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二十五章 和好

    坐在药店靠落地窗的座位上,顾燃拿着手里的棉签帮徐佑文脸上磨破皮的地方涂药,徐佑文痛的嘶嘶叫。顾燃没好脸色,就教训:“上次你是切记命了吗?”徐佑文脸上涂过红药水的地方花花绿绿,他望着顾燃笑了笑:“你都不搭理我了,我还得命干嘛!”顾燃憋憋嘴:“顾燃没好脸色,开始教训:“刚才你是不要命了吗?”。...

    坐在药店靠落地窗的座位上,顾燃拿着手里的棉签帮徐佑文脸上磨破皮的地方涂药,徐佑文痛的嘶嘶叫。

    顾燃没好脸色,开始教训:“刚才你是不要命了吗?”

    徐佑文脸上涂过红药水的地方花花绿绿,他看着顾燃笑了笑:“你都不理我了,我还要命干嘛!”

    顾燃憋憋嘴:“不是你甩了我吗?你伤心什么……”

    顾燃这说的倒是实话,分手是徐佑文先提的,自己这样做实在矛盾。

    真像是当了婊子还立了牌坊。

    徐佑文心里不好受,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顾燃,自己是怎样一个人,是如何的卑微,如何的配不上她。

    可是自己又骗不了自己的心,他从没如此对一个人这样心动过。

    她是天上雪,他是地上泥。

    “对不起。”徐佑文伸手去牵顾燃。

    顾燃一把甩开,不悦道:“这又是做什么?是觉得我好哄,又来找我复合吗?你觉得我是那种挥之即来,招之即来的人吗?”

    徐佑文的有些疼,眼里的水汽渐渐聚起来,形成一层雾。

    他再次牵起顾燃的手,厚着脸皮,低声下气道:“对不起,我以为自己可以很快忘了你,可是我错了,无论我做什么,我都会想着你。”

    “你是有多喜欢我,可以毫不留情的把我抛得远远的,又不顾一切的来将我找回去?早知道会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说那样的话?你为什么还要那样伤害我?”顾燃情绪有些激动。

    徐佑文看着眼前生气的顾燃,他害怕的一把用力抱紧她,心里似有千万根针在扎。

    “对不起!那时的我看着站在领奖台上闪闪发光的你,我的心开始害怕了,我开始退缩了。我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我最怕的是我配不上你!你那么优秀,我又有什么地方可以配上你?”徐佑文道。

    “为什么你要想那么多?两个人在一起只要互相喜欢就足够了。”顾燃道。

    徐佑文摇摇头:“你不懂,我吃过很多苦,我最懂那种什么也护不住的感受!”

    顾燃抱着徐佑文,反手轻轻拍他的背,像安慰小孩子似的温柔的说:“不要怕,你要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根本不在乎别的东西。”

    徐佑文抱着顾燃,声音沙哑:“对不起!我伤害了你。”

    顾燃松开徐佑文,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轻摇头:“以后只有你抛弃我,否则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你知道刚才卡车疾驰而来的那一刻,我有多害怕吗?我真的以为我要永远失去你!”徐佑文道。

    “所以你连死都不怕了吗?”顾燃看他。

    “不怕,我只怕会失去你。”徐佑文道。

    “笨蛋!”顾燃骂他一声。

    “你今天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我非常不喜欢!”徐佑文蹙眉。

    顾燃莞尔:“因为有个人之前跟我说喜欢这样的女生……”

    徐佑文沉默了,他懂得顾燃话里的意思,上次在酒吧的时候他搂着小玉深深伤害了顾燃。

    徐佑文眼眶红了红,压抑着情绪,哽咽道:“对不起,我是个大笨蛋!超级超级大笨蛋!”

    看着徐佑文自责的样子,顾燃的心一软走到了他面前伸手握住了徐佑文的手:“不要自责,一切都过去了,我原谅你,以后我们都不要再提。”

    徐佑文当机立断,拉着顾燃来到了批发市场里,逛了没多久就看中了一套情侣衣,白色的衣服上映着一只公猫和一只母猫,非常可爱。

    徐佑文付了钱,拉着顾燃就在大街上边走边笑。

    即使没有鲜花和美食,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有说不尽的话,总会一起笑。

    “徐佑文,你什么时候搬回来?”顾燃拉了拉徐佑文的手。

    徐佑文笑着看她答应道:“明天就搬回来。”

    “好,我等你。”顾燃笑着说。

    徐佑文伸出食指刮了刮顾燃的鼻子,顾燃眉头紧锁,嫌弃道:“走开!”

    徐佑文就调皮的大笑往前跑,顾燃就在他身后追。

    第二天,徐佑文就跟周凌提了搬回顾燃旁边的意见,周凌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就答应了。

    徐佑文又一次没皮没脸的赖在顾燃的身边,比起以前偷偷牵手,他现在更加过分,直接拉过顾燃的手臂就枕着睡觉。

    顾燃要拉回来好几次都没有用,可想而知徐佑文有多么赖皮。

    很快就要进行区统测,顾燃非常紧张,每天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以外的时间她都用来刷题看书,恨不得整个人栽进书堆里。

    徐佑文知道顾燃有多么在乎学习,所以并不想成为顾燃的负担,自己也开始拼命学习。

    他其实并不笨,只是不愿将心思放在学习上。

    他过的很迷茫,从没有什么目标。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是他十七年来的信念。

    信念和信仰只有一字之差,意义却天差地别。

    只有活的很好的人才能毫无畏惧的找到信仰吧!

    徐佑文问顾燃:“顾燃你的梦想是什么?”

    顾燃手里做题的笔停了停,抬起埋着的头,侧头看徐佑文:“不知道。”

    徐佑文感到惊异:“你怎么会不知道?”

    顾燃自嘲的笑笑:“当钢琴家是我妈妈的梦想,虽然我也曾梦想过,可是真的付诸现实,就不那么美好了,当爱好变成负担,便不会那么充满魅力了。”

    “浑浑噩噩,这些年我好像一直都活在妈妈的影子里……”顾燃道。

    “你呢?你有什么梦想吗?”顾燃问道。

    徐佑文摇摇头:“以前的目标是活着,现在是活着娶你。”

    顾燃伸手一拍他,笑道:“少嬉皮笑脸!”

    徐佑文也跟着笑起来:“真的,我不开玩笑!”然后拿起桌上的便签,扯下一张拿着笔哗哗哗写了几个字放到顾燃的面前,“给你,当我以后娶你的彩礼。”

    顾燃伸头看了看那张便签,笑起来:“什么!支票,金额一千万!哈哈哈!你怕不是想笑死我!”

    徐佑文看着顾燃,努努嘴:“认真的,别笑,好好放着,等我发达了拿着这张支票来找我兑现。”

    “好好好,我一定好好保存!”顾燃拿着那张“支票”笑的前胸贴后背,用力点点头。

    徐佑文长叹一口气,皱着眉头:“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