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二十二章 演奏

    因为未来总是会迷惘的,徐佑文是这样想的,他站在破阳台上,指缝中夹起一根烟吸了一口,因为吸得过猛,呛了出来,咸辣的眼泪直接夺眶而出。他第一次吸烟,自然而然有些不非常熟练。望着电影里那些老男人吸烟总是会眯起眼睛,不紧不慢的吸一口,眼神看向远方,轻如缓慢地的吐出一他第一次抽烟,自然有些不熟练。。...

    未来总是迷茫的,徐佑文是这样想的,他站在破阳台上,指缝中夹起一根烟吸了一口,由于吸得过猛,呛了起来,酸辣的眼泪直接夺眶而出。

    他第一次抽烟,自然有些不熟练。

    看着电影里那些老男人抽烟总是眯起眼睛,不紧不慢的吸一口,眼神看向远方,轻飘缓慢的吐出一口。

    白烟缭绕飞扬,好像一切烦恼重担也跟着烟消云散了。

    微风吹红了烟头的星火,在空气里时明时灭,若隐若现。

    风儿在徐佑文的短发间轻拂缠绕,发丝微微飘动,他身上穿着白色长袖,一条洗的发白的深蓝色牛仔裤,他的眼眸间藏着的老成沧桑都让他有种不像那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

    他抬起指尖的香烟又抽了两口然后朝天吐了出来。

    烟草的味道真的难闻,尝起来辛辣刺激,却又让人念念不忘,真奇怪。

    唐明轩骑着车来到他家楼下,抬起头看着徐佑文这个颓废少年:“嗨!你在干嘛?”

    “没看到吗?抽烟。”徐佑文垂着眼皮颓颓的应了一声。

    “抽烟也不喊我!”唐明轩扔掉手里的脚踏车,车子斜斜的躺在地面上,车轮在滚。

    “嘁!抽烟又不是好事,你这好学生可别学我。”徐佑文鄙夷的说了一声。

    也不知道唐明轩听没听到,就听到楼道传来他轻快的脚步声,很快,唐明轩来到了徐佑文的面前,倚靠在斑驳的旧阳台上,微风轻拂着两个人的脸。

    “嘿!抽烟也不叫我!”唐明轩抱怨一声。

    “抽烟又不是好事!你这个好学生给我滚远点!”徐佑文道。

    “闭嘴!”唐明轩一把抢过徐佑文手里的香烟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很快的抽了一口,朝天吐了出来,白烟缭绕飘散。

    第一次抽,唐明轩剧烈的咳起来,夹杂着酸涩的眼泪。

    徐佑文斜眼看他,骂道:“神经病!”正要抢回来。

    唐明轩拍开徐佑文伸过来的手,笑着侧头看徐佑文,骂一声:“不要你管!咱们是好兄弟!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滚远点!”徐佑文嫌弃道,“什么兄弟,你不是高三要去国外读书了吗?”

    唐明轩垂眸,他拿起香烟眯起眼睛又抽了一口,从胸口释放,朝天吐了出来。

    短暂的沉默,唐明轩背过身靠在阳台上侧头看徐佑文:“徐佑文,你有想过未来吗?”

    徐佑文昂头看天:“这么遥远的事想它做什么?”

    “我爸妈希望我去国外读书学习经济管理学回来继承公司。”唐明轩道。

    “果然有钱人家的孩子真是幸福。”徐佑文道。

    “徐佑文,这不是幸福不幸福的事,我只是想一辈子那么短,现在是最好的时候,该为自己的未来找个目标了,不该这么浑浑噩噩下去。”唐明轩道,“难道你想要这么平淡普通的过完一生吗?”

    徐佑文轻摇头笑了笑:“我这样的人能有什么不平凡的人生吗?我只想混吃等死。”

    “徐佑文,我们不该这样的,至少我觉得我们可以奋斗一下,试着改变一下。”唐明轩道。

    “对于我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再怎么奋斗都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不像你一出生就是家里的少爷,吃喝不愁,未来都有人帮着规划,我要跟上你的步伐要么重新投胎一次才有希望吧!”徐佑文干笑了两声。

    “徐佑文……”唐明轩撇过头看向徐佑文,阳光斜斜的打在他的脸上,将他棱角的曲线清晰的照出来,指尖的烟垂低,烟灰飘落下来,

    徐佑文勾起唇角笑了笑,抢回唐明轩手中的烟狠狠吸了一口:“你走了以后就滚远点,我不想看见你。”

    “徐佑文!”唐明轩提高音量喊道。

    “滚!”徐佑文痞痞的骂了一声,“等你功成名就了就把我忘的越干净越好,我跟你不是一个圈子的。”

    “神经病!”唐明轩骂道。

    “我徐佑文这辈子都不可能混出个人样!你要我怎么样?”徐佑文有些微怒。

    “无论你什么样,你都是我一辈子的好兄弟!”唐明轩生气的说道,他的脸因为生气有些发红。

    徐佑文抬起眼皮歪头看他一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手将手里抽完的香烟在墙壁上捻了捻,白色的墙壁上留下一个黑色的烟痕。

    “有毛病!”徐佑文笑着看他。

    对于唐明轩来说徐佑文是他从小到大所认识的人里对他最好的,无论他有钱还是没钱,落魄还是富有。

    初二那年,唐明轩和徐佑文分在不同的班级里,徐佑文还是一如既往的在班级称王称霸,学校里的人看到他都敬而远之。

    唐明轩的性子还不像现在那样嚣张肆意,有些内向懦弱,班级里的小霸王就爱欺负这样的人,看唐明轩唯唯诺诺就带头霸凌他,无论是冷暴力还是拳打脚踢,唐明轩都不会反抗,日子越久就更加变本加厉。

    有天上厕所,唐明轩在水龙头那洗被打出的鼻血,很巧的是碰到了同样来上厕所的徐佑文,徐佑文一眼就认出来唐明轩,看到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就立刻问他发生的事,唐明轩不敢说,徐佑文就拉着唐明轩去他班级里质问。

    没想到那欺负唐明轩的一伙人就出来,看徐佑文一个人很好欺负的样子,就围了上去,徐佑文将唐明轩护好,跟那伙人当场开打,在砸坏了不知道多少个桌子椅子后,那伙人被硬生生打趴下。

    徐佑文踩着那小霸王的脑袋逼着他向唐明轩道歉,自那次事情以后在学校里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唐明轩,徐佑文也名声大噪。

    唐明轩在那以后就对徐佑文既崇拜又感谢,徐佑文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有什么事就跟我说,你是我兄弟,有什么好客气的!”

    唐明轩那叫一个感动啊!从来没有一个人对他那么好。

    在他心里徐佑文就来到了一个无比神圣的位置,无人比拟。

    他想即使这个世界破灭了,他徐佑文都会是自己的好兄弟。

    很快到了月底,顾燃赠送了一张演奏赛的入场券给徐佑文,徐佑文拿着入场券嘴唇划拉开一个好看的弧度:“真想我去看你比赛?”

    顾燃点点头:“认真的。”

    “好,无论怎样我都会去的。”徐佑文笑着摸了摸顾燃的脑袋。

    徐佑文将顾燃抱在怀里,她已经习惯了徐佑文的拥抱,在僻静的巷子里徐佑文吻着顾燃。

    徐佑文的深情炙热,将顾燃整个人融化。

    “阿燃,我真的喜欢你,我从没这样喜欢过一个人,真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秒。”徐佑文牵着顾燃的手走在路上。

    顾燃莞尔:“笨蛋,我也喜欢你。”

    十指相扣,就像两颗心紧紧连在一起。

    “徐佑文,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吗?”顾燃倒退着走在徐佑文的面前笑着问。

    “会,我喜欢你,就会让你跟我永远在一起。”徐佑文说着就想继续去牵顾燃的手,顾燃却转过身向前跑的飞快。

    徐佑文就在身后大步去追,没跑多远,徐佑文就从顾燃的身后一把抱住她用力抬起在空中转圈圈,顾燃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一起回去的路上,顾燃突然冒出一句话:“徐佑文,你带我走吧!”那声音轻的几不可闻。

    徐佑文不明所以:“你说什么?”

    顾燃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她停下脚步道:“徐佑文,我家到了,你送到这里吧!”

    “嗯。”徐佑文点点头。

    顾燃朝徐佑文挥挥手:“回去吧!拜拜!”

    “嗯,拜拜!”徐佑文也挥手告别。

    看着顾燃安全的走回家,徐佑文转身离开,走回家的路上,他想起顾燃说的那句话。

    你带我走吧!

    真是好奇怪的一句话。

    徐佑文想,顾燃真的说了这句话了吗?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不过一瞬,他就抛在了脑后,而且更加相信是自己听错了。

    顾燃怎么可能想要自己带她走呢?

    到了演奏比赛的那天,徐佑文拿着入场券进了赛场,看到比赛现场座无虚席,顾燃为他挑了一个很好的位置,在观众席的最中间。

    有演奏小提琴的,有演奏大提琴的,还有演奏钢琴的,都是演奏会上必备的乐器。

    徐佑文对音乐并不是很懂,有很多次他几乎要睡过去,但是为了等顾燃出场,他掐了自己好几把才让自己清醒。

    这次比赛共有三十五人,顾燃排在了二十号出场,徐佑文耐心的一个又一个的数着,生怕自己错过了。

    等了很久才等到顾燃出场,顾燃这天穿了一件水蓝色的长裙,头发盘起,露出了一丝卷发,与她穿的衣服格外相配,脸上画了淡妆,看着如天仙一般,直把徐佑文看呆了。

    顾燃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了心情后将玉手放在琴键上。

    顾燃弹奏的是贝多芬第十四奏鸣曲,也就是《月光》,虽然徐佑文听不懂却觉得熟悉,记忆里有这首曲子的痕迹。

    回忆与旋律交织,徐佑文的心飘的很远。

    韵律节奏有些哀伤,就像有个人在倾诉自己的孤独,他的心跳拍打着时光倒数的绝望。

    在绝望中却又在期盼着新的希望。

    时光的最后一秒。

    最后一个琴键落下,旋律止息,场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徐佑文腾的站起身,用力拍打着手掌,掌心变得炙热无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