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除邪老祖燃翻天

作者:汉子超甜 | 现代职场

收藏

  作为远古老祖座下很小最得宠弟子,黎小九除了混吃等死,惹是生非的本事之外什么都没学会了。本来我以为在师父和八个师兄的庇护下,即使不能够得道升仙也能平安健康顺心顺意的过个几千年,但黎小九瞎了狗眼的在一次探宝中,错把时空裂缝当做闪着金光的异宝…结果悲催的她直接再次穿越到灵气稀淡的在现代!再后来黎小九意外发现,远古时最低弱的法术、咒语、符咒、丹药居然在这里都变为至宝般。黎小九是忙的不亦乐乎,可越发多的人登门收徒是几个意思?越发多的人求她亲自出马办事儿是几个意思?除了这个一看就长的“不正儿八经”的男人为什么老想跟随自己又是几个意思!“我还不信打不开你了…”一个幽怨的女声传来,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再结合起这恐怖的场景,更显得可怕。。

    墨发像附骨之蛆般紧紧地跟随龙从晖,不论他跑的多快,黎小九始终在他身后离处。“你…到底是什么人?”龙从晖原本就受了伤,此时更是跑不动了,停在原地惊惧的询问。的话傀儡人是正常拼尽鬼气死亡……,那对操纵他的主人会导致一点儿伤害,但的话傀儡人是被人人为“你…究竟是什么人?”龙从晖本来就受了伤,此时更是跑不动了,停在原地惊恐的询问。。...

    墨发像附骨之蛆般紧紧跟着龙从晖,无论他跑的多快,黎小九一直在他身后不远处。

    “你…究竟是什么人?”龙从晖本来就受了伤,此时更是跑不动了,停在原地惊恐的询问。

    如果傀儡人是正常用尽鬼气死亡,那对操控他的主人不会造成一点伤害,但如果傀儡人是被人人为消灭,那他的主人就会被反噬。

    别看黎小九杀傀儡人简单,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能做到不受伤铲除的寥寥无几,更别提像黎小九一样只一拳。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黎小九。”黎小九一直都是笑着的,在这朦胧的月色下更显得慎人。

    龙从晖勉强压下心底的恐惧,他怎么不知道贵中镇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高人。

    “你知道我是谁吗?”龙从晖想到自己身后的人,瞬间来了底气。

    “哦?”黎小九刚要抬起来的手停了下来,龙从晖的话引起了她的兴趣,难道这件事里还有其他人?

    “我背后可是班生门!”龙从晖大声吼了出来。

    看到黎小九呆滞的模样,龙从晖心中窃喜,果然她害怕了!

    “班生门?”黎小九确实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歪着头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思考着。

    “没听过…”几秒之后,黎小九搜索了记忆,确定自己没听过这个什么门的。

    “我只知道你利用傀儡人害人无数,与天理相不容,所以,今日我打算替天行道。”刚才铲除的傀儡人体内只剩十几道鬼气,所以,龙从晖至少害了几十条人命!

    “你如果杀了我,班生门是不会放过你的!我可是班生门的…”龙从晖的话还没说全,只感觉胸口一凉。

    缓慢低头看去,胸口处已经破了个大洞,内里的心脏已经被彻底搅碎。

    “班生…不会…”

    “啰嗦!”黎小九不想再和他废话,一个响指,龙从晖猛的飞了出去,死的不能再死。

    “还以为是什么厉害人物,不堪一击。”黎小九自言自语,然后转身走回了龚家。

    一直到她的身影彻底不见,一个阴影才缓缓走了出来,看着龙从晖的尸体,女人不屑的哼了一声。

    然后将一滴化尸水滴在上面,没一分钟,龙从晖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与此同时,班生门组织里,一个人影坐在珠帘后面,听着手下人汇报龙从晖的事情。

    “你是说杀他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男人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没错,无面人亲眼所见!”下属恭敬的回答。

    男人缓缓将拳头捏紧,他使劲压抑着自己狂跳的心脏。

    屋子里只剩他一人,打开密室,里面竟然是满满一屋子的肖像画,而画里面的女人正是黎小九!

    “我终于等到你了…”男人痴迷的看着黎小九,神情癫狂的说道。

    龚家卧室。

    陈慧已经醒了过来,看着角落里被捆着的曲玉雪疑惑的皱了皱眉,但是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黎小九回到这里后又念了一个清明咒,床上躺着的龚诚和陈婉莹的气色瞬间好了很多。

    “好了,真的好了!”陈慧激动的拉着儿子的手哭着说。

    “你们已经都没事了,答应我的东西别忘了。”黎小九又拿起一块糕点吃着,忙活了这么久她都有些饿了。

    “不会的!不会的!”陈慧感激的看着黎小九回答。

    又过了十几分钟,龚诚慢慢醒了过来,先是看到床边母亲激动的神情,然后就看到了角落里的曲玉雪。

    “玉雪,你?”龚诚拖着虚弱的身体就想下地把曲玉雪扶起来。

    黎小九最喜欢这种八卦了,瞬间解除了曲玉雪的封口咒,紧接着曲玉雪尖锐的声音就传进了耳朵。

    “不用你假惺惺!你个负心汉!陈世美!”

    龚诚愧疚的低下了头,玉雪说的没错,他就是个负心汉。

    “你闭嘴,当初是你自己同意离开我儿子的,现在钱花没了,你后悔了,所以找人来害我们家。”陈慧已经知道了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就是曲玉雪。

    “妈…您说的是什么意思?”龚诚不可思议的抬起头,他不明白母亲的意思。

    黎小九眼睛里也闪过八卦的光,看来这里面有故事啊!

    原来当初曲玉雪和龚诚在一起的目的根本就不纯,也就龚诚憨憨的看不出来。

    等到要结婚时,龚汉臣夫妻是不同意的,但无奈自己儿子喜欢,也就默认了下来,可曲玉雪竟然想要龚家公司的三分之一股份作为彩礼!

    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龚诚的,双方谈判不妥,曲玉雪就威胁二老,说如果他们不同意,她就带着龚诚一起殉情。

    面对这样的吸血鬼,龚汉臣忍无可忍,当即用强硬的手段分开二人,为此龚诚还自杀过一次,不过由于抢救及时,没什么危险。

    再后来就是曲玉雪母亲生病,龚汉臣于心不忍,给了曲玉雪一百万作为分手费。

    后来母亲没救过来,曲玉雪又把钱都挥霍一空,想重新来找龚诚的时候,龚诚和陈婉莹结婚了。

    瞬间觉得自己被背叛了,曲玉雪便发誓要龚家家破人亡,将自己献祭给龙从晖,只要帮她报了仇,就答应他成为他下一个傀儡人。

    龙从晖将一道鬼气打到龚汉臣身体里,一周之后龚汉臣死亡,全家生病,如果没有黎小九,用不了多久,龚家将会无一人生还。

    而陈婉莹不详的名头也隐隐在小镇传开,毕竟新媳妇进门没两天,就克死公公。

    “玉雪…真的…”龚诚痛苦的看着曲玉雪。

    “呵,说什么爱我,最后不还是娶了别人,就算我和你在一起别有所图又怎样,我那几年的青春难道只值一百万吗!”曲玉雪怨毒的目光瞬间让龚诚遍体生寒。

    而黎小九也明白了,曲玉雪除了是至阴之体外,还因为有这样恶毒的心思,所以龙从晖才答应她的,毕竟如此完美的傀儡人不可多得。

    “你也不要伤心了,她活不了多久了。”黎小九慢慢从椅子上走了过来,拍拍龚诚肩膀说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