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除邪老祖燃翻天

作者:汉子超甜 | 现代职场

收藏

  作为远古老祖座下很小最得宠弟子,黎小九除了混吃等死,惹是生非的本事之外什么都没学会了。本来我以为在师父和八个师兄的庇护下,即使不能够得道升仙也能平安健康顺心顺意的过个几千年,但黎小九瞎了狗眼的在一次探宝中,错把时空裂缝当做闪着金光的异宝…结果悲催的她直接再次穿越到灵气稀淡的在现代!再后来黎小九意外发现,远古时最低弱的法术、咒语、符咒、丹药居然在这里都变为至宝般。黎小九是忙的不亦乐乎,可越发多的人登门收徒是几个意思?越发多的人求她亲自出马办事儿是几个意思?除了这个一看就长的“不正儿八经”的男人为什么老想跟随自己又是几个意思!“我还不信打不开你了…”一个幽怨的女声传来,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再结合起这恐怖的场景,更显得可怕。。

    “勉强还能强力支撑一直这样。”店老板从仓库里走了出,接着把两块乌黑的石头交到了黎小九。男人更为轻蔑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接着说:“徐老板,你就把店转卖我得了呗,你看一看,我那店来看病时的人多少,的话你把这店给了我,能看病时的人就更多人了。”这时候黎小九终男人更加不屑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说:。...

    “勉强还能支撑下去。”店老板从仓库里走了出来,然后把一块乌黑的石头交给了黎小九。

    男人更加不屑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说:

    “徐老板,你就把店卖给我得了呗,你看看,我那店来看病的人多少,如果你把这店给了我,能看病的人就更多了。”

    这时候黎小九终于听明白了,原来这个男人就是对面药店的老板。

    转头看去,虽然已经到了中午,对面的人却丝毫没有减少,顶着炎炎烈日还在排队,其中不乏很多老人孩子。

    “这些人你们一天看的完吗?”黎小九好奇的问。

    男人听到问话瞬间抬起下巴,然后回答:

    “当然看的完,我们为人药房可是好几名坐诊医生的。”

    “那能看不完吗,只要到了下班前半小时,往后的人无论得的什么病都会当成感冒开药,反正他们又不懂,大不了再等一星期呗!”徐老板的声音里都是嘲讽。

    “你别信口雌黄,小心我告你!”男人显然有些心虚了,着急的说。

    然后他眼睛一转,便注意到黎小九身边的两个大袋子,瞬间就明白了她的身份。

    “如果您需要药材的话可以来我们店里买,肯定比他们这便宜。”

    “张鑫友,你别太过分!”七十来岁的徐老板这次是真的生气了,黎小九是他这个店里的救命稻草,不能让姓张的翘去。

    “怎么,去哪买是客人的权利,难不成你还想强买强卖?”论口才,徐老板从来不是他的对手。

    黎小九看着徐老板因为生气而呼吸有些加快,她便走上前去,说道:

    “老伯这次的药钱我向给你转过去,然后别忘了下次我要的药材,定金我也先给你。”说着,三百多万的钱便转了过去。

    听着系统里传来的提示音,张鑫友嫉妒的眼睛都充了血,三百万,相当于他们药房一个月的收入了!

    而且他在就观察过了,黎小九几天就来一次,怪不得徐老头不卖店了,原来是抱了这么个金主。

    注意到男人的脸色,黎小九并没在意,拿着昧良心钱,从男人的面相上来看,他就活不长。

    张鑫友看到黎小九没丝毫动摇,倒也没表现出生气,反而又不阴不阳说了徐老板几句,然后离开了回春堂。

    “老伯我一会回来取药,我先去看看热闹!”黎小九跟着张鑫友的脚步离开了。

    对面的义诊进行的还是如火如荼,为人药房门口支着个大牌子:妙手谷大夫坐诊!

    妙手谷?

    黎小九听华隐提到过这个地方,属于华夏几大宗门之一,里面的医术非常厉害,听说门里几位老祖活死人医白骨!

    只要有一口气,就能救回来!

    不过黎小九多少觉得有些夸张的成分,七师兄也没敢说自己有这个本事啊!

    那大夫姓常,非疑难杂症不看,一天只定量查看十位患者。

    常大夫五十岁左右模样,干净的寸头,白大褂,带着一副黑色眼镜,如果不是黎小九看出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灵气,恐怕都会怀疑这是对面请过来的骗子了。

    他和电视里演的那种大夫一点也不像。

    常征早就感觉到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抬眼看去才发现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女孩子,不过今天自己的十位患者已经抽完,就算她家里有再大的事情,自己也不会出手了。

    黎小九观察了一会,然后发现这个常大夫说话很中肯,对患者的态度很温和,开的药也是对症的。

    他确实是有些本事的。

    忘了说,黎小九曾和七师兄学过医术,和炼丹差不多,都属于学艺不精,在清风山的时候,她就是半吊子。

    张鑫友一眼就看到黎小九,这可是个大客户,便殷勤的来到黎小九面前,说道:

    “姑娘,想不想试试妙手谷弟子的医术?”

    说罢不等黎小九回答,便拉着她来到常征面前。

    “常大夫,麻烦加个号。”黎小九没在他的话里听到一丝恭敬,好像是这样要求常征理所当然。

    常征脸上闪过明显不悦,就在黎小九以为他会拒绝时,常征面色不虞的点了点头。

    身后排队的人有些生气,凭什么这个女孩子就可以插队,还直接被常大夫接见,他们排了这么久却抽不到常大夫的号。

    但他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姑娘把手放这,我先诊下脉。”常征严肃的说。

    黎小九听话的将手放在软垫之上,然后静静的等待着常征的诊脉结果。

    “姑娘这脉象…”常征疑惑的皱起了眉头,这一个号脉他足足号了十分钟左右。

    “老夫才疏学浅,看不出姑娘的脉象。”十分钟后,常征平静的说。

    黎小九一愣,然后转瞬反应了过来,这话七师兄也说过,当时她以为是七师兄匡她的。

    张鑫友听到这话倒是眉毛皱了起来,他还以为常征是不悦自己安排人插号。

    “你别忘了来这里的目的!”张鑫友压低声音威胁的说。

    “我没忘,这姑娘我是真的诊不出来,她的脉象很奇怪。”其实常征没说出口的是,他在黎小九的脉中诊出两个心跳。

    通常怀孕的妇人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但黎小九明显还是一个学生,常征不敢随意说出这种话,万一被传了出去,以后这姑娘也不用活了。

    “没事,我身体也很健康,谢谢老板好心了。”黎小九笑着站了起来道谢。

    不过现在她更感兴趣的是,常征究竟是来做什么的,为什么会听从一个药房老板的话…

    临走之前,常征犹豫了很久,才小声对黎小九说:

    “姑娘,平时多吃一些太阳草,可以静心。”他在黎小九的脉里还听出不寻常的心跳声。

    就这么一句话,让黎小九认知到这个常征是个好人,看着常征头上隐隐浮现出的死意,黎小九做了一个决定。

    “常大夫,如果您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或者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随时都可以。”黎小九将电话号写在纸上,然后郑重其事的交给了常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