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三十章 故乡

    老旧破败的旅馆,顾燃和徐佑文凑了凑身上的钱仅有能住一间房间的钱。旅馆并不严格规范,看上来生意也不佳,让老板开了一间房连顾燃和徐佑文的身份证都没看。再打开老旧的木门,房间虽小,但该有东西该有的都有,顾燃一屁股坐在床上,环视四周,徐佑文走到窗前一把撩旅馆并不规范,看上去生意也不佳,让老板开了一间房连顾燃和徐佑文的身份证都没看。。...

    老旧破落的旅馆,顾燃和徐佑文凑了凑身上的钱只有能住一间房间的钱。

    旅馆并不规范,看上去生意也不佳,让老板开了一间房连顾燃和徐佑文的身份证都没看。

    打开陈旧的木门,房间虽小,但该有东西该有的都有,顾燃一屁股坐在床上,环顾四周,徐佑文走到窗前一把撩开了厚重的窗帘让阳光照进来。

    顾燃道:“今天晚上我们分开睡,我睡床上,你睡地上。”

    徐佑文点点头:“好。”

    从旅馆出来,顾燃带着徐佑文去不远的一家小饭馆吃饭,两个人身上没什么钱,点了两碗蛋炒饭。

    老板娘走过来把点的饭放在他们面前,不经意看到眼前的顾燃,惊讶道:“小姑娘,你跟我一个朋友长得好像啊!”

    顾燃笑了笑:“阿姨,你的朋友是叫顾未之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

    “我是顾未之的女儿,顾燃,阿姨,小时候我妈带我来见过你。”顾燃道。

    “啊!你是她女儿,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当年见你的时候只有七八岁的样子,没想到一晃而过已经过去十年了!”那女老板娘惊讶道。

    “是啊!日子过的好快啊!”顾燃笑着说。

    “你妈怎么样?过的好吗?”那女老板问。

    “她过的还可以。”顾燃说。

    她不想多透露什么,于是就这样搪塞过去。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怎么就点两碗蛋炒饭啊!我给你免费送两个菜!你们等着!”那女老板热情道。

    “不用了!”顾燃推辞,但是那女老板脚步极快的已经进后厨了。

    “顾燃,她是?”徐佑文问道。

    “她是我妈的发小,小时候我总会来这里玩。”顾燃解释道。

    徐佑文突然明白为什么顾燃会来这遥远的省外城市,原来这里是她的故乡。

    顾燃看徐佑文的表情,明白他已经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我的故乡,顾未之就是这里的人,小时候我一直生活在这里,后来,为了让我学习钢琴,带我参加各种钢琴比赛,于是带着我转了很多地方,几经辗转我就来到了江州。”顾燃说,“我觉得我一直漂泊不定,不像别人生在一个地方就是那个地方的人,我的人生在颠簸中感到麻木,我一直想回到出生地看看。”

    “嗯……好幸运我可以陪你来。“徐佑文伸手摸了摸顾燃的脑袋。

    “谢谢你。”顾燃笑着说。

    徐佑文回以微笑。

    老板娘很热情的烧了三个本地的特色菜,顾燃笑着感谢要给钱,那老板娘一直拒绝,还跟顾燃聊了很多家常。

    说这边地域偏远,但是靠海,于是这些年政府一直扶持旅游经济,于是这里的生意和环境也渐渐好了。

    不过老板娘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没有孩子,所以非常喜欢顾燃,在顾燃小时候就一直想让她当自己的干女儿。

    两个人聊的很开心,聊了许久,看时间差不多了,两个人告别了老板娘就来到了海边。

    这边的海无比湛蓝,海边的石块很多,有很多调皮的小螃蟹在上面爬来爬去。

    顾燃在礁石下抓了两只小螃蟹放在玻璃瓶里,觉得有趣。

    徐佑文牵着顾燃的手,赤着脚在沙滩边慢慢散步。

    顾燃将手中的玻璃瓶放在沙滩上,对身旁的徐佑文笑着说:“徐佑文你要跟我一起去海里游泳吗?”

    “……你会游泳吗?”徐佑文问。

    “不会。”顾燃笑着说。

    徐佑文还没反应,顾燃一把甩开了徐佑文的手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眼前的海里,一头扎了进去。

    “啊!”徐佑文惊异。

    就看到海面溅起一个大水花,顾燃的身影消失在海里。

    徐佑文来不及想就向海里冲,扑通一声,扎进顾燃跳进去的地方。

    咸热刺激的海水往他嘴里灌,他向海里游着想要寻找顾燃的身影,海水将他包围,随着他身体在流动。

    “顾燃!”他钻出海面大喊她的名字。

    但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顾燃!你在哪里?”

    他只能继续钻进海里找,他很害怕就这么失去她,他那时候唯一的念头就是顾燃死了,他也不活了!

    他根据水流方向和速度推测出顾燃可能在的地方,又向东游了很久,终于在一片深蓝的海水中看到一个渐渐沉落的黑色身影。

    顾燃!

    他拼命向那边游,来到顾燃身旁,伸手一把拉住她的手,然后向海面拖,将她救出海面后向岸边游,还好徐佑文的水性好,不然他不知道今天该怎么办。

    将顾燃平放在海岸边为她做着心肺复苏,大概做了有十几分钟,顾燃才有了反应,她用力的咳了咳,呛出了一口水,苏醒了过来。

    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徐佑文,实现渐渐清晰。

    “徐佑文……”顾燃喃喃。

    徐佑文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顾燃坐起身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于是一把用力抱住了他,歉疚道:“对不起!”

    徐佑文也回抱着她,在她耳边责备:“你不会游泳为什么还要跳进海里,你是不想活了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死了,你要我怎么办!”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要怎么骂我打我都可以!”顾燃道。

    “我怎么舍得打你骂你!顾燃,你答应我,无论以后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好好活着,好不好?”徐佑文哑然。

    顾燃靠在他的肩膀用力点了点头:“好。”

    徐佑文横抱起顾燃回了旅馆,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进了房间,徐佑文催促顾燃去洗澡,免得感冒了,徐佑文坐在椅子上看电视,等顾燃出来,身上就裹了一件长外套,由于来的太仓促,什么衣服都没带,只有这件外套可以穿。

    徐佑文咽了咽口水,红着脸:“我去洗澡。”

    徐佑文进浴室冲了个热水澡,没衣服穿,也套了件运动外套,走出浴室,看到顾燃坐在床上裹着棉被看电视。

    徐佑文有些不知所措,坐在椅子上跟顾燃保持距离。

    顾燃侧头看了他一眼,道:“你坐在椅子上冷吗?”

    “没事,我坐在这里就行。”徐佑文道,说完他就打了个喷嚏……

    最终徐佑文还是坐在了顾燃的身旁同她一起裹着被子。

    顾燃身上有股香香的味道,不受控制的往徐佑文的鼻子里钻。

    他可是个大直男怎么可能没有感觉。

    他慢慢凑近顾燃咽了咽口水,在天人交战的时候他克制住了自己,他咬了咬牙转身躺下钻进了被子里。

    顾燃看了看他:“你是不是很累?”

    徐佑文闭上眼睛闷哼了一声:“嗯。”

    “那你先睡吧……”顾燃道。

    徐佑文压根儿就睡不着,他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顾燃也在此刻躺了下来。

    床并不大,顾燃挨着徐佑文。

    热热的体温和香香的味道传过来,徐佑文浑身难受,如千万只蚂蚁在身上啃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