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三十六章 避开

    爱情是填不饱肚子的。对徐佑文这个自小就吃着苦的孩子来说这个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他不想顾燃跟随自己受苦受累,因为他想赚很多钱来责任两个人的生活,而已他的力量太小,更本难以同这个生活现实的世界匹敌。刚逃出到昌市的那段日子两个人尽情地沉侵在爱情的甜蜜幸福里,将对徐佑文这个从小就吃着苦的孩子来说这个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他不想顾燃跟着自己吃苦,所以他想要赚很多钱来承担两个人的生活,只是他的力量太小,根本无法同这个现实的世界抗衡。。...

    爱情是填不饱肚子的。

    对徐佑文这个从小就吃着苦的孩子来说这个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他不想顾燃跟着自己吃苦,所以他想要赚很多钱来承担两个人的生活,只是他的力量太小,根本无法同这个现实的世界抗衡。

    刚逃离到昌市的那段日子两个人尽情沉浸在爱情的甜蜜里,将曾经遗憾的事全都做了。

    只是爱情是由荷尔蒙控制,当荷尔蒙到达顶峰后散去,除了如尖刀般刺骨锋利的现实就什么都不剩了。

    人不吃饭,肚子会饿。

    没有钱就不能填饱肚子,也没有住的地方。

    徐佑文这天浑身是伤的回到家,顾燃看着他被揍的红肿的脸很心疼,拿着棉签帮徐佑文上药。

    “你怎么了?弄成这样?”顾燃担心的问。

    “我没事,只是在工地摔了一跤。”徐佑文笑着说。

    看着顾燃担心的样子,他玩笑道:“不会因为摔伤了脸,你就嫌我丑,不喜欢我了吧!”

    顾燃轻轻抬起手捂着徐佑文的脸,哽咽道:“我不会,我只是心疼你。”

    “我一个大男人没事的,你也不要为我难过,过几天就会好的。”徐佑文道。

    顾燃抱住徐佑文的腰,头靠在他的胸口,轻声道:“徐佑文,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让你变成现在这样。”

    徐佑文笑了笑,回抱着顾燃:“傻瓜,这是我自己选择的,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我当然要跟你在一起。”

    “徐佑文……我爱你……”顾燃道。

    “我也爱你。”徐佑文温柔的说。

    顾燃踮起脚在徐佑文的唇上吻了一吻,徐佑文的欲望就被点燃了,他一下子抱起顾燃两个人吻在了一起。

    徐佑文抱着顾燃进了卧室,前戏做的很足,顾燃每次都被徐佑文满足,徐佑文很霸道,总是在顾燃的身上留下很多吻痕,像是在宣誓主权似的。

    一场饕足后,徐佑文抱着顾燃入睡,他累了,一闭上眼睛就能睡着,徐佑文靠在顾燃的耳侧,睡着了还在喊她的名字。

    顾燃听着徐佑文喊着自己的名字,心里开心,笑的眉眼弯弯,这个男人爱她,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想着自己。

    顾燃转过身对上徐佑文的脸,这时候才看清他的脸。

    他又黑了点,瘦了点,原本细白的皮肤上有了细小的伤痕,顾燃的手指轻轻划过那些伤痕,徐佑文皱了皱眉。

    顾燃停下动作,她靠近徐佑文轻轻吻了吻他的唇。

    她要好好看看眼前这个男人,将这个自己所爱的男人刻在心里。

    “徐佑文,我爱你,这辈子你都不要丢下我,你不要我的话,我会死的……”顾燃往徐佑文的胸口钻了钻,想靠他近一些。

    在爱情里,女人都是很傻的。

    一旦深爱上一个人就会变得愚蠢,觉得自己付出的越多,对方同样就会越爱自己,然而爱情不是深山里的回音,不会振翅就有回响。

    顾燃去给顾思瀚上钢琴课,顾思澜就会在一旁玩PSP,他身高有189,长得很英俊,皮肤略有些黑,有一双深邃狭长的眼睛,薄唇皓齿,一笑起来阳光灿烂的,性格像小孩子。

    顾燃觉得他有点傻乎乎的,每次顾思澜看到顾燃就会笑个不停,也不知道顾思澜在笑什么,顾燃就会翻他白眼。

    但是白眼并没有什么用,顾思澜的笑点变得更低了,笑的更厉害了。

    有一天上课,休息时间,顾燃看着顾思瀚用手指了指脑袋问:“你哥哥是不是这里有什么问题?”

    顾思瀚捂着肚子大笑:“顾老师,你也发现啦!”

    “啊?不会吧!你哥哥真有问题?”顾燃大惊。

    顾思瀚笑的更厉害,眼泪都快出来了:“顾老师,你还真信啦!”

    “啊?”顾燃一脸懵。

    “我哥哥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顾思瀚笑着说。

    “得罪倒没有,就是每次见到我就会笑,笑的傻乎乎的。”顾燃道。

    顾思瀚顺了顺气:“顾老师,你说哥哥见到你就会笑?”

    “嗯。”顾燃点了点头。

    “顾老师,我告诉你,我哥哥可是出了名的鬼见愁,扑克脸,他看到你竟然会笑,而且还笑的像个傻子。”顾思瀚从凳子上站起跑到顾思澜面前大喊:“哥哥!你是个傻子!”

    “啊?!”顾思澜放下手里的手柄,大叫:“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小子皮痒了是不是!”

    顾思澜追着顾思瀚满屋子乱跑,顾思瀚那小短腿哪里跑得过顾思澜,不一会儿就被顾思澜拎起后脖领子,连忙求饶:“哥哥,我错啦!我错啦!”

    “让你说我是傻子!看我不打得你屁股开花!”顾思澜怒道。

    “不是我说的!”顾思瀚大叫。

    “不是你还有谁有这个胆子!”顾思澜不相信顾思瀚的鬼话。

    “是顾老师说的,说你看到她,你就笑的像个傻子!还问我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呢!”顾思瀚大叫。

    “啊?谁信你的话!看我今天不打死你!”顾思澜生气道。

    “真的!真的!”顾思瀚大叫,“顾老师!顾老师你快来帮我解释解释啊!”

    顾燃看顾思瀚要被顾思澜打屁股,心想也不能让他这么背锅,于是走到顾思澜面前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解释道:“是我问顾思瀚的,你不要打他了,好不好?不开心的话就打我吧!”

    顾思澜看着眼前的顾燃,将手中的顾思瀚扔在地上,斜视他一眼:“以后不要找死了。”

    然后跨着修长的腿走到顾燃面前低头看她:“真是你说的?”

    “嗯。”顾燃点头。

    “说我是个傻子?说我脑子有问题?”顾思澜问道。

    “嗯。”顾燃点点头。

    “那我真的打你出气咯!”顾思澜道。

    “嗯。”顾燃点头。

    顾思瀚右手握拳快速的朝顾燃的眼前挥去,顾燃猛然闭上眼睛,谁知拳头没有掉下来,一个手指用力的弹在了顾燃的脑门上。

    “疼……”顾燃叫了一声用手捂着被弹的脑门睁开了眼。

    看着眼前的顾思澜笑嘻嘻的脸,低下了头。

    “疼吗?”顾思澜问。

    “你自己试试。”顾燃道。

    顾思澜笑的开心,道:“顾老师,你为什么觉得我是个傻子啊?”

    “嗯……因为你每次看着我都笑的傻乎乎的,所以我就想你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顾燃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门。

    顾思澜笑的灿烂:“原来是这样,那我解释一下。因为我见到你就会很开心,所以才会笑的。”

    “这样吗?”顾燃思考着。

    “嗯,就是这样,因为你很可爱。”顾思澜伏低上半身正视着眼前的顾燃。

    一双黑曜石般黑亮的眼睛似要看穿顾燃的心。

    “哦,原来是这样……”顾燃微撇头看向一旁,刻意避开顾思澜的眼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