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二十八章 木马

    当她有自己的意识就,她的世界始终都仅有顾未之一个人。欢笑热闹的场面的游乐场上。“妈妈,我想去玩那个!”顾燃指指五彩缤纷的旋转的木马,旋转的木马上的孩子们一个个玩的都很高兴。顾未之用劲一扯顾燃的手,怒道:“不准去!”年幼的顾燃挣开出跑向旋转的木马前张欢乐热闹的游乐场上。。...

    当她有自己的意识开始,她的世界一直都只有顾未之一个人。

    欢乐热闹的游乐场上。

    “妈妈,我想去玩那个!”顾燃指着五彩缤纷的旋转木马,旋转木马上的孩子们一个个玩的都很开心。

    顾未之用力一扯顾燃的手,怒道:“不许去!”

    幼小的顾燃挣脱出来跑向旋转木马前张望,扯着嗓子撒娇道:“妈妈,我想玩那个旋转木马!”

    没想到一个利落响亮的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她无措的跌坐在地面上,抬头仰望着眼前这个女人。

    那个女人怒气满满:“你是我女儿,我让你干嘛就干嘛!不许玩就是不许玩!”

    顾燃一下子被打懵了,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她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很陌生。

    与往日那个和颜悦色的妈妈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一定是被恶魔附身了。

    这是她那时唯一的想法。

    虽然那时的顾燃还很幼小,但是那时的伤害太大,以至于过了很多年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就像是她心上的一根刺永远拔不下来。

    总是在不经意间刺痛着她。

    并不会要命,可是却很痛。

    顾燃颤抖着手在手机上打下了三个字:【带我走】

    手机很快就响了起来,顾燃立刻接起:“喂,我是顾燃,带我走!快带我走!”

    徐佑文听着电话那头细碎的哭腔和沙哑的声音,担心道:“顾燃,你等我,我立刻来找你。”

    徐佑文挂了电话就直接往医院冲,顾燃拿着手机哭了起来。

    徐佑文其实离医院并没有太远,一看到顾燃发来的消息,徐佑文就立刻下了公交车,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来到医院。

    “顾燃!”徐佑文推开病房的门看到瘫坐在地上抽泣的顾燃一把抱住了她。

    顾燃在徐佑文的怀里哭泣,不停抽噎着:“徐佑文你带我走吧!好不好?”

    徐佑文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好,我带你走。”

    那时的他们很年轻,也就十七岁的样子,却拥有着这一生最大的勇气,可以想也没想就跟一个人私奔。

    徐佑文带着顾燃立刻从医院跑了出去,她穿着病号服,外面只简单裹了件外套,看上去很狼狈。

    徐佑文拦了出租车,两人坐上了车,当驶出医院很远以后,顾燃才长长松了口气。

    顾燃依靠在徐佑文的身上,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徐佑文道:“不知道,去一个你妈妈不会找到的地方。”

    徐佑文知道如果他带顾燃回家,只要顾未之联系学校,学校一定会把他的住址告诉顾未之的,到时候顾燃还是照样会被找到的。

    坐在车上,他很迷茫,但是身旁人用手握着自己的温度,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

    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去哪里?”司机问。

    “……”徐佑文沉默。

    “去火车站……”顾燃最终回答。

    “好。”司机应一声。

    “要去哪?”徐佑文问身旁的顾燃。

    “我一直想去一个地方,你陪我去吧!”顾燃笑着说。

    “好。”徐佑文应声。

    两个人来到了火车站,车站前有家便宜的衣服店,顾燃进去买了套衣服换好了出来。顾燃穿的简单,上身一件白色短袖T恤,下身一条淡蓝色的长裙,大概到脚裸的地方。

    在售票处,顾燃道:“两张半坪山的票,谢谢。”

    半坪山是外省一个较偏远的沿海城市,徐佑文不知道为什么顾燃要去那里。

    坐在绿皮火车上,天气炎热,灼热的热气迎面扑在他们身上,大概坐到明天上午就可以到达目的地。

    顾燃买的是坐票,这一路并不是很舒服,顾燃跟他聊了很久,说了她的年幼生活,也说了她和成长,说了她遇见的人和一些事,唯独没有说起她的爸爸。

    强烈的好奇心破土而出:“你爸爸呢?”

    顾燃暗淡的笑笑道:“不知道,我从没见过。”

    “……”徐佑文沉默了。

    顾燃侧头看她笑着打破尴尬:“没事,这也不是什么不能启齿的事,我没爸爸也不是我的错…..”她突然莞尔一笑:“其实我也很好奇我爸爸是谁?”

    她一双透亮的眼睛看向徐佑文:“徐佑文要是你以后变得很厉害,可不可以帮我找找我的爸爸啊?”

    徐佑文突然笑了,看着眼前这个既可怜又可爱的顾燃,他伸出大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傻瓜!只要是你想要的,只要是我拥有的,都可以给你。”

    那句话很动听,顾燃的眼睛闪了闪亮光,一下子用力扑进他的怀里:“谢谢你,徐佑文,你对我真好!”

    现在想来,徐佑文觉得那时的自己是那样的真挚,就如他的心一样,与他脱口而出许下的诺言一样,他想要拥有全世界带给顾燃所有的幸福。

    徐佑文合上日记本,狭长的眼尾红了,苦涩的泪水从他的脸庞滑过。

    “后来呢?你帮顾燃找到她爸爸了吗?”一旁的唐明轩问道。

    “找到了……”徐佑文道。

    唐明轩正等待着下文,那时候的他正准备出国留学,所以对于徐佑文的事一概不知,他不知道徐佑文和顾燃后来发生的事,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到底经历着什么。

    突然玻璃台几上的手机强烈震动着,徐佑文站起身走到台几前拿起了手机接起了电话。

    “喂,啊,好,我知道了。”徐佑文说完挂断了电话。

    “徐总,你声音怎么这么沙哑,是不是感冒了?”周特助在那边问。

    “我没事,挂了。”徐佑文挂断电话。

    “谁打来的?”唐明轩问道。

    “是周特助。”徐佑文转身道,“我们两都不在公司,估计找不到决断的人了。”

    “公司那么多人都抵不上你一个人。”唐明轩大叹一口气。

    徐佑文抿唇笑笑,走到衣帽间开始挑选出门穿的衣服,唐明轩走到他面前拦住他:“状态不好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徐佑文推开他,继续拿衣柜里的高定西装:“我没事,今天我还有个会议,晚上还有一个晚宴。”

    “徐佑文!你当你自己是什么啊!不行就不行!我让周特助帮你把行程都取消了,你好好休息。”唐明轩极力劝阻道。

    徐佑文不管他,当着他的面就开始脱自己身上的浴袍,结实好看的肌肉线条出现在唐明轩的面前,他连忙遮脸:“知道你身材比我好,快给我把衣服穿上!”

    徐佑文扯起嘴角一笑:“不要羡慕!”

    很快就穿好了笔挺服贴没有一丝褶皱的高定西装,将徐佑文的肩宽细腰大长腿很好的展现出来,带好了袖钉和领带,照样是那个神采奕奕,优雅大方自信的徐佑文。

    怪不得那么多女人喜欢他。

    可是他至始至终心里喜欢的只有顾燃一个,只是不知道他怎么的,突然就变了,跟以前那个回忆里青涩果敢的徐佑文不一样了。

    “唐明轩!发什么呆!走了!”唐明轩回过神来,笑着走到徐佑文的身旁,“我来了!你这个王八蛋!”

    “这么口无遮拦的,万一以后我要是不在了,你要怎么办?”徐佑文几不可闻的声音,唐明轩并没有听到。

    从车库里开出了那辆给顾燃买的白色981Bergspyder,唐明轩想低调都低调不了,在大街上格外吸睛。

    打开了敞篷,都是对他们虎视眈眈的女人和咬牙切齿的男人。

    徐佑文带着墨镜手把着方向盘对一旁的唐明轩说道:“自信点,现在我们是江州最显眼的男人了。”

    “你戴着墨镜是看不见!你不知道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他们赤裸裸视线扒光了!”唐明轩叫道。

    “你戴墨镜不就好了。”徐佑文毫无波澜平静的说道。

    唐明轩急忙拿出置物盒中的墨镜戴起来,这才感觉舒服不少。

    “你怎么买了这样一辆车?”唐明轩问道。

    “是买来送给顾燃的。”徐佑文道,他顿了顿,“可是她从没开过,而且她已经不在了,总归不能浪费,是不是?”

    唐明轩打了打自己的乌鸦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