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三十八章 加入

    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离处,周乾西装笔挺的坐在车上,他慵散的抬起头望着窗外突然发生的一切,相对而坐在副驾的周特助盼咐道:“去帮我查一查那个女生除了上次送她回去的男生。”“好。”周特助应一声。黑色奔驰车向远处驶向。“周总,你很钟意徐佑文吗?”周特助问着。““好。”周特助应一声。。...

    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不远处,周乾西装笔挺的坐在车上,他慵懒的抬头看着窗外发生的一切,对坐在副驾的周特助吩咐道:“去帮我查查那个女生还有刚才送她回来的男生。”

    “好。”周特助应一声。

    黑色奔驰车向远处驶去。

    “周总,你很中意徐佑文吗?”周特助问道。

    “你不觉得他跟我年轻时很像?”周乾夹起手中的香烟不紧不慢的吸了一口,按下车窗眯起眼睛朝外吐了一口白烟。

    周特助没再说话,窗外的光阴斑斑驳驳的落在周曜的眉宇间。

    钱还是要去讨回来的,徐佑文站在周氏企业的门外,他捏紧了拳头,咽了咽口水,再一次闯了进去。

    这一次他带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准备来个玉石俱焚。

    跨着大步子闯进了公司,直接亮刀子冲到了周乾的办公室。

    周乾双腿交叉放在办公桌上,双手交叉慵懒的抬头看着眼前的徐佑文,他放下自己的长腿,坐正看着眼前的徐佑文笑了笑。

    “又来了?”周乾道。

    “你不把钱还给我们,我就跟你拼了!”徐佑文吼道。

    周乾不缓不慢:“我不是说了,只要你加入我们,我就会把钱一分不少的给你吗?怎么样?你现在想好了吗?”周乾挑了挑眉。

    “做梦!”徐佑文拿着刀子就朝眼前的周乾扑。

    一群人冲了进来将徐佑文按倒在地上,刀子飞出几米,周乾走到刀子旁将它捡起,慢慢走到徐佑文的面前,笑着说:“这种小刀子是我十年前早就玩烂的东西。”

    “放开我!”徐佑文大喊。

    “做梦!”周乾轻吐一声。

    那群人将徐佑文按倒在地面上拳打脚踢了一番,徐佑文被打的鼻青脸肿。

    看差不多了,周乾摆了摆手,做了个停止的动作,众人停下打徐佑文的动作,徐佑文在地上做垂死挣扎状。

    周乾拿了一堆资料扔在徐佑文的面前,徐佑文看着眼前那散乱的资料。

    “这些是什么?”徐佑文看着资料上顾燃在顾思澜家里的照片。

    “这是你女朋友背着你干的事。”周乾玩弄着手里的水果刀。

    徐佑文拿起一张张照片看,照片上是顾燃在一栋别墅里跟另一个男生说话很开心的模样,他的心受到了重击。

    “那个男生叫顾思澜,他是昌市有名的顾氏企业的太子爷,你女朋友很厉害嘛!这么快就跟这样的有钱人勾搭上了。当你在外辛苦干活的时候,她则在跟有钱公子爷聊天玩乐呢!”周乾笑着说。

    徐佑文怒火中烧,大吼道:“你闭嘴!顾燃不是这样的人!”

    “你几岁啊?对女人这么了解?这个世界有不爱钱的女人吗?你看看你,现在弄成了什么样子?没钱没权,什么都没有,哪个女人会瞧上你!”周乾每句话字字诛心。

    不可能!就算这个世界天崩地裂了,顾燃也不会是那样的人!

    “你闭嘴!”徐佑文怒吼道。

    “徐佑文,你认清现实吧!只要你没钱没权,总有一天你最爱的女人就会抛弃你,跟别人走!”周乾笑着说,“到时候你就只能看着她跟别人谈笑风生,卿卿我我。”

    “闭嘴!”徐佑文咆哮。

    但是他根本无法动弹,因为他被人钳制着,只能看着眼前的周乾居高临下又放肆的笑看着他。

    “你好好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吧!要不要加入我们,在我这里,我可以给你钱,给你至高无上的权利!想要得到一个女人不过是挥挥手的事。”周乾道。

    “我不要!”徐佑文咬牙。

    周乾的眼底闪过寒光:“给我把他扔出去!我希望你下次来找我会带来好消息。”

    徐佑文再一次鼻青脸肿的被扔出了周氏。

    徐佑文负着伤,跌跌撞撞的走在街头,好巧不巧,正好有一对情侣在分手。

    那女的说:“你没钱,我们分手吧!”

    “你们女人怎么都那么现实!”那男的抱怨。

    “我们现实?是你们男人不知进取!我跟你在一起不是为了吃苦的!要是你能努力一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女的说。

    “说到底还是因为你们女人贪钱!”那男的愤怒道。

    那女的声音绝望,沙哑道:“是啊!我们拜金,我们贪钱!你自己去找一个疼你爱你什么都不要,只会对你好,赚钱给你花的女人吧!”

    说完两个人不欢而散,徐佑文看着那对情侣,眉头紧皱。

    在现实面前,爱情是什么呢?

    回到家,看到顾燃在厨房忙来忙去,烧了一桌的好菜,徐佑文走到厨房,看到她在切胡萝卜,胡萝卜很硬,顾燃被切到了手指头。

    “啊!”顾燃抬起手指看到鲜血正从伤口流出来。

    “怎么了?”徐佑文拿过顾燃的手,用自己的舌头帮顾燃舔了舔伤口处的血,“小心点。”

    “嗯。”顾燃点下头,“饭菜也差不多好了,一起吃饭吧!”

    “好。”徐佑文应声。

    两个人坐在餐桌前,各怀心事,徐佑文对于那个送顾燃回来的男生依旧耿耿于怀,但始终问不出他跟顾燃的关系。

    他对顾燃还是信任的,但是在周乾的挑唆下,渐渐动摇了。

    他没有安全感,这种情绪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埋在心里让他渐渐土崩瓦解。

    跟当年一样,他自卑的感情再一次涌现,他有什么资格配得上顾燃的呢?

    当年没有,如今的自己更是什么都没有。

    她会走的吧?

    跟一个比自己更好的人离开……

    第二天,徐佑文佯装跟平日一样出门去干活,等顾燃出门后,他跟在她的身后想要看看她去哪里,是不是如周乾说的那样。

    坐着出租车跟着公交车来到了城南的别墅区,这里的别墅区一平价值几十万,每一栋都是独栋设计,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看着顾燃走进了其中的一栋,徐佑文付了车费下了车,跟着顾燃来到那栋别墅门口。

    透过高高矗立的铁栏杆,徐佑文看到院子里那个叫顾思澜的男生正在给自己家的拉布拉多洗澡,顾燃走过,顾思澜故意将水喷到顾燃的身上,两个人就闹了起来。

    看着两个人玩得很开心的样子,徐佑文怒火中烧,醋意横生。

    同为男生,他能看出来顾思澜看顾燃的眼神中带着强烈的爱意,就像是猛兽的领地受到了威胁,他无法克制自己被焚烧殆尽的理智。

    他打定了主意,转身打了车再一次来到了周氏企业的门口,他知道进了这个门意味着什么。

    他来到周乾面前,周乾将手中未燃尽的香烟在烟灰缸里捻灭。

    双臂交叠于胸前看着眼前的徐佑文:“怎么了?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工钱的事免谈,除非你愿意加入我们。”

    徐佑文动了动嘴唇:“把工钱还给我们,我愿意加入你们。”

    周乾满意的大笑:“很好,我说到做到,立刻帮你安排。”

    周特助接到周乾的电话来到办公室,周乾吩咐道:“带他去人事部取钱,再给他安排一个公司的职务。”

    “是。”周特助应声,对一旁的徐佑文说道:“徐先生这边请。”

    徐佑文点头:“嗯。”

    然哥来到周乾办公室:“周哥,真的要让徐佑文加入我们?”

    周乾晃晃椅子,慵懒的说道:“好好栽培,他会是一条好狗。”

    徐佑文拿着一个大皮箱装着工友们的辛苦钱开心的来到工地把大家的钱分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果然周乾是个诚信的人。

    工头感动的向徐佑文鞠了一个又一个躬,徐佑文扶起他:“不要谢我了,这是应该的。”

    “多谢你,要不是你我们也不能拿到工钱!你就是我们的救世主啊!不然今年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那老工头连忙道。

    徐佑文摇摇头笑着说:“不用客气。”

    “以后有什么活,我一定第一个通知你。”那工头说。

    徐佑文摆摆手:“我重新找了份工作,以后就不能跟着你们了。”

    “你要去哪?”老工头问道。

    “周氏。”徐佑文回答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