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三十一章 本质

    徐佑文翻了个身,将身旁的顾燃揽在怀里,顾燃体会到了徐佑文的体温,道:“徐佑文你睡着了了?”徐佑文靠在顾燃的肩膀上闭着眼睛摇了摇摇头:“也没。”“徐佑文,你说人好好活着是为了什么呢?”顾燃道。“不明白。”徐佑文道,“人也没最终决定权,起码在有意识前难以选“徐佑文,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顾燃道。。...

    徐佑文翻了个身,将身旁的顾燃揽在怀里,顾燃感受到了徐佑文的体温,道:“徐佑文你睡着了?”

    徐佑文靠在顾燃的肩膀上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没有。”

    “徐佑文,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顾燃道。

    “不知道。”徐佑文道,“人没有决定权,至少在有意识前无法选择。”

    “是啊!如果可以选择,我就决定不出现在这世界上了。”顾燃道。

    “傻瓜,要是可以选择,估计这个世界就没有多少人类了。”徐佑文睁开眼睛回答道。

    “今天的事你会不会怪我?”顾燃问道。

    徐佑文摇摇头:“不会,因为在救你前你的生命是顾未之给你的,在我救你之后,你的命就是我的。所以以后没我的允许,我不准你死。”

    顾燃的心跳动的节奏有些凌乱,她的脸红了红:“你好霸道。”

    “对啊!我就是这么霸道,我喜欢你,就想要你是我的。”徐佑文说完就不容分说的吻了上去,将顾燃压在了身下。

    顾燃的气息有些凌乱,这么亲密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徐佑文的手伸进顾燃的衣服里,她的皮肤很光滑,摸上去热热的,很舒服。

    徐佑文低头看着身下的顾燃问道:“你愿意跟我永远在一起吗?”

    顾燃抬头看着徐佑文点了点头:“嗯。”

    徐佑文在经过允许后,继续进行下去,他是个男的,也不是君子,有些事他都懂,几乎吻遍了她全身,看着顾燃微红的脸,变得更加兴奋。

    可是他看着顾燃的脸,心又乱起来。

    他能给她一切吗?他能配得上她吗?

    最终他还是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他从顾燃身上爬了起来,迅速穿好了衣服。

    “对不起,我不能这么自私。”徐佑文丢下这句话就跑进了浴室胡乱穿了衣服跑出了旅馆。

    顾燃光着身子在床上有些不知所措,她从床上坐起来去浴室洗了澡。

    徐佑文跑到了外面的街道,在街角处他蹲在马路边抽了一根烟,香烟味有点呛喉,但是却能填补空虚。

    看着天空飘着悠悠白烟,他的思绪也跟着飘了很远。

    他可以什么都不管就这样占有她,只是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动情了,不能对一个姑娘这么不负责任。

    抽了三根烟,他才缓过劲来,情绪终于平静了。

    去小餐馆打包了两份小馄炖,又去衣服店买了两套便宜的衣服就回了旅馆,不知道他出来这么久,顾燃怎么样?

    打开房间的门,顾燃已经睡着了,这一天的确太累了。

    顾燃这天突然跳下海时,他的心很乱。

    顾燃真是个让人心疼的人,单亲家庭,母亲精神还有些问题,这十几年没有自由的生活一定十分压抑。

    他不想说什么活着有意思,人要向前看的这些话,这些冠冕堂皇又阳光灿烂的话,他无法说出口,身为孤儿的他十分明白即使别人说着非常积极鼓励的话都无法真正的同他感同身受,不会有一个人与他有一模一样的感觉。

    他与顾燃也是一样。

    那些如开水般滚烫煎熬的时刻都是自己一个人熬过来的,大家都是人,却永远不可能一模一样。

    闻到了馄炖的香味,顾燃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徐佑文将外套披在她身上,轻声道:“我买了小馄炖,一起来吃吧!”

    顾燃点点头:“好。”

    徐佑文把自己买的衣服给顾燃,顾燃换好了以后两个人一起坐在圆桌前一起吃。

    顾燃一边吃一边问一旁的徐佑文:“你是不是对我没有兴趣?”

    徐佑文差点没呛死:“怎么可能没兴趣,我又不是女人!”

    “那你……怎么跑了?”顾燃垂头,脸色一沉。

    “我想有些事不用一次全部做完,你是我的人,终究还会是我的人。”徐佑文道。

    “嗯……”顾燃道。

    “我只是不想你后悔,万一以后你遇到比我更好的人呢?”徐佑文道。

    顾燃摇摇头:“万一不会呢?”

    “未来太远,我不能保证,但是我知道现在我很喜欢你,我会为你克制我自己。”徐佑文道,“要是你以后真的嫁给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谢谢你。”顾燃懂徐佑文的意思,她很感动,其实她这一次出远门早就想好了一切,无论徐佑文对她这样,她都接受,只是没想到徐佑文会这么喜欢自己,可以为自己克制。

    她突然主动的在徐佑文的唇上吻了一下,眼里带着光。

    从小到大,她没有遇到一个这样的人可以为自己考虑那么多。

    她想自己以后一定要嫁给眼前这个爱自己的人,因为他喜欢自己,所以自己一定要这个人在一起。

    “徐佑文,我喜欢你,等长大以后,你来娶我,好不好?”顾燃抱住了眼前的徐佑文。

    徐佑文回抱着她,点点头:“好,那你等着。在等我来娶你前,你不准死,知道吗?”

    “嗯,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做傻事了。”顾燃道。

    ……

    ……

    半坪山有一条废旧的铁轨,火车上了新轨,那条旧轨就废弃了。

    顾燃张开手踩在铁轨上嘻嘻笑笑的走着,徐佑文在一旁牵着她的手陪她,顾燃人晃来晃去,徐佑文就在旁边帮她维持平衡。

    “徐佑文,我突然觉得活着真好啊!”

    “嗯?”

    “因为可以遇见你!”

    “哈哈哈!”

    “我不喜欢王子,我喜欢为我披荆斩棘的骑士!”顾燃看着徐佑文,笑着说,“你就是我的骑士!”

    “嗯,我会当你一辈子的骑士!永远永远保护你!”

    ……

    ……

    顾燃带徐佑文去了她老家的房子,当年顾未之为了筹措离开的费用于是就把老房子卖了,现在那老房子已经不属于她们了。

    顾燃带着徐佑文站在老房子的马路对面,她抬起手一片阴影照在她的眼睛上,她张望着老房子,道:“徐佑文,你看二楼东边的那个屋子,原来是我的房间,而西边的屋子则是顾未之的房间,后来因为我做噩梦害怕,顾未之就把我抱到她房间一起睡了。”

    “嗯……”徐佑文站在一旁陪她看。

    “门前有一个花坛,那时候我喜欢花,于是顾未之就从领居家要了一些仙人球种着,我不喜欢仙人球就跟顾未之哭着闹,结果她跟我说仙人球好,不容易死,无论什么艰苦的环境都能活下去,而且开的花也很好看,并不会输给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她说希望我能像仙人球一样顽强的活着,外表不美,却能开出美丽的花。”

    徐佑文继续听着,顾燃继续讲着。

    “可是顾未之自己都做不到像仙人球那样坚强,她总是哭,有时候站着站着就开始掉眼泪,每次我都看到她眼睛红红的。她自己都做不到,却还要求我这样那样,好自私啊!大人是不是都这样自私呢?总是把自己做不到的事寄托在孩子身上?”

    “或许吧!或许人的本质就是自私的……”徐佑文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