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三十四章 离开

    在顾未之的身边,只要你顾燃乖乖的很听话,凭她的资质肯定会成了了不得的钢琴家。而已那时的她奋不顾身的渴求自由的,爱情。对一个人来说,仅有在乎的东西才能变为最重要的的东西。她那时候什么都切记了,只想跟徐佑文在一起。他们不得已分离后,但是不能够再朋友见面,但始终能保持只是那时的她奋不顾身的渴望自由,爱情。。...

    在顾未之的身边,只要顾燃乖乖听话,凭她的资质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钢琴家。

    只是那时的她奋不顾身的渴望自由,爱情。

    对一个人来说,只有在意的东西才会变成重要的东西。

    她那时候什么都不要了,只想跟徐佑文在一起。

    他们被迫分开后,虽然不能再见面,但一直保持着联系。

    他们计划着攒钱,计划着逃跑的路线,计划着未来。

    徐佑文放弃了继续读书,她也放弃了钢琴。

    与徐佑文分别的那些日子,顾燃得了很多奖,其中一次她还在评审席上看见到了白朗明,这个名声大噪的钢琴家。

    顾燃并没有因为见到白朗明有多么开心,对她来说他只是意外给予了自己生命,却没有付出任何养育和陪伴,所以白朗明对于顾燃来说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那日顾未之打扮得体漂亮,她想让白朗明认出她,她是一个多么可悲的女人啊!

    明明被那个男人狠心抛弃,弄得半生颠沛流离,一切都没了,还渴望被那个负心汉记得。

    爱会让人变得有多贱多卑微。

    只是当她看到白朗明带着身旁的女人和他的女儿接受采访,她才知道她不过是时光里的一粒尘埃,什么也不是。

    “妈,我们走吧……”顾燃挽着顾未之的手臂说。

    晶莹苦涩的泪水从顾未之的眼眶里流下来,把她的妆容弄花了。

    她脚步沉重,失了魂似的走。

    她该明白现实世界里把爱看的多重要,人就会变得有多悲哀。

    看着这样的顾未之,顾燃的心也跟着痛。

    顾燃一直很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离开这样的顾未之,她那么可怜,自己走了,她怎么办?

    可是自己不走,自己该怎么办?

    那时的她很矛盾,可最终还是选了后者。

    跟徐佑文走,这是她这辈子做的最任性的决定,也是这个决定最终改变了顾燃和徐佑文的命运。

    多年以后,顾燃回想,要是那时的自己没有跟徐佑文走,而是老老实实的留在顾未之身边会是怎样的结果?

    顾未之让她去考一所有名的音乐学院,以她优越的成绩,不出所料的考上了,她拿着入取通知书给顾未之看。

    顾未之难得一见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将她搂在怀里。

    她未完成的梦终究由顾燃来完成。

    只是顾未之不知道她不是送顾燃去上学,而是送她离开。

    顾燃拿着行李走进音乐学院,目送顾未之离开后,她带着行李来到了与徐佑文约定好的车站,两人紧紧相拥。

    他们选了遥远的昌市,听说那边邻海,且有很大的就业机会。

    徐佑文和顾燃都没有高学历,刚到那边想找份工作十分困难,光是学历就一下将人隔绝在外。

    那时候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只能住在阴暗窄小的出租屋里,除了没有钱,两个人真的过的很开心。

    但是光靠爱情梦是填不饱肚子的,顾燃一开始听徐佑文的话呆在家里,但是时间久了,她发现徐佑文每天回来都很疲惫。

    明明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眼里却一点光都没有了。

    徐佑文的学历根本没有什么公司肯要他,为了可以支撑他和顾燃的生活,他去工地当了工人,工作很累很辛苦,但是工资很高。

    顾燃不想看到徐佑文变得那样辛苦,于是就私下偷偷去找了份工作。

    她不想成为徐佑文的负担,她不希望自己什么都不做,去享受徐佑文带给自己的一切。

    她会弹钢琴,最终应聘了一份家教的工作,教有钱人家孩子学钢琴。

    每天两节课,工作轻松,时间可调节,工资也不低,是一份极其舒服的工作。

    顾燃教的孩子今年七岁,之前有过音乐基础,所以顾燃教授学习是很轻松的事。

    那孩子叫顾思瀚,是个很聪明活泼的男孩子。

    顾思瀚一见到顾燃就很喜欢她,因为都姓顾,顾思瀚总叫顾燃姐姐。

    顾思瀚还有个亲哥哥叫顾思澜,今年二十岁,今年大二,在江州一所有名的警官学校读书,剃着板寸,长相英挺俊朗。

    顾思澜虽然是警官大学的,但一开始见到顾燃,他还戏弄了顾燃一番。

    说起那件事,还不是因为顾燃比较单纯好骗。

    那天顾燃来这家里应聘家教,顾思澜见家里没人就对顾燃说:“我是要补习钢琴的人,老师你教教我吧!”

    顾燃看着眼前的顾思澜眉头一紧,心里吃惊没想到要学钢琴的人竟然是个比自己都大的男人,而且看上去不大聪明的样子,一副愣头青的傻样。

    “老师,这个小星星你会弹吗?你教教我。”顾思澜坐在钢琴前。

    顾燃坐在他一旁双手放在琴键上道:“好,我弹给你听,到时候你记一下我的手势。”

    “好。”顾思澜笑着应声。

    然后就看顾燃在一旁行云流水的弹着,她的手指又白又修长,骨节分明清晰,是一双非常漂亮的手。

    顾思澜被她的手吸引了,他将目光移向顾燃的侧脸,发现身旁的这个姑娘长得很美。

    她的美很沉静,像澄澈透明的湖水,不明艳,却拥有着神秘的吸引力。

    小星星弹完,琴键止息,顾燃看着身旁的顾思澜道:“结束了,你弹一遍给我听听。”

    顾思澜抿唇浅浅一笑,将手指放在琴键上笨拙的弹着。

    他虽然没有学过钢琴,但是自弟弟小时候就学习,由他充当陪员的角色,所以在不知不觉间学会了弹小星星。

    听着顾思澜的演奏,顾燃不由得笑起来,一个大男孩弹出的音乐如一个五岁小孩般笨拙有趣。

    看顾燃抿唇微笑,顾思澜忙问:“老师,你怎么笑了,是不是我弹的太难听了?”

    顾燃侧头看他,笑着说:“孺子可教也。”

    顾思澜问:“什么意思?”

    顾燃正要开口解释,顾思瀚和这家的男女主人就回来了。

    “思澜,新的家教老师怎么样?”女主人问。

    “妈,我已经见识过了,她的专业知识很好,非常适合当思瀚的老师。”顾思澜道。

    “那就好,你说好的,肯定好,那就这么定下来了,由她当思瀚的钢琴老师。”女主人道。

    顾燃一脸惊讶,她虽然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不过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推测出了大概,她就安静的听着,适时的回答一些女主人提出的问题。

    最终与顾燃谈好了一个月的试用期,女主人很爽快的给了一半的酬劳,说等一个月结束再付另一半,并且决定是否正式聘请,若是变为正式,则酬劳加倍。

    顾燃从这家里走出来,顾思澜以去散步为借口,远远的跟在顾燃身后,在确保顾燃安全上车以后才走回去。

    顾燃拿到预支的酬劳很开心便去超市买了些菜,打算回家给徐佑文做一顿好吃的菜。

    徐佑文工作太辛苦了,看着他憔悴消瘦的模样,顾燃很心疼。

    徐佑文回到家就闻到了香味,他走到顾燃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她,温热的体温贴了上去,徐佑文的脑袋靠在顾燃细瘦的肩膀上,他有些累闭着眼享受着拥抱顾燃的时光。

    顾燃笑着说:“快去洗澡,我今天烧了你喜欢吃的红烧肉。”

    徐佑文慵懒的应声:“谢谢老婆,你对我真好。”

    顾燃笑着催促:“客气什么,你快去吧!”

    徐佑文点点头:“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