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除邪老祖燃翻天

作者:汉子超甜 | 现代职场

收藏

  作为远古老祖座下很小最得宠弟子,黎小九除了混吃等死,惹是生非的本事之外什么都没学会了。本来我以为在师父和八个师兄的庇护下,即使不能够得道升仙也能平安健康顺心顺意的过个几千年,但黎小九瞎了狗眼的在一次探宝中,错把时空裂缝当做闪着金光的异宝…结果悲催的她直接再次穿越到灵气稀淡的在现代!再后来黎小九意外发现,远古时最低弱的法术、咒语、符咒、丹药居然在这里都变为至宝般。黎小九是忙的不亦乐乎,可越发多的人登门收徒是几个意思?越发多的人求她亲自出马办事儿是几个意思?除了这个一看就长的“不正儿八经”的男人为什么老想跟随自己又是几个意思!“我还不信打不开你了…”一个幽怨的女声传来,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再结合起这恐怖的场景,更显得可怕。。

    一切都正常地的怪异…可身边越是波澜不惊,黎小九就越心悸,这种事情远远超过掌控,已不再自己预知未来范围内的体会让她不知所措。时间时间一点点的走着,常征住的这间屋子,墙上挂着一个时钟,滴滴答答的听的真真切切。“小姐,电话打不回去。”提供服务生放下自己电话,颤抖着着说。这种情况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常征住的这间屋子,墙上挂着一个时钟,滴滴答答的听的真切。。...

    一切都正常的诡异…

    可身边越是平静,黎小九就越心慌,这种事情超出掌控,不再自己预知范围内的感受让她不知所措。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常征住的这间屋子,墙上挂着一个时钟,滴滴答答的听的真切。

    “小姐,电话打不出去。”服务生放下电话,颤抖着说。

    这种情况黎小九早就猜到了,不过让她想不明白的是,明明不是鬼打墙,那为什么出不去呢?

    “黎小姐,你这样…让我们压力很大啊。”常征苦笑着,他看着黎小九紧皱的眉头无奈的说。

    那个服务生在这期间一直试图向外拨打电话,可每一次都无济于事,她的脸上慌乱也越来越明显。

    此时的临渊大酒店外面,特殊部门的人纷纷重装出动,华隐站在最前面,神色凝重的看着大楼。

    刚刚接到报案,临渊酒店1801房间失踪,没错,是这个房间失踪了!

    而按照监控显示,最后进入这个房间的正是黎小九,现在很可能这个房间把黎小九带进了一个未知的空间。

    而且酒店里出现大范围的邪物波动,不是数量太多就是级别太高。

    就在华隐不知所措时远处驶来一辆商务车,然后车里下来一个身穿白西装的男人,韶立耘!

    韶立耘衣服穿的很规整,上面不见一丝皱褶,配合那张冷漠棱角分明的脸,更显得不近人情。

    华隐眉头瞬间皱的更紧了,韶立耘没发烧吧?这种场合穿这么骚包!

    “他在里面?”韶立耘见到华隐的第一句话便是质问。

    人虽然还是那个人,但韶立耘给华隐的感觉,就是他变了。

    “嗯。”华隐回答。

    韶立耘周身的气质突然一变,华隐一愣,他又进阶了?

    来不及细说,韶立耘就走进了酒店,径直奔向十八层。

    黎小九还在思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眼前的空气突然浮现波纹,瞬间警戒起来。

    将二人护在身后,黎小九警惕的看着面前,她只见一只细长的手掌露了出来。

    呆呆的看了一会,那手掌已经变成了胳膊,纯白色的西服在这场景竟一点都不显得突兀。

    下一秒,韶立耘撕破时空出现在她的面前,就像王子拯救受困的公主突然降临。

    “你回来了?”黎小九傻乎乎的询问。

    看到她没事,韶立耘悬着的一颗心落了回去,然后绽放出第一个笑容。

    “嗯,我回来了。”

    一瞬间,黎小九只觉得心跳加速,空气变得有些温热,这种感觉让她有些陌生,陌生到心慌。

    看着不知所措的黎小九,韶立耘走近了一些,然后在她惊慌的眼神中,牵起她的手。

    “你…你干嘛?”黎小九更加紧张。

    “我看看你中招没。”韶立耘捏了捏她的手心,语气平稳的回答。

    “那…中招没?”黎小九歪着头天真的询问。

    “没有。”韶立耘依依不舍的放下黎小九的小手。

    “你被带进了一个不知名的时空里,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时空的钥匙。”韶立耘转移了话题。

    “怪不得我用尽方法都出不去!”黎小九恍然大悟。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黎小九紧接着想起来刚才韶立耘进来的情景,他手撕了时空?

    “我能进来是因为你。”韶立耘看着她认真的回答,然后在黎小九不明白的时候继续说: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你…”

    那种心慌的感觉又来了,还伴随着气血上涌,黎小九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热。

    空气里充斥着粉红色泡泡,就在韶立耘含情脉脉望着黎小九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咳嗦。

    “我…我不咳了…”常征看着韶立耘恐怖的眼神,恨不得原地消失。

    “我们出去吧。”韶立耘收回目光,面对黎小九的时候又露出了笑意。

    四人同行走到走廊,韶立耘左右观察了一下并没发现什么。

    在外面的华隐更着急了,只因为他看到韶立耘进了酒店,在上了十八楼的时候竟然也消失了!

    “部长,这是最后见过常先生的服务生。”刘茹带来一个女人。

    “你最后见到常征是什么时候?”华隐询问。

    “常先生给我们前台打了电话,我就上去看了一眼,但常先生又说没事了,我就下来了。”服务生回答。

    “那从你以后就没有人上去了吗?”华隐严肃的询问。

    “除了跟着失踪的那位小姐,没了。”服务生很肯定的回答。

    与此同时,四人反反复复将整层楼都检查了一遍,不仅没有任何邪气,甚至一丝异常都感觉不到。

    黎小九烦躁的抓着自己头发,倒是韶立耘一直好笑的看着她。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韶立耘的笑更温柔了,看着黎小九的眼神仿佛在看着什么绝世珍宝般。

    “什么没变?”黎小九皱着眉头反问,现在她要烦死了!

    韶立耘没再说话,只是突然转过身,手掌中猛的射出一道灵气,打向那个服务生。

    服务生一个不察,身体顿时飞出去几米远,一下子砸到墙上。

    “先生…”服务生捂着胸口不可思议的看着韶立耘。

    常征也被吓坏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变故,黎小九虽然也有一些不解,但她还是比较相信韶立耘的。

    既然他出手攻击她,那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还要装吗?”韶立耘站在黎小九面前,冷漠的问道。

    看着服务生似乎还是不明白,韶立耘继续开口说:

    “从我进来那一刻我就发现你了,可以创造单独一个时空的鬼物。”

    黎小九听到这话瞬间一愣,他从进门就发现这个服务生不对劲了?

    那也就是说他带着自己走了这么久都是故意的?还有,他也是故意牵自己手的?

    那服务生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几秒后她的脸竟然慢慢出现皲裂,一道道黑色的血纹出现在皮肤之上。

    常征被吓的后退到墙角,黎小九也惊讶极了,她第一次听说有鬼物可以单独创造一个空间的。

    “男人都该死…”服务生慢慢站了起来,双脚腾空,身上的衣服变得破旧,长发飞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