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十五章 约定

    周乾的货藏在二手城那片老城区,那片地方都被拆迁了,房屋坍塌破败,荒无人烟,再后来传闻那边有鬼的传闻,去那的人就更少了。徐佑文请了假,一大清早就去那里仔细搜索,9和0一些显而易见容易曝露的地方,他将目光已锁定在三处地方,搜完两处,最后一处地方是个连接第一次下水道徐佑文请了假,一大早就去那里搜寻,排除一些显而易见容易暴露的地方,他将目光锁定在三处地方,搜完两处,最后一处地方是个连通下水道的大坑,传说十多年前这里淹死了个小孩,总有人能在夜半三更听到孩子哭声,吓得没人敢靠近那里,那里荒废的厉害,长得茅草都有人那么高。。...

    周乾的货藏在二手城那片老城区,那片地方都拆迁了,房屋崩塌破落,荒无人烟,后来传出那边有鬼的传闻,去那的人就更少了。

    徐佑文请了假,一大早就去那里搜寻,排除一些显而易见容易暴露的地方,他将目光锁定在三处地方,搜完两处,最后一处地方是个连通下水道的大坑,传说十多年前这里淹死了个小孩,总有人能在夜半三更听到孩子哭声,吓得没人敢靠近那里,那里荒废的厉害,长得茅草都有人那么高。

    徐佑文胆子大,腾一下就跳进了坑里,坑里吹出令人脊背发凉的风,徐佑文在一片黑暗里摸索,好一会儿眼睛才适应黑暗,找了片刻,在一个废旧的电箱里找到了一批用油纸包的东西,打开一看,的确是那些货。

    他只拿了一半塞进了自己的书包,另一半留在那里并且留了一个自己的号码。

    爬出那个坑,他的腿还有些发软,但是当温暖明媚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时,他的整个心间好像充满了勇气,似乎也看到了自己和顾燃的未来。

    那张纸被然哥慌慌张张拿到周乾手里,周乾拿起那张纸片,盯着上面的号码,声音淡淡:“给我去查查这号码,再查查号码的主人最近遇到了什么事。”

    “是。”然哥应声退下。

    徐佑文这两天上学眼睛都离不开自己的手机,就等着有人联系自己,他可以向周乾说出自己的要求,只要周乾可以答应他,他就会把那些货给他。

    但是已经过了两天了,除了10086的电话,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推销电话外就没有别的人来联系他了。

    当他正在思考要不要将剩下的那些货全部带走时,走到校门口,那个叫然哥的人拦住了他,然后指了指校门口的黑色奔驰,说:“大哥有事找你。”

    徐佑文心想,终于找上门了。

    他其实也很害怕,他不过是一个中学生,就要跟社会上的人打交道,再过了许多年他回想起那时候的事也觉得不可思议。

    万一人家来个杀人埋尸,他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死了也不会有人追究的。

    徐佑文怀着忐忑的心上了那辆车,然哥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一路上都很沉默,这压抑的气氛让徐佑文透不过气来。

    到达了目的地,下车前然哥跟徐佑文叮嘱了一句:“等下见到大哥不要乱说话。”

    徐佑文默不作声的点点头。

    这次来的地方是城北的一套别墅,听说这里的房价一平都要十五万,住在这里的人都是超级富豪,身价没个上亿是住不进这里的。

    跟着然哥,走进了别墅,装修豪华的让人惊掉下巴,大厅的真皮沙发上,周乾穿着一套笔挺的黑色西装背靠沙发坐在上面。

    周乾三十一岁,身高188,有一双笔直修长的腿,长相英俊,眉眼深邃,气质优雅。

    光看他站在那里,你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眼前的人是纵横商海的社会精英,而不是混社会的大哥。

    看了眼跟在然哥身后的徐佑文,随后不紧不慢的抽出一根细烟,一旁的阿成很自觉的掏出打火机帮他点了火,白色烟雾在空中缭绕。

    徐佑文站在周乾面前,周乾轻轻抽了根烟,朝天空吐了一口,他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高中生,长相稚嫩,却有着那么大的胆子,不禁对他产生了好奇的心思。

    “请坐。”周乾对眼前的徐佑文做了个请的姿势。

    徐佑文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但依旧绷着身子装出一幅什么都不怕的模样,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周乾先开口:“你知道我今天请你是为了什么,对吧?”

    徐佑文点点头,等着周乾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我对令妹的不懂事向你道歉,还有你的同学,我的手下做事没有脑子,你不要责怪,是我没有调教好他们。”周乾说完,吐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捻在烟灰缸里。

    随后拿起那个水晶烟灰缸就朝一旁的阿成脑袋上砸去,“哐当!”阿成直接开瓢,鲜血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半边脑袋都被染红了。

    阿成吓得直接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对不起大哥!我错了!”

    周乾抬起自己光亮的皮鞋踩在他的膝盖上用力捻了捻,然后一脚狠狠踹在了他的肚子上,那一下够痛的,那阿成直接抱着肚子就干呕起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周乾大骂,一脚踩在他的脑袋上对眼前的徐佑文说道:“去跟他道歉!”

    “对,对不起!”阿成颤颤道。

    “大声点!”周乾凶恶道,刚才那张商场精英般的脸瞬间豹变。

    “对不起!!”阿成吓得眼泪都飙出来。

    难以想象一个肌肉猛男被吓出眼泪的样子。

    “给我保证!”周乾命令道。

    “徐先生,我保证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求你原谅我吧!”阿成颤抖着哀求道。

    周乾这才满意抬起头看徐佑文问道:“怎么样,可以原谅他了吗?”

    徐佑文心惊,点了点头。

    周乾一脚狠狠踹开眼前的阿成,对然哥说:“带他去看医生!”

    “是!”然哥答应道。

    然后急急忙忙去扶地上的阿成,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全是殷红的鲜血,看上去十分刺眼。

    周乾坐回沙发,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指交叉在一起,侧头看徐佑文问道:“我知道我妹妹年纪小,做事有些不想后果,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希望你不要生气,只要你可以将那批货还给我,我保证我妹妹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徐佑文看着眼前这个说话温文尔雅,做事心狠手辣的男人,莫名有种信任感。

    “好。”徐佑文答应着,“一天后,我会把剩下的货放在原来的地方。”说完站起身。

    看着眼前的徐佑文,周乾扬起嘴角轻轻一笑。

    他在社会上那么多年从没见过这样一个人,有着过人的胆识。

    “好。”周乾应声站起。

    徐佑文背过身,正要往门外走,周乾对一旁的人喊道:“小曲送客。”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徐佑文道。

    周乾继续道:“以后要是你愿意,可以考虑加入这里。”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徐佑文回了一声转身离开了那所房子。

    一走出那套别墅,他的后背全湿了,双腿依旧发软。

    但是一想到以后就可以摆脱周娜娜,还能保证顾燃的安全,他就不由得开心起来。

    当天晚上,他就把那一半的货放回了原处。

    之后的一两天,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上下学,果然如周乾所说,从那以后,周娜娜再也没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打开电脑看监控,发现那针孔摄像头被拆除了,看来监控的事早就被周乾发现了。

    但是周乾并没有为难他,他的胸襟和诚信,让徐佑文由衷的佩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