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二十章 保护

    徐佑文始终在暗地里调查结果顾燃上一次被人被欺负的事,即使顾燃一直坚持说是自己不小心弄的,但是眼睛没瞎的谁都能看出她肯定是被谁被欺负了。究竟是谁的胆子如果大!敢被欺负顾燃,他会让那个人不好过!体育课,高年级的学生也此外在操场上课时,热身活动运动以后,大家三三两两的到底是谁的胆子那么大!敢欺负顾燃,他不会让那个人好过!。...

    徐佑文一直在暗中调查顾燃上次被人欺负的事,就算顾燃坚持说是自己不小心弄的,可是眼睛没瞎的谁都能看出来她一定是被谁欺负了。

    到底是谁的胆子那么大!敢欺负顾燃,他不会让那个人好过!

    体育课,高年级的学生也同时在操场上课,热身运动以后,大家三三两两的走在操场上,体育老师在按学号给学生进行五十米跑的体能测验。

    徐佑文被体育老师叫到,正在进行体能测验。

    顾燃走在操场上,突然一个黑影倒映在她身上,她抬起头迎上了周曜倨傲的目光:“顾燃,最近好吗?”

    顾燃下意识的想逃,往后缩了缩:“你要干嘛?”

    “我能干嘛?”徐佑文勾唇笑了笑,“我想要你做我女朋友呗!上次话都没说完就被徐佑文那个混蛋给搅和了。”

    “我跟你不认识!你走开!”顾燃说完就想逃,结果周曜一把拽紧了顾燃的手臂,咧嘴笑道:“想跑?没那么容易。”

    顾燃想要拼命甩开那只抓着自己手臂的手,可是周曜的力气太大了,她根本甩不开。

    “上次白纱来找你了吧!”

    顾燃突然停下,转头看他。

    “看来是真的,那个女人可不是简单的角色。”

    “你们要干什么!”顾燃惊恐。

    “只要你愿意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保证白纱那个女人不会再来欺负你!”周曜坏笑道。

    “我不要!我有男朋友!”顾燃吼道。

    “徐佑文吗?在我面前他算个什么东西!能比过我?”周曜眼里窜火。

    “你在干什么!”徐佑文突然冲出来,一把拍掉周曜的手。

    周曜吃痛,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徐佑文怒吼起来:“又是你!”

    徐佑文将顾燃护在身后,不甘示弱道:“怎样!上次我就警告过你离我的人远一点!你怎么又来!”

    周曜哼笑一声:“你又算什么东西!敢警告我?我在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我他妈今天不打死你就不姓徐!”徐佑文像只凶狠的野狼直接朝周曜扑了上去。

    两个人在地上滚做一团,徐佑文的拳头像雨点一样结结实实的砸在周曜的脸上,周曜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实打实的落在徐佑文的脸上,拳拳到肉。

    这里打得火热,很快就吸引了一大圈学生的目光,将他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起来,唐明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拧开矿泉水瓶准备喝就听到同学在喊:“徐佑文和周曜打起来了!快去看看!”

    唐明轩立马扔掉了手中的矿泉水瓶骂了一声:“草!又来!”

    矿泉水瓶砸落在地面上淌了一地水。

    当唐明轩冲进人群的时候,立马的两个人早就打得你死我活,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丑得跟个猪头差不多。

    “你他妈够了没有!”唐明轩说着就去拉徐佑文。

    徐佑文气得一把甩开唐明轩,唐明轩受惯性作用被甩在了地面上,痛得龇牙咧嘴,嘴里骂道:“草!他妈的这是疯了!”

    顾燃心里一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一下子冲上去拉徐佑文,徐佑文没发现是顾燃,更加用力的一甩,顾燃急退两步侧摔在冰冷的地面上,痛得她无法动弹。

    徐佑文这才反应过来,转头看摔在地面上的顾燃,大喊:“顾燃!”

    周曜看徐佑文转移了注意力,趁机朝他脸上砸了一拳头,徐佑文咆哮:“我操你妈!”用尽力气实实的在周曜的胸口踹了一脚,周曜摔在地面上发出扑通一声巨响,感觉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痛得他眼冒金星。

    体育老师刚才去体育办公室拿记录的表格,这时候回到操场才发现出了大事,正要跑过来看个究竟,谁知人徐佑文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满脸青紫,走到顾燃面前就蹲下身将她横打着抱起来。

    体育老师走到徐佑文身旁问:“刚才怎么回事?”

    徐佑文鸟都没有鸟他,就抱起顾燃朝医务室走。

    体育老师又跑到周曜身边去问:“你跟徐佑文怎么回事?”

    周曜站起来,白了体育老师一眼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离开了操场,体育老师一头雾水,逮着唐明轩就问:“唐明轩,刚才徐佑文和周曜为什么打架啊?”

    唐明轩态度稍好一些,对体育老师笑了笑道:“你猜啊!”

    体育老师尴了个尬,这叫什么事?!现在的学生是这么不把老师放在眼里了吗?

    医务室里,徐佑文将顾燃轻轻放在医务室的床上,担心道:“哪里痛?”

    望着徐佑文温柔的眼神,顾燃心里有些暖暖的,她轻摇头:“我没事。”

    “真的吗?别骗我。”徐佑文蹙眉。

    “你还问我怎么样?你看你的脸……”顾燃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哽咽。

    徐佑文看到顾燃低下头,声音哑哑的,他伸出手温柔的捧起她的脸,看到她的眼眶红红的,他的心也跟着酸痛起来。

    “不要为我哭,你这样我会心疼。”徐佑文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来没有为一个人这样难过过,甚至他爸妈过世时他也未曾掉过一滴泪。

    “以后不要这样了……”顾燃欲言又止,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徐佑文看着她的眼泪,伸出自己的手指擦她的眼泪,粗糙的指腹在顾燃的脸上摩擦,有点痒痒的感觉。

    “不要哭。”徐佑文不会安慰人,只会笨笨的说这一句话。

    “以后不要这样了……”顾燃又重复了一遍,声音轻柔却如千斤重直直的钻进徐佑文的心里,心脏不自觉的疼。

    风儿温柔,白纱窗帘飘动,阳光斜斜的照在他们的身上,一股清新的香味弥漫在空气里。

    徐佑文的吻突如其来的落在顾燃的唇上,绵软香甜的触感像汹涌的潮水吞噬着一切。

    他吻她的眼泪,她的脸颊,她的唇。

    他轻喃:“阿燃我真的喜欢你,我不许你跟别人走。”

    “不要离开我……”

    ……

    ……

    放学的时候,徐佑文和顾燃一起朝校门走,徐佑文远远就看见白纱和她的小跟班在校门口,他已经将上次的事打听的一清二楚,也知道是谁欺负的顾燃。

    “阿燃,我的校服外套忘在教室里了,你帮我去拿一下好不好?”徐佑文笑着对身旁的顾燃说道。

    顾燃佯装生气:“你这个笨蛋怎么总忘东西!”

    “好啦!好啦!我错啦!帮我这个可爱的男朋友去拿一下吧!”徐佑文双手合十请求道。

    顾燃看他态度端正笑了笑:“好啦!我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我帮你去拿。”

    “那我在校门口等你哦!”徐佑文笑嘻嘻道。

    “好。”顾燃应了一声往教室跑。

    徐佑文看顾燃跑远了,大步流星的来到校门口走到白纱的面前,一改笑嘻嘻的模样,换上阴冷可怕的面容走到白纱的面前,一脸阴鸷:“白纱。”

    白纱抬头看到眼前的徐佑文,双臂交叠走到他面前,扯起嘴角阴冷一笑:“徐佑文,你的女人呢?”

    徐佑文低下身盯着眼前的白纱,看着这个外表甜美可爱,内心狠辣恶毒的女人,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

    “那我问你的男人呢?”徐佑文嘲讽道,“不好好看着自己的男人,让他整天来纠缠我的人做什么!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差劲了?”

    “你!”白纱气的咬牙,“应该是你该好好看着你的女人吧!为什么要去勾引周曜?”

    “啪!”徐佑文毫不客气的朝白纱的脸上扇去了一巴掌:“你他妈嘴巴放干净点!什么时候顾燃勾引过周曜!还不是你自己没本事看不好你的男人!”

    “你敢打我!”白纱捂着被打得火辣辣的脸悻悻道。

    “对啊!不但敢打你,还敢将你扔进厕所里让你吃屎!把你的脸划成大花猫,让你在这学校没有立足之地!”徐佑文咆哮起来。

    白纱被眼前如发怒的狮子般的徐佑文吓得后退了两步,她不知道徐佑文竟然是如此可怕的一个人。

    “你要是敢这样对我,我就让你全家不好过!”白纱威胁道。

    “呵!全家?”徐佑文一挑眉,嗤笑道:“我全家就我一个人,你要对我怎样?我可是地痞流氓,你敢让我不好过,我怕你会过得生不如死!”

    “你!”白纱气得全身发抖,吓得脸色煞白,她以为每一个人都有弱点,她可以拿捏,但是万万没想到眼前的徐佑文竟然是个什么都不怕的人。

    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他像恶魔,像魔鬼!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顾燃的面前,要是让我知道她被伤了一根毫毛,我就要你全家陪葬!”徐佑文怒吼道。

    白纱害怕得浑身颤抖如筛子,她转头对她的小跟班说:“快走!”

    一群人吓得落荒而逃。

    白纱跑得没影了,他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顾燃才跑来,她走到徐佑文面前叉腰抱怨道:“徐佑文,教室里我找了好几圈都没有你的校服外套,你耍我玩是不是!”

    徐佑文微笑着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啊!阿燃对不起,我忘记了,原来我的校服被唐明轩给带走了!”

    “哼!以后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顾燃生气道。

    “阿燃,我错啦!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徐佑文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角调皮的撒娇道。

    顾燃看着他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她佯装生气道:“你把头低下来。”

    徐佑文听话照做,顾燃伸手用力刮了刮徐佑文的鼻子,然后大笑起来:“大笨蛋!”说完就跑,徐佑文就在她身后追。

    欢快的笑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飞扬。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