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三十五章 孽缘

    顾燃跟徐佑文生活……在一起前从来没有做过家务,她那双葱白玉手从来没有沾过阳春水,为了帮徐佑文共同分担生活……中的事,她学起了厨艺。幸好她不笨,厨艺迅速就学会了了。徐佑文第一次明白她为自己下厨做饭心痛的不得了,始终握着她的手皱着眉,心痛着:”切记为我做家务,切记为我下还好她不笨,厨艺很快就学会了。。...

    顾燃跟徐佑文生活在一起前从没做过家务,她那双葱白玉手从没沾过阳春水,为了帮徐佑文分担生活中的事,她学起了厨艺。

    还好她不笨,厨艺很快就学会了。

    徐佑文第一次知道她为自己下厨心疼的不得了,一直握着她的手皱着眉,心疼着:”不要为我做家务,不要为我下厨,你这双手应该用来弹钢琴,而不是做这些事。”

    顾燃摇摇头:“没事,这双手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弹钢琴,生着手却什么都不做,那还留着有什么意思?”

    “可是我舍不得。”徐佑文道。

    “没事的,能为你分担些我很开心。”顾燃道。

    徐佑文吃着顾燃做的红烧肉,味道很好,比他在工地上吃的盒饭好吃多了。

    在吃饱饭以后,顾燃在厨房刷碗,徐佑文走到她身后将她抱紧,即使工作了一天,他身子很疲累,但是他的欲望还是很大。

    将手伸进顾燃的衣服,两个人就吻了起来,徐佑文将顾燃抱进卧室就做起了饭后运动。

    徐佑文那时候并没有发现顾燃背着他去做了家教的工作,而是在一个月后,他才发现有一个男生送顾燃回家。

    在工地的工作非常辛苦,但因为是单纯的体力活,不用动脑子,说起来还是很轻松的。

    说起来也巧,他工地的那栋楼是周式企业的,就是周乾家的产业。

    周乾家从江州的地下产业渐渐做大,为了能洗白,明面上的生意就渐渐转为房地产业,在昌市投资了两个亿造了楼。

    正是因为与周乾的孽缘,才造就了徐佑文后来成立公司,但也是这份孽缘让徐佑文跌进了泥潭里。

    周氏企业的资本不干净,本来做地下产业的,所以企业里大多是地痞流氓,那时候徐佑文在工地干了一个多月,楼收工了。

    工头去企业讨要工钱结果一分没要到,一想到工友们家里还有家人孩子要养,他一点工钱都没要到,差点从高楼上跳下去。

    徐佑文看不下去就站出来说帮工地上的工友们去要钱。

    工头就感动的抱着徐佑文哭,千叮万嘱说人家企业都是地痞流氓千万不要跟他们拼命,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徐佑文心想,当年我在跟人干架的时候也没怕过谁,还会怕一个企业的人吗?

    徐佑文来到周式企业,前台的漂亮小姐姐画着精致的妆容为徐佑文联系,但是对方一听是为了要工钱来的就立刻闭门不见,还喊了保镖要将徐佑文赶出去。

    徐佑文哪里是那么容易被赶走的人,他一下子就冲到了总经理的办公室,他都打算好了要是还不给工钱,他就直接掏刀子动手,死活也要他们把钱吐出来。

    总经理办公室里坐着的竟然是周乾,周乾穿的西装笔挺,头上擦着蹭亮的摩丝,身上那一身痞气说不见就不见了,倒是人摸狗样的。

    周乾看到冲进办公室的徐佑文愣了愣,真没想到两个人还能见面,周乾对徐佑文的印象很深刻,所以一见到他就认了出来。

    周乾背靠黑色的真皮沙发,十指交叉,抬头看着眼前的徐佑文,露出斯文礼貌的笑容。

    “我问你到底把不把工钱给交了?不交我跟你们拼命!”徐佑文怒吼。

    徐佑文再次见到周乾,第一眼是真的没有认出来,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很眼熟,但想不起来之前在哪里见过。

    周乾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徐佑文,笑了笑:“小兄弟,好久不见啊!”

    “你是?”徐佑文心想眼前的人是谁,自己怎么印象中好像没有认识这样的人。

    周乾指了指桌子上的名牌才发现原来眼前的人是周乾。

    “你是周乾?”徐佑文惊讶。

    周乾勾唇笑笑:“是啊!认不住来了?”

    徐佑文切一声,径直走到周乾面前一把拽起他的衣领,面目狰狞:“管你是谁!反正把欠的工钱给我还了!”

    就在这时一群人冲进了办公室看到徐佑文拽着周乾的衣领就要打人的架势,他们从自己的西装内兜里掏家伙。

    “你敢对我们老大怎么样,我们就杀了你!然后把你的尸体扔到垃圾厂喂狗!”

    那些人的声音此起彼伏,眼里充满杀气,恨不得将徐佑文碎尸万段。

    周乾看着眼前的徐佑文问道:“都这样了你还敢碰我一下吗?”

    徐佑文右手握起拳头不由分说的朝周乾的脸上挥去一拳,恶狠狠的说:“我敢!”

    周乾被揍的摔倒在地面上,徐佑文被包围的人按在地上,手中的枪冷冰冰的对着他的太阳穴。

    周乾从地上跌跌撞撞的站起,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大笑了两声。

    “老大,要不要我们帮你把他解决了?”

    “对啊!这个人胆子太大了,竟然敢打你!”

    周乾缓慢走到徐佑文面前,抬手轻轻一挥,众人将徐佑文从地上押起,徐佑文看着眼前的周乾笑了笑:“你不还工钱一天,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也要来找你。”

    周乾抿唇一笑:“你真认不出我了?好吧!我提醒你一下,我是周娜娜的哥哥。”

    “我管你是谁的哥,王娜娜还是张娜娜……”徐佑文道。

    “我欣赏你,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周氏,我就把欠你们的工钱全部还给你们。”周乾提出要求。

    “我不要!不管我加不加入,你们都该把工钱给我!”徐佑文道。

    “不要回答的那么快嘛!我可以给你时间好好考虑。”周乾道。

    “你把工钱还给我们!”徐佑文吼道。

    “今天就算了,你把我都打伤了,我还没跟你要医药费呢!没要你的命已经很便宜你了。”周乾说着接过手下递来的烟,手下给他点了烟,他吸了一口,朝徐佑文的脸上吐去白烟。

    徐佑文咳了起来。

    “不过我一向说到做到。”周乾道,“只要你加入我们,我就把工钱全部还给你们,一分也不会少。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我才不会听你的呢!你做梦!把工钱还给我们!把工钱还给我们!”徐佑文挣扎着喊。

    周乾对手下的人挥挥手,手下的人心领神会押着徐佑文朝门外走。

    押着他的人力气大极了,根本不给徐佑文机会挣脱。

    就这样徐佑文被押出大楼扔在了一处垃圾堆里。

    一张名片扔在了徐佑文的脸上。

    那群彪形大汉就往回走了。

    徐佑文从地上坐起,拿起那张名片,看着这张熟悉的名片,他突然拾起了回忆,原来在记忆里,也有一个叫周乾的人曾经给过他名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