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除邪老祖燃翻天

作者:汉子超甜 | 现代职场

收藏

  作为远古老祖座下很小最得宠弟子,黎小九除了混吃等死,惹是生非的本事之外什么都没学会了。本来我以为在师父和八个师兄的庇护下,即使不能够得道升仙也能平安健康顺心顺意的过个几千年,但黎小九瞎了狗眼的在一次探宝中,错把时空裂缝当做闪着金光的异宝…结果悲催的她直接再次穿越到灵气稀淡的在现代!再后来黎小九意外发现,远古时最低弱的法术、咒语、符咒、丹药居然在这里都变为至宝般。黎小九是忙的不亦乐乎,可越发多的人登门收徒是几个意思?越发多的人求她亲自出马办事儿是几个意思?除了这个一看就长的“不正儿八经”的男人为什么老想跟随自己又是几个意思!“我还不信打不开你了…”一个幽怨的女声传来,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再结合起这恐怖的场景,更显得可怕。。

    相杰早有家室,妻子恰恰韶立耘的姑姑,但他刻意隐瞒出来骗了华隐母亲,在她生下华隐后曝露被本性。华娅丽想让相杰娶她,可相杰并不明白她的真实的身份,万般推托严禁便不会产生了杀意。相杰也不明白华隐就在屋内,华娅丽死后,华隐逃回华家。相家是四大家族之一,更本不华娅丽想让相杰娶她,可相杰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百般推脱不得便产生了杀意。。...

    相杰早有家室,妻子正是韶立耘的姑姑,但他隐瞒起来骗了华隐母亲,在她生下华隐后暴露被本性。

    华娅丽想让相杰娶她,可相杰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百般推脱不得便产生了杀意。

    相杰也不知道华隐就在屋内,华娅丽死后,华隐逃回华家。

    相家是四大家族之一,根本不是他们华家能撼动的,就算华家老爷子悲痛欲绝,也只能咽下苦水,默默发展家族,打算有一天有能力给小女儿报仇。

    “贪得无厌,休怪我心狠!”相杰的话第四次出现在耳边。

    这一次华隐再也没办法躲下去,五岁的男孩挥舞着小拳头向父亲打去,可被一掌打飞。

    “你这个杀人凶手,去死!去死!”华隐嘴角滴着血,勉强支撑起瘦弱的身躯,挡在母亲面前。

    “你出来干嘛?”华娅丽此时已经身受重伤,身下的血刺红了华隐的眼睛。

    “相杰,他是你的儿子,你放过他!我死可以,求求你放过他吧…”华娅丽将华隐护在身后,然后挪动自己,一点点靠近祈求。

    相杰脸上满是杀意,此时他已经对华隐动了杀心,不能让韶家知道自己这个私生子。

    华隐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紧接着胸口一凉,眼前的世界慢慢倾斜,还有华娅丽疯狂的尖叫…

    “唰”的睁开眼,华隐的心脏距离的跳动着,手心里全是冷汗。

    “别玩了,快过来吃饭,你爸爸说一会过来。”华娅丽的声音突然传来。

    华隐扭过头看着面前像真的一样的母亲,眼眶里慢慢蓄满泪水,然后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猛的扑进她的怀里。

    “都多大了,还哭鼻子?”华娅丽的长相很温柔,平时更是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

    “妈,我们出去吧。”华隐知道凭现在的自己改变不了任何事情,一旦相杰进来,他们免不了再一次死亡。

    “怎么了?”华娅丽敏锐的感觉到华隐的异常,关心的询问。

    “没事,屋子里有点闷,你陪我出去吧。”华隐说完什么都不顾的拉着华娅丽向外走去。

    可刚刚打开房门便被人拦了回来,此时的华隐才知道,原来相杰杀人并不是临时起意。

    “夫人,你快进去吧,老板说了他马上就到,让您安安静静在屋子里等着。”两个身着黑衣的彪形大汉说道。

    华娅丽也一瞬间感觉到出了问题,将华隐拉进屋严肃的询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相杰他…要杀了你!”华隐小小的脸上露出恨意。

    华娅丽一惊,她不相信自己深爱的男人会杀人,但是也不想怀疑华隐说谎。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华娅丽勉强维持自己惨白的笑容,摸摸华隐的额头反问。

    母子俩正说这话,外面门开了,相杰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然后…手起刀落。

    再一次睁眼看到华娅丽华隐一点都不惊讶了,这个地方就像一个轮回,反复重现当年的事情。

    华隐冲到华娅丽身旁,塞给她一把菜刀,然后几句话说明白,母子俩准备好等待着。

    结果…并没什么不同。

    第七次…

    第八次…

    第十二次…

    到了第十三次的时候华隐已经做到心无波动了,他没做任何准备的等着相杰的到来,以自己想吃零食的借口将华娅丽送了出去。

    门口的两人看到他并不出去后很痛快的允许了母亲的外出,毕竟只要有他在,华娅丽就不可能离开,终究还会回到这里。

    “你来了?”看着门口那个和自己长相两分的男人,华隐的声音淡淡的。

    “你妈呢?”相杰看了一圈发现屋子里没有华娅丽的人影,便开口询问。

    “去给我买吃的了,饭做好了,我们先吃饭吧!”华隐五岁的身高不大,却殷勤的向桌子上端着饭菜。

    相杰从进门开始就没笑过,根本不像一个正常父亲的模样。

    相杰没有拒绝,端起碗慢条斯理的吃着,华隐陪在一旁,倒是有一副父慈子孝的味道。

    “砰”的一声,相杰手里的碗掉到了地上,他眉头痛苦的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看着华隐不可思议。

    “你…在里面放了什么?”相杰嘴角都泛起了白沫。

    “没什么,家里有老鼠,我妈前几天买的老鼠药。”华隐平静的回答。

    相杰的修为在他五岁那年就已经到了四段成咒,换作平时肯定可以察觉出来饭菜有问题。

    可华隐实在隐藏的太好,浑身上下一点杀意都没有,他这才放松了警惕。

    “你不知道这种东西杀不死我吗?”相杰是修道之人,普通毒物虽然会影响他一会,但对生命并没影响。

    “我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你。”虽然华隐此时只有五岁,但他的脸上却带着让相杰心悸的笑容。

    相杰中了毒不能随便移动,更不能使用法力,一旦用了血液流速过快,毒素顺着经脉游走全身,那时候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我的目的是让你…生不如死!”华隐趁着相杰愣神的功夫将他的嘴狠狠堵上,防止他呼唤门口的二人。

    然后他抽出一把菜刀就砍了过去,如果是以前的相杰肯定不会害怕,可他现在就是一个凡人之躯。

    华隐毫不留情的挑断相杰的手筋脚筋,然后拎起锤子砸向他的丹田。

    他知道这并不能让相杰废掉修为,不会这也会延缓他恢复的时间。

    当华娅丽回来的时候便敏锐的闻到一股血腥味,看到相杰浑身鲜血的模样更是震惊的睁大眼睛。

    华隐将所有的事情全说了出来,包括相杰隐藏身份,打算杀人灭口。

    “是真的吗?”华娅丽不敢相信的看着相杰询问。

    相杰已经感觉到毒素排的差不多了,估摸着动用灵力问题不大,嘴角便不屑的勾了起来,讥讽的反问:

    “你说呢?”

    一瞬间,华娅丽周身灵气暴涨,被她故意封住的经脉重新打通,在相杰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纯粹的能量轰了过去。

    “你…你是…”相杰丹田被毁,嘴角淌着鲜血询问。

    “我是,香山华家之人!”华娅丽冷声回答。

    香山…华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