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二十三章 分手

    不出所料,顾燃在这一次的演奏比赛中获了第一名,站在领奖人台上的她是那样的耀眼夺目耀眼夺目,不停地的发着光就像天上一颗耀眼夺目的星星。徐佑文突然觉得顾燃与自己相距的并也不是舞台与观众席的距离,不是隔著一整个银河。她好美,又那么有才华,而自己却什么也也没。这样的徐佑文突然感觉顾燃与自己相隔的并不是舞台与观众席的距离,而是隔着一整个银河。。...

    不出所料,顾燃在这次的演奏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站在领奖台上的她是那样的耀眼夺目,不停的发着光就像天上一颗耀眼的星星。

    徐佑文突然感觉顾燃与自己相隔的并不是舞台与观众席的距离,而是隔着一整个银河。

    她好美,又那么有才华,而自己却什么也没有。

    这样的自己真的能配得上她吗?

    爱上一个人是自卑的开始。

    顾燃拿着奖杯走出演奏厅,被一大群记者围在中央,她想要走到徐佑文面前,可是徐佑文只留给她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自那次演奏比赛以后,徐佑文就开始请假,好多天没有再出现在顾燃的面前,顾燃发给徐佑文信息会显示已读,却不会回复,打电话也不接。

    女人天生的第六感让她感到恐慌。

    她不知道自己在恐慌什么,可是她就是害怕,害怕徐佑文悄无声息的离开自己。

    终于她忍受不了遥远的距离,她想要找徐佑文,想见到他。

    “唐明轩,你知不知道徐佑文这几天为什么请假?”顾燃问唐明轩。

    唐明轩笑了笑:“谁知道他这个人啊!自从他知道我高三要出国留学,他就不搭理我了。怎么?他也很久没理你了吗?”

    “嗯。”顾燃点头。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他不开心的事?”唐明轩问道。

    “没有。”顾燃摇摇头。

    “不会是你给他戴绿帽子了吧!”唐明轩玩笑道。

    顾燃给唐明轩一个死亡眼神,唐明轩立刻闭嘴,憋憋嘴:“我开玩笑的啦!别放在心上!”

    “我联系不上他了……”顾燃道。

    “那这样吧!我帮你约他,到时候我把地点告诉你,你去找他。”唐明轩道。

    “那谢谢。”顾燃感谢道。

    “害!小事!客气什么!”唐明轩摆摆手。

    放学前唐明轩把跟徐佑文约好的地点发给了顾燃,顾燃看着信息里那个地址,发了发呆。

    是一个酒吧的地址,听说那个酒吧里常有不喜欢读书的混混聚集在那里。

    徐佑文去那里干什么?

    越想越无法平静,她打了车来到那个酒吧,走进黑乎乎的店内,耀眼炫目的射灯在黑暗中穿梭,震耳欲聋的电子音在跳动。

    一进店内,适应了黑暗后,顾燃从远处看一眼就认出了徐佑文,她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怀着急切的心想要立刻走到他的身边。

    刚走两步,她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一个女生手里拿着两杯颜色鲜艳的酒走到徐佑文的面前,徐佑文伸手放在那个女生纤细的腰上,动作极其暧昧。

    一种莫名的刺痛感从她的心里蔓延开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徐佑文面前的,麻木感让她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

    “你怎么来了?”徐佑文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五颜六色的酒,脸上挂着不正经的笑。

    “你好几天没来上课了。”顾燃面无表情的说。

    “哦。”徐佑文淡淡的答了一声,继续搂身旁的那个女生,那个女生穿着紧身裙,将自己前凸后翘的身材很好的衬托出来,鲜艳的红唇看上去很诱人。

    “跟我回去。”顾燃伸手去拉徐佑文的衣角。

    徐佑文用力拍开顾燃的手,一阵强烈的痛感猛然袭来。

    顾燃低下头看了看手上被拍红的地方,鼻尖一阵酸涩。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才不想去上那么没趣的课!”徐佑文痞声痞气道。

    “你难道不想见到我吗?”顾燃喉间哽咽。

    “你?”徐佑文勾唇一笑,凑近顾燃的脸道:“你有什么好见的?长得有小玉好看吗?”说完看向一旁那个叫小玉的女生。

    顾燃并不笨,她心里明白那个女生意味着什么,可是她就是不愿相信。

    这叫她怎么相信,明明前几天这个说只喜欢她一个人的男生突然就变了!连一点缓冲的时间都不给她。

    “跟我回去!”顾燃伸出手就去拉徐佑文的手,她用尽了力气想把徐佑文拉出这个黑暗的地方。

    “够了!”徐佑文被拉出没多远就一把甩开了顾燃的手,“你以为你是谁?你可以管我!”

    顾燃的眼眶红了,她看着眼前的徐佑文道:“我……我是你的女朋友……”

    “你没看到我跟别的女生在一起吗?你怎么就那么贱!还想要当我女朋友?”徐佑文怒吼道,“你这么喜欢我吗?可是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你了!”

    “你骗我的是不是?”顾燃伸手还想去拉徐佑文的手,徐佑文却狠狠的甩开了顾燃的手。

    一种屈辱和不堪像海浪一般侵袭着顾燃。

    徐佑文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笑了许久,嘲讽道:“你怎么这么好笑!我把话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你怎么还不懂!我他妈的就是不喜欢你了!你怎么就那么贱还要贴上来!”

    顾燃的心像被刀子不停划拉着,汩汩冒着血,被割得血肉模糊的。

    “你不是说你只喜欢我一个人的吗?”顾燃哭着说。

    “我喜欢你一个人?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每次谈恋爱对每一个女生都这样说,你不会还当真了吧!”徐佑文笑着嘲讽道,“你真是好天真啊!”

    “我告诉你顾燃,我喜欢你只是因为你很有新鲜感,我从没跟你这样的女孩子谈过恋爱,自然有点兴趣,可是现在我已经觉得你没意思了,我玩够了!”徐佑文大吼道。

    “啪!!”一个火辣的巴掌扇在徐佑文的脸上,他嗤笑一声,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内壁。

    “你滚!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徐佑文伸手指着门口朝着顾燃怒吼着。

    顾燃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沾湿了他的脸颊。

    看顾燃依旧矗立着一动不动,徐佑文伸手一把按住顾燃的后背将她推到自己身前,用吻堵住了她的嘴。

    顾燃挣扎,用力咬住徐佑文的唇,血腥的铁锈味占据了他们两人的味蕾。

    在一番激烈的缠斗后,徐佑文松开按着顾燃的手,舔了舔自己湿润的薄唇,看了看自己手指上的鲜血,坏笑道:“真是一点味道也没有!”

    “徐佑文,我恨你!”顾燃哭着嘶吼道,转身逃出了这个黑暗的深渊。

    看着顾燃跑出这个地方,徐佑文的眼眶一下子红了,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

    那个叫小玉的女生双臂交叉不紧不慢的走到徐佑文的身旁,笑着说:“好了,你现在自由了,你想跟我干嘛就干嘛了!我都听你的!”

    徐佑文却面目豹变,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推开身旁的小玉,怒吼起来:“不要碰我!你给我滚!”

    小玉脚步不稳,摔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大叫起来:“好痛啊!你神经病啊!”

    那个叫小玉的女生在酒吧里有很多认识的混混,看到小玉倒在地面上,那群人就立刻围了上来,徐佑文凶恶的看着那群人,冷冷道:“要打就来啊!谁退缩谁就是狗!”

    黑暗的酒吧里只有狂躁的电子音和桌椅摔打的喧嚣声,直到酒吧老板打了报警电话才阻止了这一场惨剧。

    徐佑文被打的浑身是血,苟延残喘。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