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完本

时光的最后一秒

作者:一粒糟糠 | 浪漫言情

收藏

  有些人总是会在拥用时不不懂得好好珍惜,一直到丧失了才明白后悔当初。青春年少时再次相遇生情却抵但是生活现实的残酷无情他害了她的一生她连死都不愿说他他说:我爱她,因为我变为了这样她说:我曾经爱过他,可我现在的不想要爱了,却不能够忘了他,也不能够再爱上了别人原来是这个世界最很厉害的毒药是一个人的深情那就会有结果,为何我们还得再次相遇?徐佑文和顾燃高中时再次相遇,但是是烂俗的一见钟情,他先追的她,初在一起的很新鲜甜蜜幸福和快乐他们都我相信会一辈子。而已生活现实也没放过我他们。也没钱就能幸福和快乐一直这样吗?光有爱就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吗?当徐佑文看见顾思澜望向顾燃的眼神,他怕自己比顾思澜毫不逊色一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时光的最后一秒_第七章 交易

    周洁然从一辆大奔的后座下了车,她十厘米的细高跟踩在五星级酒店的大理石地板上,已发出了“啪哒啪哒”的声响。她的身材纤瘦,又前凸后翘,她所我们走过的地方,那些男人都都忍扭头朝她看去。空气中弥散着她身上散已发出的十分迷人香水味。她是人间罪恶花,诱使男人犯罪她的身材苗条,又前凸后翘,她所走过的地方,那些男人都忍不住转头朝她看去。。...

    周洁然从一辆大奔的后座下了车,她十厘米的细高跟踩在五星级酒店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了“啪嗒啪嗒”的声响。

    她的身材苗条,又前凸后翘,她所走过的地方,那些男人都忍不住转头朝她看去。

    空气中弥漫着她身上散发出的迷人香水味。

    她是人间罪恶花,引诱男人犯罪的果实。

    “喂,你来520包厢,我在这里等你。”电话那头的徐佑文说道。

    “好,知道了。”她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回了自己新买的爱马仕限量版包包里,精致迷人的脸上红唇微扬,留下一抹妖媚勾人的笑。

    走进520包厢里,鲜红的玫瑰花瓣被铺成了红毯,她开心的向前走,只见眼前是为两人设计的烛光晚餐,在点点璀璨的迷人灯火下,晶莹剔透的水晶灯折射出七彩的光照得整个房间都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真美!徐佑文还算你用心。”周洁然笑着脱下身上的黑色西装外套。

    徐佑文薄唇微抿,急忙伸手去帮周洁然轻轻脱去身上的西装外套,随后帮她放好。周洁然走到沙发椅旁,徐佑文绅士的帮她拉好椅子,周洁然高兴的坐下。

    徐佑文许久没有为她准备过烛光晚餐了,只有第一次两人相约的时候,他那样做过。

    “徐佑文,你今天特别绅士温柔。”周洁然红唇微扬,一双含情媚眼看着徐佑文。

    “你不喜欢?”徐佑文笑着说。

    “我怎么会不喜欢呢?假如以后你可以常常这样做,我一定会更爱你一些。”周洁然勾人的调调响起。

    若是以前,徐佑文必定被她的三言两语酥到骨子里,但是今天不一样。

    “好,我以后一定会为你多做一些。”徐佑文笑着拿起桌前的醒酒器,动作优雅的往周洁然面前的高脚杯里倒酒。

    “这是八二年的拉菲,我知道你喜欢,所以特意吩咐人从法国订的。”徐佑文道。

    “算你有心。”周洁然笑着说。

    “就当是为昨天我情绪失控伤到你的事道歉。”徐佑文笑的温柔。

    “往事不提,徐佑文你知道我有多迷恋你吗?为了你,我做了很多的事,可惜你都不知道,你只知道顾燃为了你做的一切,其实我为你做的一切并不比她少。”周洁然拿起酒杯轻轻摇晃,看着红酒从杯壁上慢慢挂丝,继而转头直直的望向徐佑文,不知怎的,徐佑文看着她的眼,竟然看到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往事不提,我们以后还有更多的时间说。”徐佑文拿起自己的高脚杯,与周洁然碰了碰杯。

    “好,以后我们还有更多的时间说。”周洁然莞尔一笑,随后拿起高脚杯喝起来。

    徐佑文冷漠的看着她将酒杯里的酒慢慢饮尽,自己却滴酒未沾。

    周洁然喝完酒,只觉得自己的头一阵晕眩,她捂住自己的头,看着眼前的徐佑文渐渐模糊,但是耳边徐佑文的话却字字清晰。

    “徐佑文,我怎么了?你为什么要在酒里下药?”周洁然的话含糊不清。

    徐佑文淡淡一笑,拿起自己的高脚杯在周洁然的头上微微倾斜,鲜血般殷红的红酒从周洁然的头上慢慢流淌下来,沿着她的紧身的超短连衣裙顺势而下。

    “你问我为什么?”徐佑文哼笑一声,眼眸里发出幽幽的光,“因为你不把顾燃得病的事告诉我,因为你背叛了顾燃与我在一起,还因为你卑鄙下贱恶心!”

    “徐佑文……你……你没心……”周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

    就在这个时候,徐佑文的手机响起,他接起电话,语气再次变得悦耳好听:“王总,我在包厢里等你很久了,还为你和小洁准备好了一切。”

    “小徐总,你可真是个优秀的人才啊!哈哈哈哈!”王福才高兴的挂了电话。

    随后包厢的门被打开,王福才从门口走进来,他那油腻发福的身材与徐佑文健实的好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徐佑文走到门口去迎,王福才跟着徐佑文走到周洁然的面前,王福才看着眼前的周洁然露出猥琐的笑容:“小徐总没想到你办事如此牢靠!”

    “那是必然,今日只要王总能高兴,我必尽心尽力,那份合同若是可以给我们,我愿效犬马之劳。”徐佑文笑着道。

    “这美人你今日不护了?”王福才眯起眼睛打量着微微颤抖的周洁然。

    “王总你该知道我和唐总打拼的公司有多不容易,我当然是爱江山不爱美人咯!”徐佑文笑的灿烂。

    “美人都能拱手相让,小徐总是个狠人!以后必将成就一番大事!”王福才虚伪的赞誉已经掩盖不了他欲望。

    “多谢王总夸奖!”徐佑文笑着说。

    看时机差不多,徐佑文很识趣的说:“王总,公司里我还有事要去处理,我先走了,请记得对美人温柔一些。”然后将自己手中的房卡塞到了王福才的手里。

    “一定!一定!”王福才油腻的脸上露出淫荡猥琐的笑。

    浑身无力的周洁然在颤抖,发出的声音像是在向徐佑文求救。但是徐佑文依旧迈着修长的腿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

    徐佑文的背影在周洁然的眼中渐渐远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门,最终被关上了。

    她的泪从她白皙的脸颊上滑落下来。

    徐佑文回到家,他从走进家门的那一刻就开始脱身上的衣服,领带,西装,皮带,衬衫,西裤落了一路,直到脱的一丝不挂。

    最终他躺在洁白的浴缸里,泡在干净清澈的温水里,浴室里白色的雾气蒸腾。

    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在白茫茫的雾气中若隐若现,澄澈的阳光漏过窗帘投射在他洁白的侧脸上。

    掬一捧清水泼在自己的脸上,水将他修长的睫毛的打湿,看上去既忧郁又无辜。

    他是一个无辜的恶人。

    从此刻开始他将让自己的手沾满血污,让自己跌落在泥土里再也爬不起来。

    他笑:自己本就是个干净不到哪里去的人,也不会乞求给自己再来一次的机会。

    卑鄙无耻,心狠手辣,不择手段,这些都是他的代名词,他可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一切代价。

    他慢慢滑落在温水中,将自己淹没。

    第二日,世界依旧鸟语花香,街边依旧川流不息,徐佑文从自己洁白柔软的床上爬起,来到了自己的衣帽间,穿好自己的高定西装,佩戴好自己的劳力士手表,穿好曾光发亮的皮鞋走出了门。

    他刚来到公司一楼,朝前台的两个姑娘微微一笑,那两姑娘当场昏厥。

    徐佑文走到电梯前等电梯,还没上电梯,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喂……”

    “徐佑文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王福才那个老古董改变了主意跟我们签了合同!!”唐明轩在电话那头一惊一乍。

    徐佑文一如往常的温和声音响起:“没什么,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你真是太厉害了!请接受我的膝盖!”唐明轩大叫。

    “你不是不知道我在这江州的外号吧!还在这大喊大叫!”徐佑文嘲笑他。

    “知道!知道!我的不败神判!”唐明轩喊道。

    “哈哈,电梯来了不跟你说了,进公司了再跟你说。”徐佑文笑着挂了电话。

    唐明轩挂了电话,他眉头微蹙,觉得不可思议,两天前还半死不活的人竟然活过来了?!这不可能!徐佑文不可能!顾燃死了,他不可能会那么快恢复的!一定是有什么事,他要去做!

    可是会是什么事呢?

    徐佑文一进办公室,办公室的人看到他皆不约而同站起身鼓起掌来。

    “徐总,你真是太厉害了!竟然搞定了那一个大单子!”

    “对啊!徐总,你实在太厉害了!简直就是谈判界的神话!”

    “徐总,你是怎么搞定王福才那个老顽皮的啊!”

    “徐总,你真是太强了!今天一定要请客啊!”

    在许久此起彼伏的赞誉声中,唐明轩从办公室走出来,来到了徐佑文的身边连忙笑着解围:“放心吧!各位徐总谈成了这笔大生意,今天我来掏腰包请大家吃饭!大家想吃什么,都由我来买单!”

    “多谢唐总!多谢徐总!”众人欢笑。

    在一阵寒暄过后,唐明轩拉着徐佑文进了总裁办公室。

    徐佑文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将脚架在了眼前的矮几上,侧头看唐明轩。

    “徐佑文,你怎么了?”唐明轩担心的问。

    他实在不敢相信徐佑文会那么快从顾燃的死中恢复过来。

    “我没事啊!”徐佑文笑笑。

    “你真的没事吗?实在不行的话,可以回家休息的!公司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就是了!”唐明轩道。

    “你怎么了?我回来帮你不好?”徐佑文笑着说。

    “你最近有在吃药吧?”唐明轩问道。

    “放心吧!我现在已经不需要吃药了!我好了。”徐佑文道。

    “真的吗?你没骗我?”唐明轩还是担心。

    越是看徐佑文正常,他越觉得害怕,虽然他之前十分希望徐佑文恢复正常,可是现在恢复的也太快了吧!这反而让唐明轩担心。

    “真没事。”徐佑文道,“对了今天晚上去哪里玩?”徐佑文岔开话题。

    “啊……你挑吧!吃喝玩乐,你最熟悉了,地点随你挑,晚上的一切开销我买单。”唐明轩道。

    “那就好!”说完,徐佑文从沙发上站起,拍了拍自己的西装外套,背过身朝唐明轩挥挥手,“我选好地点发给你,我回家再去补个觉!”

    “啊!你!就这么走了?”唐明轩惊呼。

    “当然,不然我还要呆在这里干什么?晚上见吧!”徐佑文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

    “喂!你呆了还不到十分钟吧!”唐明轩抱怨大叫。

    但是徐佑文已经听不见了,因为他已经离开了公司。

    刚走出公司的大门,天空就下起了细密的大雨,街边的人纷纷撑起了五颜六色的伞,给江州添上了绚丽的色彩。

    徐佑文站在雨中,任雨水打湿他的脸颊,沾湿他的衣角。

    享受着这一刻的冰冷刺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