与世俗为争,所以导致所有人才凋零。

    本族生不出来,外族不知道他们家,所以便开始了恶性循环。

    “明天通知全族,分家!”华章成铿锵有力的交代。

    屋子里所有人面色都一片难看,现在华清单那支是华家最强的了,如果分出去恐怕对华家会是很大的打击。

    当华隐接到电话的时候脸色同样不好,他知道华清单他们对于自己一直都有意见,毕竟就是因为自己华家才不和其他大家族往来。

    “为师的乖徒儿,你怎么不开心呢?”黎小九好奇的询问。

    “我家要分家。”华隐心情低落的说。

    “分家?那是好事啊!”黎小九的话瞬间让华隐抬起头来,他不理解她的这个脑回路。

    众所周知,一个家族但凡分开,那他的实力也会大打折扣。

    一个家族的成败和人数是密切相关的。

    “是啊,在我们那时候很多人都是被自己所谓的家人害死的,轻则丧命,重则抄家!”黎小九以手比做刀的姿势,砍向华隐脖子。

    “明天我要回去一次,你自己小心。”华隐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韶立耘在一旁看着二人的互动,他竟然有些后悔提出收华隐为徒的意见了。

    黎小九一直都是个认真负责的好师父,韶立耘觉得,此时在她的心里,华隐的重量恐怕已经高于自己了。

    第二天华隐早早醒来,却在下楼时看到了等候在楼下的黎小九和韶立耘。

    “你们怎么来了?”华隐心里虽然已经认同这份师徒关系,但那句师父怎么也叫不出口。

    原因只是,黎小九真的看起来太过年轻…

    “我徒弟有困难,师父怎么能袖手旁观呢?”黎小九笑嘻嘻的回答。

    她这次,就是要去给华隐撑腰的!

    谁不服,打到服为止!

    “那你呢?”目光转向韶立耘,华隐问道。

    “我是去保护小九的,你可别自作多情。”韶立耘还是一身白衣冷酷的回答。

    “切!”华隐冷哼一声,用来掩饰自己酸涩的内心。

    上午九点半,飞机落到香山山顶,三人下来飞机,坐上去华家的车。

    不得不说,华家祖宗真的会选地方,灵气充足,景色秀美。

    黎小九看着路边郁郁葱葱的灵木,只觉得心脏止不住的狂跳,华家守着这么一大片宝贝,竟然还混的这么惨?

    “你们不认识这个吗?”黎小九指着灵木询问。

    “认识啊,雾树,一到阴雨天就会释放出一阵大雾,太阳出来就散去。”华隐自然的回答。

    “那你知道这树有什么用吗?”黎小九追问。

    “用处?乘凉吧毕竟这种树不爱着,还坚硬无比,生命力茂盛,除了乘凉我想不到其他的了。”如果不是老祖宗有言,不允许砍这片树,恐怕这早就被砍没了。

    “暴殄天物啊!”黎小九哀叹一声。

    现代的修道实在太过闭塞,很多上古宝贝他们都不认识了,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浪费!

    韶立耘自然知道这雾树是干嘛的,这可是做兵器的好材料,他们那时候大多数武器都是用雾树锻造的。

    别看它只是木头,但用灵力烧制出来的丝毫不逊色于钢铁,完全做到了削铁如泥。

    最重要的是,雾树还自带攻击buff,交战时释放大雾迷惑对手。

    更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对付一些高阶鬼物的利器!

    这也是为什么老祖宗不让砍树的原因,有这么一片雾树在,厉害一点的妖魔鬼怪根本进不去华家,只要华家安分守己,将可以承袭千年!

    韶立耘拉住黎小九的手,不让她把真相说出来,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前面的司机。

    黎小九瞬间明白过来,韶立耘曾经交过她,防人之心不可无。

    当三人赶到分家大会的时候,华家人已经聚齐,祠堂里放不下,特意在后山训练场上进行。

    “少爷!”华路明是华家老人,算是华章成的陪读,看到华隐顿时热泪盈眶。

    他们主支,已经落魄到,被旁支欺负的地步了。

    “明爷爷。”华隐拍了拍华路明的胳膊表示安慰。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华路明收起眼泪,就打算将他引进去。

    “少爷,这是我们家族会议…”华路明看着旁边的两人犹豫的说。

    “他们不是外人,这是我师父。”华隐认真的介绍了黎小九。

    华路明最终还是将两人都放了进去,不过心底也升起失望,外界的传言果然没错,少爷他…太肆意妄为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