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九章 日记

    酒吧里的电子音乐肆无忌惮猖狂,迷乱刺目的灯光在幽暗中来回穿行,徐佑文坐在贵宾卡座上,纤细的双腿交迭整个人慵散的靠在软绵的沙发后背上,他手中拿着一杯白兰地轻轻地晃动随即抬放到冰冷的薄唇边喝了两口。唐鹤轩望着舞台上不停地扭动身体的身躯对徐佑文笑着说:“唐明轩看着舞台上不停扭动的身躯对徐佑文笑着说:“你不去那里玩玩吗?”。...

    酒吧里的电子音乐肆意嚣张,迷乱刺眼的灯光在黑暗中来回穿梭,徐佑文坐在贵宾卡座上,修长的双腿交叠整个人慵懒的依靠在绵软的沙发后背上,他手中拿着一杯白兰地轻轻摇晃随后抬起放在冰冷的薄唇边喝了两口。

    唐明轩看着舞台上不停扭动的身躯对徐佑文笑着说:“你不去那里玩玩吗?”

    徐佑文轻摇头,目光冰冷:“不了,你去吧!”

    唐明轩站起身,骨节分明的手扯松了领带,朝舞台走去,不多时他就与那舞池融为一体,浸没在黑暗里。

    这么多年,唐明轩还是跟当年一样,依旧是那个万花丛中过,不沾一片叶的花花公子。

    徐佑文坐在沙发上没多久,就有三个身材火辣的女子来到他的身边,也没问徐佑文愿不愿意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声音嗲声嗲气:“这位帅哥你需要人陪吗?”

    呛鼻的香水味飘到徐佑文的鼻子里,那名女子胸前的一片白雪靠在徐佑文的胸前,徐佑文拧紧眉心,猛地站起身,一把锁住了那个女子的脖子,像一只发怒的狮子般咆哮道:“你想死吗?!给我滚!”

    那名女子感觉自己的脖子像要被掐断似的,胀红了脸喘不上气来,害怕的瑟瑟发抖,她知道眼前的男子不是好惹的家伙,连忙哭喊求饶:“我滚!我滚!你快放开我!”

    徐佑文看那女子哭红了眼,才放开自己的手,那女子摸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喘息咳嗽着,随后带着她的朋友狼狈的落荒而逃。

    卡座再次化作孤寂,徐佑文弹了弹自己的西装衣领,再次坐回了沙发上,他将大理石桌子上的那杯还未饮尽的白兰地一口气喝下,酒杯撞在大理石桌子上发出激烈的脆响,然后站起身结了帐后,离开了这个吵闹喧嚣的世界。

    夜晚的江州有些冷,他一个人走在深夜的街道上,昏黄的路灯灯光照射下来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

    回忆如海浪翻涌,让他不能呼吸。

    七年前,徐佑文刚开始打拼事业的时候,顾燃就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他们穷的连昌市好一点的一室一厅都租不起,为了省下那一点点的车费,顾燃就陪他住在不到三十平的地下室。

    地下室的环境阴暗潮湿,连一点点阳光都看不到,为了支撑两个人在昌市继续生活下去,他们甚至在一个月内都没有吃过荤菜。

    徐佑文那时候就觉得顾燃是这个世界对他最好的女孩子,等自己有了钱就把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一定要千倍百倍的对她好。

    “顾燃,等我有了钱,我就给你买大房子,买好车,买钢琴!”年轻的徐佑文张着一张青涩的脸对顾燃承诺道。

    顾燃倚靠在他的肩膀上,轻摇头道:“徐佑文,我只想跟你有个家。”

    “放心,我一定会买上大房子来当我们的家。”徐佑文握着顾燃的手承诺着,掌心的温度可以融化冰块。

    他以为有了大房子就有了家,可是现在才明白大房子并不等于家。

    顾燃死了,他就没有家了。

    夜晚的凉风吹在他的身上,也不知怎的眼一酸。

    坐在街边等了十几分钟,出租车司机来接他回家,他坐在汽车后座不声不响,十几分钟的路程一会儿就到了。

    他住在江州最繁华最贵地段的别墅里,这里一平要四十几万,外人都是红着眼看那房子,伸长了脖子望尘莫及。

    他在玄关脱了皮鞋,换上了拖鞋,开了客厅金碧辉煌的水晶灯,璀璨的灯火将这栋大房子照亮,尽显奢靡繁华。

    这原本是他想要买给顾燃的大房子,可是却一次也没有送出去过。

    明明一开始两个人那么好,可是为什么到后来两个人连说一句话都觉得是浪费。

    他走到客厅的酒柜前拿出一瓶轩尼诗,信手打开酒盖将烈酒倒在玻璃杯中,他从自己的西装内兜里掏出一瓶药往自己的掌心倒了几片,随手塞进自己的嘴巴里,拿起杯子大口喝了几口酒将药咽下了肚。

    他一个人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头靠在沙发上,一杯又一杯的酒往自己的身体里灌。

    浓烈的酒精让他忘记一切烦恼,麻痹自己的神经。

    喝醉了随意歪着身子躺在地板上睡着了,一夜过后,他摸着手机一看,竟然发现有几十个未接来电,都是唐明轩打来的,估计又在担心他会去寻死。

    他拿起手机点了回拨,咚了两声,电话立刻被接起。

    “喂,老唐你干嘛?”徐佑文摸着自己快要裂开的脑袋。

    “喂!徐佑文你昨天怎么一个人在酒吧消失了!也不跟我说一声,你知道我这一晚多担心你吗?!害我连美女都没有约!”

    徐佑文笑一声:“我又没事!整天跟个老妈子瞎操心干什么!”

    “我不担心你谁担心你!你他妈要没死马上把你地址发过来!”唐明轩在电话那头狂轰滥炸。

    “好好好,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徐佑文笑起来。

    “立刻!马上!”唐明轩命令道。

    “知道了。”徐佑文挂了电话。

    他拖着沉重的身子来到了二楼的浴室里,将衣服脱干净开始洗澡,哗哗的水声响起来,温热的水从徐佑文的头上浇下来,在朦胧的白色雾气里,他健实的好身材若隐若现。

    裹着黑色丝绸的浴袍走出浴室,头发上的水有些没擦干,湿漉漉的往他腹肌上流淌下来。院外的门铃声就吵个不停,他穿着拖鞋走到可视电话前,接起电话,唐明轩的大脑袋就出现在屏幕上。

    “徐佑文快开门!”唐明轩看着监控孔喊道。

    “知道了。”徐佑文应道。

    他挂了电话,按了院子自动门的按钮,院子的门被打开,唐明轩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徐佑文躺在沙发椅上,等着唐明轩来找他,唐明轩走到他面前就开始了老阿姨式的说教。

    徐佑文只当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整整听了半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他看完了早间新闻以及订好了早饭。

    他看时间差不多,抬了抬眼皮,对唐明轩懒洋洋的说道:“早饭吃了没?我定了稻辰轩的早点,买了你最喜欢的抄手。”

    唐明轩想想也不气了,说了半小时他也累,就斜眼看了他一眼道:“没吃呢!这不一晚上都在找你,你这个王八蛋尽叫人操心!”

    “别气了,吃完早饭就有力气接着骂了!”徐佑文笑笑道。

    “也是!我吃完了再跟你计较。”唐明轩一翻白眼就不跟他计较了。

    等早点送到,两个人坐在欧式的长桌上一起吃起了早饭,唐明轩拿着勺子开心的挖着一个个饱满圆润的抄手吃。

    吃完鲜美的抄手,突然唐明轩一拍脑门高声道:“我刚才只想着教育你了,有样东西差点忘记给你。”

    “什么东西?”徐佑文满头疑问。

    “我去车上拿,你等着!”唐明轩道。

    “什么啊?”徐佑文道。

    “今天一个重要快件,写的我名字,但是接收人是你。”唐明轩道。

    “啊?”徐佑文在脑海中搜索自己的快件,可是疯狂搜素了一遍都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等我拿给你看。”唐明轩道。

    唐明轩出了门,不多时手中就拿着一个什么东西来到徐佑文的面前,徐佑文已经吃完了早饭坐在餐桌旁看手机。

    徐佑文抬起头看着唐明轩手中那用牛皮纸包着的像板砖一样的东西问道:“谁寄来的?”

    “不知道,用的匿名。”唐明轩回答道。

    徐佑文接过快件,疑惑的拆起来。

    牛皮纸很好拆,不一会儿就被剥光了,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一本硬纸皮有些破损泛黄的日记本出现在徐佑文的面前,他翻开书面看着里面的内容,第一页出现的字就让他湿了眼眶。

    这些镌刻在心上无比熟悉的笔迹,让时光的回忆之门缓缓开启。

    “这是谁的日记本啊?”唐明轩问道。

    “是顾燃的。”徐佑文哑然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