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除邪老祖燃翻天

作者:汉子超甜 | 现代职场

收藏

  作为远古老祖座下很小最得宠弟子,黎小九除了混吃等死,惹是生非的本事之外什么都没学会了。本来我以为在师父和八个师兄的庇护下,即使不能够得道升仙也能平安健康顺心顺意的过个几千年,但黎小九瞎了狗眼的在一次探宝中,错把时空裂缝当做闪着金光的异宝…结果悲催的她直接再次穿越到灵气稀淡的在现代!再后来黎小九意外发现,远古时最低弱的法术、咒语、符咒、丹药居然在这里都变为至宝般。黎小九是忙的不亦乐乎,可越发多的人登门收徒是几个意思?越发多的人求她亲自出马办事儿是几个意思?除了这个一看就长的“不正儿八经”的男人为什么老想跟随自己又是几个意思!“我还不信打不开你了…”一个幽怨的女声传来,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再结合起这恐怖的场景,更显得可怕。。

    但是韶立耘的眼睛下一刻一瞬间睁大,眼前的黎小九像是和他前几日看见的有些相同。黎小九身着一件黑色紧身短裙,长度堪堪盖住屁股,而v字领深V衬得黎小九身着无人能敌棒。抵达小腿处的黑发也被剪短,波浪大波浪铺于在后背,脸上画着浓妆,硬生生给人一种逐渐成熟妖艳却又单黎小九身穿一件黑色紧身短裙,长度堪堪盖住屁股,而低领深V衬得黎小九身穿无敌棒。。...

    不过韶立耘的眼睛下一刻瞬间睁大,眼前的黎小九好像和他前几日见到的有些不同。

    黎小九身穿一件黑色紧身短裙,长度堪堪盖住屁股,而低领深V衬得黎小九身穿无敌棒。

    到达小腿处的黑发也被剪短,波浪大卷平铺在后背,脸上画着浓妆,硬生生给人一种成熟妖艳却又单纯的气质。

    “你…”韶立耘惊讶出声。

    “你不认识了?”黎小九眼睛里带着笑意的看着他。

    “你怎么穿成这样?”韶立耘眼睛看到屋内的朱毅,下意识开口说道。

    然后不等黎小九说什么,那出自己的衣服盖到黎小九身上,遮住那外泄的春光。

    黎小九先是一愣,然后笑的更欢了,将小脑袋伸了出来,双手拉过韶立耘衣领,让他离自己近一些。

    “你不喜欢吗?”黎小九的眼睛里都是认真。

    韶立耘一顿,然后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身体更是不自觉的靠近黎小九。

    黎小九微微低下头,眼睛里一下子闪过亮光,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她很喜欢。

    “我们进屋去好不好?外面风有些大。”黎小九嘟着嘴说道。

    韶立耘心头闪过疑惑,他印象里的黎小九保守不张扬,脸上虽然也总是笑着的,但从没露出过这么诱惑的表情。

    “好不好嘛?”黎小九着急的摇晃着他的胳膊。

    “我…我突然想起有点事,我…”面对大风大浪都没结巴过的韶立耘此刻竟然打起了退堂鼓。

    “你不喜欢我吗?”黎小九受伤的询问,然后扳正韶立耘的脑袋,眼睛死死盯着他。

    一瞬间,韶立耘只觉得脑袋里晕沉沉的,黎小九的脸在眼前出现虚影,然后眼睛一闭就晕了过去。

    “要不是看你体质特殊,我早就把你变成和他们一样的白痴了!”黎小九此刻脸上的伪装全都不在。

    随着黎小九话音落下,身后的朱毅和屋里的阿梅同时走了出来,只见他们机械的移动着脚步,眼睛里一片灰白。

    韶立耘在晕过去的那一刻就知道上当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变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

    而此时真正的黎小九正坐在特殊部门的椅子上吃着零食听着歌,潇洒的不得了。

    “大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刘茹马屁精的询问。

    一手还不停的将零食拆封,双手殷勤的递上去。

    “再晚一点的。”黎小九嘴里塞满了薯片,含含糊糊的回答。

    这个A级案子报案人是一对夫妻,他们发现自己女儿回家后就变得有些奇怪。

    惊慌中打了部门电话,可工作人员去到他们家中后根本没发现任何鬼物的踪迹,不过探测仪器倒是疯狂转动。

    经过仪器分析,最后案子定性为A级,女儿在回家住了一晚后又回了学校,今天才休息。

    当太阳落山的那一刻黎小九正好咽下口中最后一口,然后拍拍手上的残渣站起身,大手一挥吼道:

    “出发!”

    刘茹立马挺直身板,兴奋的将背包背起来,要是以前知道任务里是一个厉鬼级别的,恐怕早就想办法逃开了。

    可现在有了黎小九,刘茹竟生出一股激动的情绪,诡异的她自己都害怕。

    一行四人,黎小九,华隐,刘茹还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艾长智。

    除了黎小九以外,三人都是作战丰富,修为比较不错的。

    其中艾长智和华隐一样,都是已经到了三阶引脉的段位。

    可以说,临渊市特殊部门里两位高手都在这里了,临渊市是一个小城市,虽然发展前景不错,但以前那么多年都是各市垫底的存在,好不容易出现修为高的,也都被调到了大城市。

    毕竟,没有大任务的临渊市留着那么多高手简直就是浪费。

    四人穿过繁华的市中心来到一片老城区,这里的路灯都比一般的昏暗一些。

    车子七拐八拐停到老旧公寓前,就在下车的那一刻,黎小九就感觉到此地滔天的怨气。

    阴寒的邪气盘旋在楼顶,在这八月份最热的天气里竟然有些寒冷。

    黎小九在来临渊市的时候就把画好的符文都背了出来,此时她站在单元楼门口使劲翻着。

    “找到了!”黎小九激动的抓出好几张符咒。

    “给你们一人一个,叠好放在口袋里。”三人一人分了一个,黎小九告诉道。

    “这是干什么用的?”华隐仔细看着上面画着的符文,却没有丝毫关于符文的记忆,他不认识这到底是干嘛的。

    “这叫做隐气符,是我无聊时研究出来的,贴上以后你们身上的修为就会隐藏起来,鬼物或者同行看到只会认为你们是普通人。”黎小九回答。

    在清风山的时候她就无数次依靠这种符潜到别人的地盘偷东西,简直就是杀人越货居家必备!

    华隐几人心里同时惊讶的啊了一声,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符文?

    贴好后四人来到报案人家门前,几声敲门后男主人开了门。

    他的眼眶凹陷,神情看起来疲惫不堪,在知道四人就是特殊部门的工作人员后眼睛里绽放出光,热情的将几人迎进了屋子。

    “可以具体说说您女儿哪里不一样吗?”刘茹将男人拉到一旁小声询问。

    于闯的瞳孔一瞬间收缩,刘茹知道,那是他极度恐惧的反应,他哆嗦着嘴唇,好半天才颤抖的回答:

    “我…我发现小灵可以飞!”

    他的女儿名叫于灵,今年刚刚上高二,平时住校,周六周日才回家一次。

    于灵学校很好,但是性格很内向,自从上了高中以后就变得更加不爱说话,于闯夫妻就是为了锻炼她才让她住校的。

    变故出现在三周前,于灵放假回来就将自己死死锁在屋子里,饭也不吃,夫妻二人只以为她是没考好便没在意。

    两周之前,于灵回家询问他们可不可以回家住,被拒绝之后就沉默了。

    一直到上周,于闯偶然间发现于灵走路脚竟然不沾地,才恐惧的报了案,可工作人员查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

    “而且,小灵晚上不睡觉,经常在屋子里乱晃,我和他妈都不敢出来!”于闯颤抖着继续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