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除邪老祖燃翻天

作者:汉子超甜 | 现代职场

收藏

  作为远古老祖座下很小最得宠弟子,黎小九除了混吃等死,惹是生非的本事之外什么都没学会了。本来我以为在师父和八个师兄的庇护下,即使不能够得道升仙也能平安健康顺心顺意的过个几千年,但黎小九瞎了狗眼的在一次探宝中,错把时空裂缝当做闪着金光的异宝…结果悲催的她直接再次穿越到灵气稀淡的在现代!再后来黎小九意外发现,远古时最低弱的法术、咒语、符咒、丹药居然在这里都变为至宝般。黎小九是忙的不亦乐乎,可越发多的人登门收徒是几个意思?越发多的人求她亲自出马办事儿是几个意思?除了这个一看就长的“不正儿八经”的男人为什么老想跟随自己又是几个意思!“我还不信打不开你了…”一个幽怨的女声传来,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再结合起这恐怖的场景,更显得可怕。。

    韶立耘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心里正惊讶间,虚空中竟然出现一道道身影!正是那些十一年前死去的人,他们看起来和以前一样,年轻的脸上都是活力,充满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戴昂…”韶立...

    韶立耘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心里正惊讶间,虚空中竟然出现一道道身影!

    正是那些十一年前死去的人,他们看起来和以前一样,年轻的脸上都是活力,充满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戴昂…”韶立耘呆呆的伸出手向着离他最近的一个男人,他以为这是一场幻觉,但身体传来的温热却让他大吃一惊。

    “立耘,你怎么才来啊,我们马上就要进去了。”那个叫戴昂的男孩笑着说。

    韶立耘眼睛左右瞟了瞟,才发现周围已经不是拿出古木林,而是变幻为一栋老式建筑。

    他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出任务,带着同样是修行的朋友,一行五人,最后的结果也只活下来他一个。

    文世宏站在最前面,他也是几人当中年龄最大,修为最高的,一直向哥哥一样照顾他们。

    此时文世宏仔细观察着这座三层小楼,表面看起来普普通通,甚至连一丝阴气都没有。

    只有活下来的韶立耘知道,这里面藏着非常恐怖的厉鬼,以十几年前他们的实力,这就是一场送死之行。

    “不要去!”看着四人打算走进去,韶立耘眼睛突然睁大大吼。

    他意识里知道这都是假的,也明白这些人早就不在了,可面对这样的情况,他还是做不到冷静。

    “你怎么了?”戴昂走近韶立耘,疑惑的询问。

    “不要去,里面有我们对付不了的东西。”韶立耘焦急的回答。

    四人相互对视一眼,文世宏慢慢走了过来询问:

    “这不是你的考核任务吗?”

    韶立耘突然想了起来,每个修道之人入门前都会有一个考核任务,只要过关就可以踏入修道的大门。

    通常这个任务不会太难,再加上他是韶家少主,任务不可能有任何的危险!

    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同,这里面被关着一个红衣厉鬼,按照实力看现在的他都够呛能应付,那当初他的任务为什么是这样的?

    他记得当初这个任务是宁叔给他的,难道?

    韶立耘呼吸一滞,然后瞬间打消掉这个想法,宁叔不可能害他,里面肯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文世宏看到韶立耘愣在原地,不解的看着他。

    “这考核任务我不做了,我们离开吧。”韶立耘看着那栋小楼说道。

    看着四人更加疑惑的目光,韶立耘连拉带拽的将四人带远了小楼,一直到看不见小楼他才隐隐松了口气。

    即使是假的,他也不想让他们死。

    可下一秒,包括韶立耘在内,五人的眼睛都睁的老大,只因为他们眼前的场景变了!

    “我们不是离开了吗?”文世宏紧张的说。

    没错,现在几人竟然又回到了楼前…

    “走!”韶立耘果断的说,然后几人又跑了出去。

    就这样反复三次后,仍旧离不开小楼,韶立耘闭了闭眼睛,等再睁开的时候里面露出截然不同的神色。

    “既然逃不掉,那我们就进去吧…”

    五人刚刚进入楼内那一刻,身后的大铁门砰的一声关上,然后再也打不开。

    韶立耘回忆着这和以前一模一样的情况,身子不自觉出现发抖。

    远处,一声声水滴滴在地上的声音刺激着五人的耳朵,韶立耘知道,这是厉鬼即将出现的前兆。

    “等一会肯定会出现厉鬼,拿好法器,小心点。”韶立耘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抖。

    “厉鬼?”贾怡是五人里唯一一个女孩子,也是韶立耘的堂妹。

    “怎么可能,市里一共也没出现多少次厉鬼吧!”戴昂也跟着说。

    倒是文世宏,自从进入楼内就感觉到有东西盯着他们,现在听到韶立耘的话直接相信了。

    可后路被锁死,他们能做的只有继续向前。

    终于一刻钟之后,屋子里猛的出现一股强大的阴气,在这酷热的夏天竟然让人遍体生寒。

    然后,眼前被一片血红笼罩,这个厉鬼竟然已经到达巅峰!

    众人面前浮现一个男人的身影,如果这还能称之为人的话。

    他的脸上已经没了好地方,鼻子被割掉,眼眶里只剩下两个黑漆漆的洞,嘴巴咧的老大,一直被撕裂到耳根。

    双手双脚都消失不见,乌泱泱往外冒着血,每走一步,血液就会汇成一条蜿蜒的小河。

    韶立耘无数次梦到相同的场景,不过这次他看的更清晰,男人的胸口竟然散发着黑色的光,虽然只有米粒大小。

    古籍里记载过黑光,一般鬼物是不会有这样的情况的,而出现这种黑光的可能性也仅有一种,这个鬼物是被人控制的,还是用的韶家独有技能,终极驭鬼术!

    驭鬼术一般修道之人都会,但唯有终极是韶家秘术,只有亲传弟子才会。

    看来自己遇到这种强悍的鬼物不是偶然,韶家有人不想让自己活着回去!

    这厉鬼毫无理智可言,冲天的怨气让五人呼吸不畅,见到几人上来便是杀招。

    文世宏为了保护他们离开是第一个被杀的,临死的时候还打算用自己的身躯拖住厉鬼,但毫无用处。

    眼睁睁看着四人再一次在面前惨死,韶立耘拼尽全力也撼动不了那厉鬼分毫,一直到重伤昏迷,他根本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

    当再次睁眼的时候,眼前还是那三层小楼,身边文世宏四人正疑惑的看着他。

    “可是这不是你的考核任务吗?”文世宏问着和上一次相同的话。

    韶立耘彻底惊呆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另一个房间的华隐全身上下散发着怨恨,眼睛里的恨意简直要冲破眼球。

    他现在变成了一个五岁的孩子,浑身上下一点灵力都没有,和普通人无异。

    这是他第三次回到这个场景,也是第三次看着母亲死在面前。

    华隐躲在床下,母亲的血流到他身下,铁锈味充斥着大脑。

    母亲的眼睛睁的老大看着他,耳边还回荡着不要出来的话,一柄柄利剑穿进母亲的身体。

    而剑上的标志正是相家的!

    华隐是相家家主的儿子,母亲是隐居深山世家华家的小女儿,当年未婚先孕不顾家中长辈反对跟着相杰私奔,一直到他出生相杰才露出真面目。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