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三十九章 演奏

    朱氏的钱不非常干净,这是徐佑文心知肚明的事,一个靠地下交易发迹的企业能非常干净到哪里去?一个人的话沾了脏东西就永远是洗不非常干净了。虽然徐佑文也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也会干什么坏事。他会杀了人,也会去犯罪。虽然直接加入朱氏,这之意着以后他的人生就走上另一条道虽然徐佑文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也不会干什么坏事。。...

    周氏的钱不干净,这是徐佑文心知肚明的事,一个靠地下交易发家的企业能干净到哪里去?

    一个人如果沾了脏东西就永远洗不干净了。

    虽然徐佑文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也不会干什么坏事。

    他不会杀人,也不会去犯罪。

    但是加入周氏,这意味着以后他的人生就走上另一条道路。

    徐佑文第二天就来周氏上班了,他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运动服,周乾看着眼前的徐佑文对身旁的周特助吩咐道:“给他去换身行头。”

    “是。”周特助应声,随后立刻带着徐佑文去更衣室找了一套新的黑西装丢给徐佑文,“穿上。”

    徐佑文接过黑西装:“谢谢。”

    徐佑文在里面换衣服,周特助在外说话:“跟着周总,要学会察言观色。”

    “嗯,谢谢。”徐佑文道。

    “周总很中意你,你不要背叛他。”周特助道。

    徐佑文换好衣服走出来,伸手拍了拍周特助的肩膀:“你真是个好助理。”

    “不,是周总救了我的命,他是我的恩人。”周特助说。

    “怪不得。”徐佑文扬了扬眉毛。

    看着眼前穿着西装,人模人样的徐佑文,周特助忍不住感叹的确跟周乾年轻时有几分相似。

    来到周乾面前,周乾坐在沙发椅上打量了徐佑文片刻,满意的点了点头:“总算像个人了。”

    徐佑文脸一黑,什么叫像个人?之前难道不是吗?

    周乾迈着大长腿走到徐佑文面前,伸手扯了扯徐佑文的衣领,轻拍拍:“这行头很配你。”

    “我也不会感谢你。”徐佑文道。

    周乾勾唇笑了笑:“这不重要,我也不在乎你感不感谢我,反正从此以后你就是周氏的人,就是我手里的一条狗。”

    徐佑文挥拳就想揍眼前的周乾,周乾一把捏住了他的拳头,得意笑了笑。

    一双眼眸闪过寒光:“你说是吗?”

    徐佑文咬牙:“是。”

    “从此以后,好好听我的话,荣华富贵少不了你。”周乾笑了笑,一把甩开了徐佑文的拳头。

    徐佑文看着眼前的周乾,不再说话。

    “走,带你看看周氏的产业,以后就有你一份。”周乾道。

    跟着周乾上了黑色的奔驰,两个人坐在车后座,周乾带着徐佑文看了昌市一路繁华的街市,大多数新城区的建筑都是周氏投资的,占了大多股份,上亿的资产。

    开过城北时,周乾指了指徐佑文居住的片区:“你跟你小女友住的那块地方也是周氏的产业,不过很快就要拆迁造新城了,到时候这边的低价最起码会翻三翻。”

    “所以呢?”徐佑文冷冷道。

    “所以你早点加入我们是正确的选择,不然到时候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昌市的房价正水涨船高,你的工资根本跟不上房价。”周乾道。

    看了一上午的产业,徐佑文觉得有点累了。

    周乾道:“我们去吃个中饭吧!”

    “好。”徐佑文应声。

    周乾让司机开车来到了一家西餐厅,徐佑文跟周乾一起下车,他站在西餐厅外看着餐厅内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顾燃,以及她对面的顾思澜。

    两个人正在吃牛排,不知道顾思澜跟顾燃在说什么,顾燃笑的很开心。

    徐佑文觉得自己要疯了,一种锥心刺骨的感觉直直进入他的心里,让他痛不欲生。

    “怎么了?”周乾侧头看一旁脸黑的徐佑文。

    徐佑文道:“我不喜欢吃西餐,换一家。”

    周乾微扬唇角,道:“好。”

    徐佑文转身钻进车里,周乾瞥到西餐厅内顾燃和顾思澜正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一切如他所想的那样,只要让徐佑文失望痛苦,他就越会对自己忠心。

    爱情这种东西,干事业的男人根本不需要。

    “吃什么?”周乾问道。

    “小馄炖。”徐佑文道。

    徐佑文让司机开到了一家有些破烂的小餐馆,两个人各点了碗小馄炖一起吃起来。

    “味道怎么样?”徐佑文问周乾。

    “还好。”周乾道。

    他说的是实话,毕竟他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这种普通的食物不过是用来填肚子的。

    “高二的时候,我跟顾燃一起私奔,那时候我们就吃过小馄炖,因为没有钱,所以我们只能吃这东西。”徐佑文道。

    “以后不会了,跟着我,山珍海味,鱼翅鲍鱼,随你挑。”周乾道。

    “谢谢。”徐佑文低垂眉眼看着碗里的小馄炖在漂浮。

    顾燃这天去顾家上钢琴课,顾思澜一定要她请自己吃饭,说他过两天就要回学校了。

    没办法,顾燃答应了顾思澜的请求。

    毕竟上次顾思澜帮自己抢回了包,是自己说要请他吃饭的。

    结果这大少爷看着手机上的团购餐说要吃牛排,理由是这家餐厅有团购活动价格便宜。

    没办法,顾燃只好答应。

    吃完饭,两个人走出西餐厅,顾燃对身旁的顾思澜问道:“你一个大少爷怎么想着当警察了?”

    顾思澜笑了笑:“梦想,每个人都有梦想吧!小时候我最喜欢买的玩具就是警车模型。”

    “原来这样。”顾燃点点头。

    “是啊!对了,顾老师,你有梦想吗?”顾思澜问道。

    顾燃陷入回忆,她记起自己曾经的梦想是当一个钢琴家,只是在顾未之的逼迫和压迫下,她放弃了。

    为了爱情和自由,她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顾燃低着头看着地面摇了摇头:“没有。”

    很多事她不想再提,因为她已经下了决定的事,她不想再去回忆。

    “顾老师,你的钢琴弹的那么好,应该当个钢琴家。”顾思澜笑着说。

    “我的钢琴弹的真的很好吗?”顾燃低声。

    “真的,我以前经常被爸妈带着去听演奏会,你的钢琴弹的不比那些钢琴家差。”顾思澜道。

    “这样啊……”顾燃心里很乱。

    顾思澜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日期和时间,笑着对身旁的顾燃说:“正好今天昌市大剧院有一场演奏会,我有两张票,你跟我一起去听听吧!”

    “这……不好吧……”顾燃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的,这票是我朋友送的,不用明天就过期,多浪费,你跟我一起去听听吧!”顾思澜道。

    犹豫了一下,顾燃还是答应了:“好。”

    她想起了徐佑文,害怕他担心就想打个电话给他。

    “我先打个电话。”顾燃道。

    “好。”顾思澜知道顾燃打电话给谁,也没有多说什么。

    顾燃拨通了徐佑文的电话,电话被接起。

    “喂,徐佑文,今天我有事要晚点回家。”顾燃道。

    “嗯,好。”徐佑文应声,之后便也没问什么。

    顾燃道:“你回家路上小心。”

    “好,那没什么事,我挂了。”徐佑文说着。

    “好。”顾燃应声。

    之后电话便被挂断了。

    顾燃看着手里的电话,心里一沉,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徐佑文跟平时一样,但是这电话给了她一种奇怪的感觉。

    也许是女人奇怪的第六感在作怪吧!

    但是却又无从问起。

    “顾燃,你电话打好了吗?”顾思澜问。

    “好了。”顾燃点了点头。

    “好,那我们一起去听演奏会吧!”顾思澜笑的灿烂,“过两天我就要去学校了,没想到走之前还能跟顾老师一起听场演奏会,真开心啊!”

    顾燃有些愣神,一直想着徐佑文的事,压根儿没听顾思澜说的话,只是敷衍的应了两声。

    在昌市大剧院检了票,两个人找到座位坐下。

    来了以后顾燃才发现这次的演奏会是白朗明的,真是巧!

    顾燃心里不禁嗤笑一声。

    看着演奏会上激情飞扬的白朗明,他的演奏很美妙,让人如痴如醉,即使年纪很大了,但并没有影响他的魅力。

    就是这个男人让顾未之迷失了心智。

    为了他失去了一切。

    可是,顾未之,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顾燃听着白朗明弹起第十四号奏鸣曲升c调,她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那场演奏比赛上,她拿到了钢琴演奏比赛的第一名,她被记者包围,被采访,所以的荣誉都围绕在她身边,她是那样耀眼夺目,而如今自己却什么都没有了。

    顾未之,我不在你身边,你会怎么样呢?

    歉疚的情绪在她心里发酵。

    眼泪不由自主的从她眼眶里流下来。

    顾思澜转头看着身旁安静的顾燃,发现她的眼泪,皱眉,他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手绢递到顾燃面前:“擦擦,是好听到哭了吗?”

    顾燃泪眼汪汪的看着眼前的顾思澜,一双红红的眼睛看得顾思澜有些心疼。

    “谢谢。”顾燃接过手绢默默擦着眼泪,继续听着演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