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八章 信任

    城市灯火璀璨,夜凉如水,很明亮的灯火照的星空都黯然失色。周洁然赤足站在益州最低的一栋高楼上,狂风吹乱了她漆黑如墨的飘逸灵动长发。她再打开自己的手机,屏幕上莹白的光点亮了她的脸,视频电话被接通电话。徐佑文的脸会出现在视频的另一端。“周洁然你居然还敢取得联系我?周洁然赤脚站在江州最高的一栋高楼上,狂风吹乱了她漆黑如墨的飘逸长发。她打开自己的手机,屏幕上莹白的光照亮了她的脸,视频电话被接通。。...

    城市灯火璀璨,夜凉如水,明亮的灯火照的星空都黯然失色。

    周洁然赤脚站在江州最高的一栋高楼上,狂风吹乱了她漆黑如墨的飘逸长发。她打开自己的手机,屏幕上莹白的光照亮了她的脸,视频电话被接通。

    徐佑文的脸出现在视频的另一端。

    “周洁然你竟然还敢联系我?”徐佑文眼眸中闪过寒光。

    “徐佑文你为何要那样对我?”周洁然一双泪眼望向徐佑文。

    “我说过我恨你!我恨你对顾燃做的一切!”徐佑文愤恨道。

    “哈哈!”周洁然干笑两声,略带嘲讽:“徐佑文,我那么爱你,你却这样对我!”

    “你爱我?这是我听过最可笑的笑话!你爱我,是真的爱我吗?你爱的不过我的钱,不过是我的名!假如我这一切都没有你还会爱我吗?”徐佑文嘲笑道。

    “我会!我只是比顾燃更晚一点遇到你罢了!”周洁然道,“假如我比顾燃早一点遇到你,你会像爱她那样爱我的!”

    “我不会!我对你只是玩玩而已,你对我来说最有价值的不过是一副皮囊而已,是我泄欲的工具!别把自己看的那么高尚!我们互相利用,各取所需罢了!”徐佑文嘲讽道。

    “所以你至始至终都没有爱过我?”周洁然感到绝望。

    “是!从来没有!”徐佑文字字清晰,每一字都像一把锋利的刀,刀刀扎进她的心里。

    “而且我后悔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徐佑文愤恨道。

    周洁然的心绞痛起来,她闭上眼,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

    “我此生做的最大的错事就是爱上你!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要再遇见你!”周洁然仇恨道。

    徐佑文笑了笑道:“你站那么高不就是想去死吗?你就快去啊!别在这里惺惺作态,假装深情,真是让人恶心!”

    “徐佑文,我恨你!我变成厉鬼也要缠着你!看着你一点点腐烂发臭!”周洁然咒骂道。

    “好啊!你来吧!我不怕!”徐佑文笑了笑毫不留情的挂断了视频电话。

    周洁然如一只漆黑的乌鸦从三十八层的高楼上一跃而下,化作了一滩血水。

    来现场的医护人员用白布将那血肉模糊的尸体遮了起来,不禁连连感叹这样一位美丽动人又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子有什么想不开的就这样罔送了性命。

    第二天这个新闻就上了各大网络报道,唐明轩坐在总裁办公室里刷着手机,当他刷到这条消息,惊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口气堵在他的胸口,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此刻变得格外强烈。

    为什么当自己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竟然会想到徐佑文,而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徐佑文跟周洁然的死一定脱不了干系。

    就在这时,徐佑文穿的衣冠楚楚,笔挺的西装上没有一丝褶皱,他迈着修长的腿款步来到唐明轩的办公室,随后悠闲的躺在那舒软的真皮沙发上。

    唐明轩走到徐佑文的身侧,开始说他看到的消息:“徐佑文你知不知道周洁然她跳楼自杀了!”

    徐佑文依旧一副事不关己,轻描淡写的模样:“我知道。”

    “她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唐明轩额头上冒出冷汗,他希望结果不是自己猜想的那样。

    徐佑文侧头看他,淡淡一笑:“那个女人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她不是自杀吗?”

    “徐佑文,真的跟你没有关系吗?”唐明轩进一步确认。

    徐佑文看向面前的矮几,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去找抽屉里的香烟,一脸漠然的回答:“当然没有。”

    “我听说那王福才是一个出了名的色鬼,你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搞定他的?”唐明轩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只是他问不出口,他不想知道自己那么多年的朋友会变成另一个样子。

    “有火吗?”徐佑文双指间夹了一根烟看着唐明轩。

    明明是想要追寻一个答案的,可是自己最终还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唐明轩从自己的桌上拿起打火机走到徐佑文面前道:“不如我们一起去天台抽个烟?”

    红色的火星燃起,香烟在空气中若有似无的燃烧着,黑色的烟灰在接触到冷空气时化为白烬,白色的烟在空气中迅速消散化为乌有。

    两个人望着蓝天,眸子里映着蔚蓝雪色。

    徐佑文朝天轻轻吐了一口烟,眯起眼睛,慢慢道:“唐明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吗?”

    唐明轩也吐了一口烟,回答道:“当然,我们从小时候认识到现在也快要三十年了吧!”

    “所以你无论何时都会相信我吗?”徐佑文明亮的眸子望向他。

    “当然,我不相信你,我相信谁?”唐明轩道。

    “那就好。”徐佑文道,“所以之后的事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要多过问。”

    唐明轩手中的香烟灰烬被风吹落在了地面上:“徐佑文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不要太多过问,只要相信我就好。”徐佑文道。

    唐明轩将手中还未抽完的香烟在墙壁上捻了捻,然后急步走到徐佑文面前道:“徐佑文你告诉我你要做什么好不好?你这样我很担心。”

    徐佑文拿起香烟轻轻抽了一口,玩笑般的吐在唐明轩的脸上,随后像个小孩似的笑起来:“我能做什么啊!除了吃喝玩乐,我还能干嘛?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唐明轩被白烟熏的眼疼,揉着眼睛气道:“徐佑文你又在玩什么!”

    徐佑文看着唐明轩的样子笑的灿烂,然后伸出另一手拍拍他宽厚的肩膀道:“放心吧!顾燃死了,我现在活的很清醒。”

    “你真的没事了?”唐明轩问。

    徐佑文摇摇头:“没事,我很好,你难道不想你的朋友好吗?”

    唐明轩道:“我想,可是我希望你是真的。”

    “我是真的,这段时间谢谢你照顾我,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我自己的,你就安心吧!”徐佑文道。

    “嗯,那样就好。”唐明轩道。

    “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们去酒吧玩玩怎么样?好久没去放松放松了。”徐佑文将抽完的香烟在墙壁上捻了捻,白色的墙壁上留下了一个黑色的痕迹。

    看唐明轩有些犹豫,徐佑文将自己的长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笑着说:“去吧!老唐!不然我一个人去多无聊!”

    “好好好!去呗!不过你请客!”唐明轩道。

    “好!一言为定!”徐佑文扬起唇角,划开一个好看的弧度。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