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二十七章 自由

    就在去思考的片刻,病房门被再打开,顾未之看见徐佑文的霎那,手中刚打得饭掉下在了地面上,饭菜洒了一地。“你这个臭小子你居然还敢来!”顾未之咬牙切齿的疾步走到徐佑文面前一把拎起他的衣领愤愤不平。“妈!你松绑他!”顾燃从病床上坐起想要制止。徐佑文的个“你这个臭小子你竟然还敢来!”顾未之咬牙切齿的急步走到徐佑文面前一把拎起他的衣领愤愤不平。。...

    就在思考的片刻,病房门被打开,顾未之看到徐佑文的刹那,手中刚打的饭掉落在了地面上,饭菜洒了一地。

    “你这个臭小子你竟然还敢来!”顾未之咬牙切齿的急步走到徐佑文面前一把拎起他的衣领愤愤不平。

    “妈!你放开他!”顾燃从病床上坐起想要阻止。

    徐佑文的个子高,几乎是从上往下俯视顾未之的,无论是谁在他眼里只要欺负了顾燃就被自动归为敌人。

    即使顾未之是顾燃的妈妈,也不例外。

    徐佑文嗤笑一声,鄙夷道:“对啊!我为什么不敢来?又不是我把顾燃弄成现在这样的。”

    “你!”顾未之气的咬牙。

    “还有放开你的手,即使你是顾燃的妈妈,我也没有义务来尊敬你!今天就当我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跟你计较,要是顾燃以后再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徐佑文一把甩开顾未之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笑着朝顾燃挥挥手潇洒的离开了病房。

    顾未之气的整个人发抖,顾燃却偷偷笑了笑,顾未之凌厉的转身看顾燃,顾燃表情立刻僵硬,顾未之习惯性的抬起手举在半空中。

    顾燃看着那只正欲落下的手,轻笑一声,声音却哽咽:“要打就打啊!我已经不怕了!”

    顾未之悲痛欲绝的望着眼前的顾燃,却发现眼前的人很陌生,这是那个与自己认识了十几年日日相处的女儿吗?

    顾未之抿唇收回了手,她一把将眼前的顾燃抱在怀里:“顾燃,我是害怕失去你,我已经尝试过失去一个人的滋味,我不想再尝第二次。”

    顾燃被她紧紧抱着,怀里的温度可以融化一块冰。

    在眼眶打转的泪最终没有掉下来,她伸出手轻轻抚了抚顾未之的后背。

    这十几年来,她们相依为命,是彼此的依靠,如今她却想要离开眼前这个视她唯一的人。

    是不是太狠心了?

    夜晚时分,顾未之在一旁的休息长椅上睡着了,顾燃闭着眼佯装睡着,突然枕头低下的手机震动,她拿了出来,明晃晃的光照在她的脸上。

    是徐佑文发来的消息,之前徐佑文发给她的消息,她每一条都会认真看,只是从来没有回过。

    她知道如果得到的越多,就越容易失去。

    她呆在医院的时候只要一想到徐佑文就会乱想,会想他会不会跟别的女生好,会不会把自己忘记。

    这种感觉是害怕的,她知道自己开始陷落在泥淖里,想得越多越没有安全感。

    不过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感觉,所以才能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徐佑文的。

    爱这种东西真的很奇怪,明明应该是美好的东西,却也让人变得不像自己。

    徐佑文:【睡了吗?】

    顾燃:【没有】

    徐佑文:【怎么还没睡着?】

    顾燃:【睡不着】

    徐佑文:【白天我的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

    顾燃:【什么建议】

    徐佑文:【带你离开你妈妈。】

    顾燃:【……】

    徐佑文:【认真的,不开玩笑。】

    顾燃:【你真的会带我走?】

    徐佑文:【只要你愿意,我就会不顾一切带你走。】

    顾燃:【为什么要帮我?】

    徐佑文:【因为我喜欢你。】

    顾燃看着屏幕上徐佑文发的最后一条消息,那几个简单的字她看了很久很久,真想永远都刻在心上。

    顾燃的成绩好,长相好,却因为是单亲家庭,并且顾未之的精神有些问题,所以她有些自卑。

    别人不会理解她心里的感受,她那时候想或许这辈子都不会遇到一个真心喜欢自己的人。

    在转学前,她已经流转了很多学校,那些人只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就会说喜欢她。

    她想假如自己有一天变丑了,不再好看了,那些说喜欢她的人还会喜欢她吗?

    能接受她的家庭,接受她一无是处的背景吗?

    徐佑文不一样,在她最狼狈落魄的时候是他救了她。

    在顾未之出手打自己时,也是他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帮她遮风挡雨。

    可是一个人的喜欢到底可以维持多久呢?

    顾燃在手机上打下最后两个字:【晚安】便按灭了手机。

    手机没过两秒就亮了起来,她知道一定是他发来的。

    而内容应该是那两个字。

    她没有去看,侧过身就睡了。

    医生说内出血还要过几天做个确切的检查,检查没有问题了才可以出院。

    顾未之常常因为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跟医院的护士吵得不可开交,顾燃看着,反倒觉得该住院治病的是顾未之。

    她不知道该怎么劝顾未之去医院,太过年幼的她毫无能力。

    这一天,顾燃正躺在病床上玩手机,顾未之拿了几张纸来到顾燃的面前:“这个你填一下。”

    顾燃低头去看:“这是什么东西?”

    顾未之道:“是转学的资料,你签个字就行,学籍什么的我都帮你办好了。”

    “妈!我不要,我才来这个学校多久啊!又转学!”顾燃抗议。

    “这个学校不适合你,我工作也打算去别的地方了,你就跟着我走。”顾未之强硬的语气不容反抗。

    “我不要!妈,你每次都这样,说走就走!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顾燃悲痛。

    “我只想要你留在我的身边,我不想听你任何的建议,赶快把这字签了就好了,转学的事我会安排好一切的。”顾未之命令道。

    “我不要转学!”顾燃哭喊着拿起眼前的那几张纸用力的撕起来,不一会儿就撕的七零八落朝天一挥像雪一样落了满地。

    “你!你这个贱骨头!”顾未之伸手又想打,最终克制自己咬着牙握紧了拳头缩了回来,“是因为那个臭小子是不是!你要因为那个臭小子不听我的话,是不是?顾燃,你是谁的女儿!你是我的女儿,你要干什么,做什么事,都由我来安排!你没有资格!也不允许!”

    “我是你女儿!但我不是你的囚徒!”顾燃反抗。

    “你是我的所有物!谁也不能抢走!”顾未之道,“就算你今天不签,我也会帮你签的,我决定的事不能更改!”

    “顾未之!”顾燃大吼道。

    顾未之走出病房,猛烈的关上了门,前台的护士们听到巨大的声响也不敢前来说什么,她们也感觉到顾未之有些什么问题,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顾燃颤抖双肩,痛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控制我的自由!我不是你的所有物,我是个活生生的人!”

    眼泪打湿了她的手背,心里那个渴求自由的愿望破体而出。

    “徐佑文!只有徐佑文可以救我!”顾燃在病床上摸索着手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