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除邪老祖燃翻天

作者:汉子超甜 | 现代职场

收藏

  作为远古老祖座下很小最得宠弟子,黎小九除了混吃等死,惹是生非的本事之外什么都没学会了。本来我以为在师父和八个师兄的庇护下,即使不能够得道升仙也能平安健康顺心顺意的过个几千年,但黎小九瞎了狗眼的在一次探宝中,错把时空裂缝当做闪着金光的异宝…结果悲催的她直接再次穿越到灵气稀淡的在现代!再后来黎小九意外发现,远古时最低弱的法术、咒语、符咒、丹药居然在这里都变为至宝般。黎小九是忙的不亦乐乎,可越发多的人登门收徒是几个意思?越发多的人求她亲自出马办事儿是几个意思?除了这个一看就长的“不正儿八经”的男人为什么老想跟随自己又是几个意思!“我还不信打不开你了…”一个幽怨的女声传来,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再结合起这恐怖的场景,更显得可怕。。

    黎小九不想管那三个孩子以后会会留后遗症,她只明白,这是她们欠了于灵的。在黎小九操控纸人的时候,于家。于闯所以于灵的死,萎靡不振喝着酒,他内心里全是对女儿的内疚。而于母坐在卧室的梳妆打扮台前,双眼无神,放佛一个傀儡般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你做的很在黎小九操纵纸人的时候,于家。。...

    黎小九不想管那三个孩子以后会不会留后遗症,她只知道,这是她们欠了于灵的。

    在黎小九操纵纸人的时候,于家。

    于闯因为于灵的死,萎靡不振喝着酒,他内心里全是对女儿的愧疚。

    而于母坐在卧室的梳妆台前,双眼无神,仿佛一个傀儡般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你做的很好,我会给你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孩子。”一个空灵的声音传来,于母的眼睛恢复了一些焦距。

    “不过,我还需要你替我做一件事。”那声音仿佛带着蛊惑般。

    “什么事?只要能让我拥有自己的孩子,我做什么都愿意!”于母脸上全是疯狂。

    “把手里的东西给于闯喝掉。”终于找到了声音来源,竟然是镜子夹层里的一个纸人!

    不过和黎小九的纸人不同,这个纸人竟然是黑色的!浑身散发着不详的味道。

    看到于母犹豫了一下,那纸人继续说:

    “放心,这东西没毒,只是让于闯更加听你的话而已。”

    纸人说完便化身为一道灰落进于母面前的水杯里。

    于母听完后再无犹豫,拿起梳妆台上的水杯就走了出去。

    “老于,喝点水吧!”她的脸上都是疯狂。

    …………………

    小蟒村,夜幕下。

    黎小九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晚了,幸亏华隐开车送她,否则还得再耽误一天。

    离得越近,黎小九内心越激动,马上就可以吃到阿梅做的菜了!

    “你没打电话给她们吗?”华隐看着远处那一片漆黑的村子询问。

    “打了,可是阿梅没接,原本还想告诉她我想吃猪肉的。”黎小九失落的回答。

    离得越近,村子里的安静越明显,甚至在车子开进小蟒村后连狗吠都没有。

    下意识,华隐就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但身边带着的探测仪并没任何反应,眼睛里也看不到任何阴气异常。

    “小九,你没感觉到不对吗?”华隐慢慢将车停了下来,转过头疑惑的看着黎小九。

    “没有吧,以前村子里的人也是睡的早一些,不过今天好像格外的静,天也好像特别的黑。”黎小九将脑袋伸出车窗淡淡的回答。

    华隐重新启动车辆,一点点向村子中央开去,几分钟后就到达了目的地,虽然什么都没发生,但心里的不安却在慢慢增大。

    “不过说实话,这里好像真的有什么问题。”黎小九下了车,看着漆黑的院子说道。

    来时的路已经彻底消失在黑暗当中,整个村子看起来朦朦胧胧的,而能真正看清的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小院。

    “小心为好。”华隐挪动几步,把法器拿出握在手里,站在黎小九身旁。

    两人向院子里慢慢移动,黎小九不停放出灵力去探查周围,可惜的是一片安静。

    就在二人马上走进屋门的时候,整个院子瞬间变得灯火通明,门灯被人全部打开。

    突然适应光亮的黎小九眯了一下眼睛,就看到一个人影从屋里走了出来。

    “你们回来了!”韶立耘高兴的看着二人说道。

    “你怎么在这?”黎小九惊讶的问。

    “我五天之前就来了,那边的事已经办完了。”韶立耘笑着看向黎小九,显然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华隐疑惑的看了一眼韶立耘,然后放下手里的法器。

    “你在这还整的那么神神秘秘,我还以为村子里进了什么东西。”华隐不悦的抱怨。

    可让他惊讶的是,韶立耘竟然没和他顶嘴,他只是笑着看着黎小九,连丝注意力都没给他。

    一瞬间,华隐更生气了。

    “快进来,我让阿梅做了吃的。”韶立耘想拉起黎小九的衣服,结果被躲了过去。

    “做什么了?”黎小九眼睛放光,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刚才无意识的闪躲。

    “还真把自己当主人了。”华隐不屑的说,然后径直从二人中间穿过,还故意撞了韶立耘一下。

    走在最前面的华隐几乎刚刚踏进里面,就闻到一股饭香,正好肚子也饿了,便不客气的脱鞋上了炕。

    “你这么晚还没吃饭啊?”黎小九凑近盘子使劲闻了闻,然后询问。

    “我最近吃的都比较晚。”韶立耘边殷勤的给二人递碗边回答。

    华隐手里那种瓷碗,再看看墙上的挂钟,此时已经是半夜十点多。

    “唉,对了,你上次答应说给我的那件法器什么时候能兑现啊?”华隐将碗放下,看着韶立耘问道。

    “法器?”韶立耘停下盛饭的手,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动作,继续说:

    “过几天吧。”

    黎小九此时已经被眼前的饭菜吸引了注意力,根本没听二人在说什么,只见她夹起一块红烧肉就要放在手里。

    突然,黎小九的手被人触碰了一下,筷子停在嘴边,她好奇的看向华隐。

    “怎么不吃啊,不喜欢吃吗?我听阿梅说你最喜欢吃红烧肉了。”韶立耘问道。

    “我突然想喝水,韶立耘,你能帮我拿一杯吗?”黎小九认真的询问。

    韶立耘眉头一皱,然后似乎思考了两秒,转身走了出去。

    “怎么了?”黎小九在华隐碰她的时候就感觉出他有话想对自己说,所以故意将韶立耘支了出去。

    “他不对劲。”华隐小声回答。

    还没等黎小九继续追问,韶立耘已经回来了,将手里的水杯塞进黎小九手里。

    “阿梅呢?”黎小九故意询问。

    “她做完饭就睡觉去了。”韶立耘对答如流。

    “一起吃吧,这么多我也吃不了,你不是还没吃饭吗,一起吃啊!”黎小九将身边的位置让了出来。

    “我…”韶立耘想拒绝,但看着黎小九的眼睛,突然意识到如果他拒绝的话那之前的话就漏洞百出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二人似乎更加警惕了,相互对视一眼。

    韶立耘在四只眼睛的注意里骑虎难下,他紧抿着嘴唇上了炕,夹起一个肉丸子。

    “吃啊!”黎小九边说边往他的嘴里塞。

    可刚刚进到韶立耘嘴里的食物竟然被他吐了出来!然后一转身,便和二人拉开了距离。

    “你们怎么知道我不是他的?”韶立耘的嘴里竟然发出来一个女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