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二十九章 晚宴

    徐佑文结束了了早上的行程,早上要报名参加某个合作的品牌方的晚宴,这种晚宴,徐佑文两年要报名参加这种聚餐不下几十次,这里是各种名流绅士精英荟萃的地方,也乏有很多好看的女孩子想找个好归宿。那时候徐佑文和周洁然是这样认识了的,那时候徐佑文正和顾燃吵架之后生气,于那时候徐佑文和周洁然就是这样认识的,那时候徐佑文正和顾燃吵架生气,于是在宴会上喝多了酒,他其实酒品不差,也不知道那一次为什么没有把持住,跟周洁然去酒店过了一夜。。...

    徐佑文结束了一天的行程,晚上要参加某个合作的品牌方的晚宴,这种晚宴,徐佑文一年要参加这种聚会不下几十次,这里是各种名流绅士云集的地方,也不乏很多漂亮的女孩子想要找个好归宿。

    那时候徐佑文和周洁然就是这样认识的,那时候徐佑文正和顾燃吵架生气,于是在宴会上喝多了酒,他其实酒品不差,也不知道那一次为什么没有把持住,跟周洁然去酒店过了一夜。

    顾燃不喜欢参加这种灯红酒绿的宴会,但是出席这种活动,他总要带一个女伴在身边,周洁然善于交际,又在商圈很有人脉,一来二去,两人就好上了。

    徐佑文跟周洁然约法三章过,跟他的关系只能是暗面上的肉体关系,不能带到明面上来,也不许她太进入他的生活圈,平时的各种花销和开支,他都会每月给她,也就是所谓的包养。

    他们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对这些不算正宫的女人不需要花太多的感情,万一谁动情了,被圈子里的人知道还不要笑死。

    只是徐佑文不知道周洁然真的对他动了情,还偷偷让顾燃知道了。

    顾燃虽然生的内向安静,但是骨子里倔得厉害,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更别提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徐佑文后知后觉,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那么多年的枕边人突然就有了离开自己的心思,就连自己得了绝症都不告诉他。

    他还有很多事答应她没有完成,比如说帮她找爸爸。

    前几天他让周特助命人去查她爸爸,没想到不到三天就查到了消息,他以为顾燃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就不会全心全意的扑在他身上,就自私的不帮她找,用工作忙,事情多的借口来搪塞。

    没想到一别两宽,便是生死永隔,想弥补都来不及了。

    顾燃的爸爸叫白朗明,是一个很有名的钢琴家,怪不得顾燃的钢琴弹的那么好,可是跟他在一起后,就一直照顾着他的生活起居,一双弹钢琴又白又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就这么变得没有原来的样子,说过要给她买钢琴,可是过去了那么多年,徐佑文早就习惯了被她照顾衣食起居,就根本不想再找别的保姆,给她买钢琴的事也是一拖再拖。

    徐佑文承认自己是存了私心的,他自私又卑鄙,只想把顾燃占为己有。

    可他又恶心到劈腿,真是天地不容死了也可惜的混蛋!

    晚宴在一所游艇上,合作方又是江州有名的财团,晚上灯火璀璨,夜凉如水,游艇上一派奢靡繁华。

    徐佑文来这游艇上是有目的的,经可靠消息,白朗明的千金女儿——白珏会参加这个晚宴。

    徐佑文拿着一杯香槟,轻轻抿了一口,穿过人群,他很快就找到了目标,白珏正在被一个纨绔少爷纠缠。

    “白小姐,等下舞会我想邀你跳支舞。”

    “我拒绝。”

    “白小姐,你与我早已有婚约,你让我这么没有面子,我在你家公司的投资可会撤资的哦!”那人威胁道。

    “你真是卑鄙!”白珏咬牙切齿。

    “哎!别用这么难听的话来说你未来老公,我们是权色交易这很公平!”那人露出了猥琐的笑,说完就露出他的手一把抓住了白珏白皙的手臂。

    白珏感觉恶心想要甩脱,可是那人的力气大极了,怎么也挣脱不了,就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徐佑文站了出来。

    “你放开这位女士!”徐佑文义正词严。

    白珏和那纨绔一起看向声音来源,只见穿的衣冠楚楚,优雅大方的徐佑文站在了面前。

    那纨绔气急败坏,眼看自己的好事要被搅黄,于是气急败坏,指鼻子就骂徐佑文:“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徐佑文伸手就扣住了那纨绔的手臂,被硬生生按倒在地上,痛的哇哇大叫。

    “识相的,赶紧走!”徐佑文威胁道。

    “你!你给我走着瞧!”那人看徐佑文身手很好,一定是练过的,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这是公众场合,闹大了也不好看,所以就气呼呼的爬起后指着徐佑文骂道:“你给我等着!”然后就消失无踪了。

    白珏看到徐佑文整个人就呆住了,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小鹿乱撞的感觉。

    “你没事吧?”白珏小步走到徐佑文的面前。

    徐佑文儒雅的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手臂:“没事,对付这种地痞流氓我很有经验。”

    “对了,这位女士你受到惊吓吧?”徐佑文温柔的问道。

    白珏摇摇头,轻声说:“我没事。”

    “晚会很快就开始了,我能请你跳个舞吗?”徐佑文绅士的伸出手。

    白珏脸红着点点头,答应道:“好。”随即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徐佑文的手背上。

    徐佑文聪明,像这种交际舞在舞蹈老师那里学了一个礼拜就学得差不多了,舞蹈老师被他迷的神魂颠倒,七荤八素,差点跟自己的老公离婚。

    白珏也是,被眼前这个温文尔雅,帅气逼人,贵气十足的徐佑文迷的五迷三道的。

    两个人很快就留了联系方式,开车回别墅的路上,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他的手机就亮了起来,消息发件人是白珏。

    他露出了一抹胜利的笑容,居高临下进行狩猎是他惯有的姿态。

    被他看上的东西,他没有得不到的。

    徐佑文看到白珏的瞬间,他不得不承认跟顾燃有三分相似。

    只是她没有顾燃倔强到骨子里的凌厉和狠劲。

    徐佑文没有马上接电话,他是情场高手,对人欲情故纵的把戏玩的不要太熟悉,他最了解女人的心理,回到别墅停好了车才回白珏的电话。

    “白小姐?”徐佑文假装问道。

    “是的……”听的出来白珏很腼腆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刚才我在开车,所以没有回你消息。”徐佑文问道。

    “没事,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安全到家。”白珏小心翼翼的问。

    “放心吧!我已经安全到家了,谢谢你的关心。”徐佑文回答得滴水不漏。

    “那就好。”白珏道。

    徐佑文抿唇微微一笑:“很晚了,白小姐你早点休息。”

    “嗯,好,今天遇到你,我觉得很开心。”白珏道。

    “我们下次一定还能再见面的,我觉得能认识白小姐,很开心。”徐佑文道。

    这是情场老手的套路,下次不知道哪个下次,开心什么的,各种礼仪用词不过是待人接物的礼貌用语。

    甚至甜言蜜语,他能对这个女人说,也可以对那个女人说,说话时候的语气和声音都能非常深情动听,但唯独身体里那颗看不到的心不会跳动一下。

    跟白珏说完告别语就挂了电话,他回到别墅脱下了衣服,进了诺大的圆形白色浴缸进行泡澡,舒缓一天的疲惫,他真的很累了,在浴缸里不知不觉打起了瞌睡。

    他又回到了多年前半坪山的那个日出时分,他和顾燃坐了长时间的车才到达半坪山,早晨的天气寒凉湿冷,顾燃抱住自己,徐佑文脱下自己的运动外套裹在了顾燃的身上,拢着她细瘦的肩膀,走到山坡的崖边向远方眺望。

    那日的日出美的不像话,是那么的宁静纯洁,彷佛一个妙龄少女缓缓揭开金色的面纱,露出令人心驰神往的美丽,让人为之疯狂。

    “好美啊!”顾燃感叹道。

    “是啊!”徐佑文从身后缓缓将她拥抱,轻轻赞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