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中

皇家女法医

作者:乔妹 | 都市异能

收藏

  她,不老东西,手中一把剖尸刀,拆解分析开种种谜团。他,现今王爷,翻手为云覆手雨,理智布下步步棋。两块断玉,将毫不不相干的两个人推到一起。她寡情弃爱,一门心思只想找寻自己生这是一处险峻的山峡石路,两旁高耸的悬崖间一条小溪淌过,小溪旁石子铺成的小路。。

第27章 精细分析_皇家女法医_ 苏葭儿, 祁夙慕

    捕抓到杨无亦的未知的恐惧神情,苏葭儿顺着他的目光一看,他是在看她手上的纸背面,苏葭儿将纸翻了回来,抬头一看被血染到的地方勾画出一朵曼陀罗花,血将花看起来怪异。杨无亦不认得这标志杨无亦认得这标志,那杨无媚和张一呢?。...

    捕捉到杨无亦的恐惧神情,苏葭儿顺着他的目光一看,他是在看她手上的纸背面,苏葭儿将纸翻了过来,只见被血染到的地方勾画一朵曼陀罗花,血将花显得诡异。

    杨无亦认得这标志,那杨无媚和张一呢?

    想到这里,苏葭儿把画着曼陀罗花的那面对着三人,“你们可认得这花?”

    杨无媚和张一一看,张一身子差点没站稳,杨无媚眼瞪得老大。

    “你们知道这花的来历是么?”苏葭儿望着三人惊恐的神情,是什么东西能让罗刹四煞中三刹能有这样的表情,她真的很好奇。

    三人皆摇头,异口同声,“不知道。”

    撒谎,三个人都撒谎。苏葭儿收起纸张,蹲下身子查看尸体。

    祁夙慕见苏葭儿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他问苏葭儿,“既然知道他们是在撒谎,为何不继续问下去?”这样不是更符合一个推理者的身份?

    苏葭儿看了一眼走廊上陷入沉思的三人,淡淡道,“撒谎是为了隐瞒,既然是纯心隐瞒,他们是什么都不会说的。这朵花的背后一定是一个让他们害怕的人,至于是谁,等他们自己说出来。”

    苏葭儿一副掌控全局的样子,祁夙慕古井无波的冷眸多了一丝生气浮动,“你不是说他们什么都不会说?”

    “我问,他们自然不会说,等死了下一个的时候,自然有人会沉不住气。”苏葭儿边说着,边打开箱子拿出新的手套。

    “还会死下一个?”她对死亡的轻描淡写,让祁夙慕微微动容,这个女子总是能让他有新的看法。面对杀手的淡定,面对尸体的从容,面对死亡的淡然,看到她对尸体的态度,或许如她所说,只有意外死的人才能让她感兴趣。

    “猜的。”苏葭儿带好手套,抬起尸体的手一看,手背上有一条勒痕。她淡然的眼色掠过一丝沉凝,然后站起身,打量周围的场景。

    她的目光锁定在假山对面开着窗户的房间上,她问祁夙慕,“死者住的可是那间?”

    祁夙慕顺着苏葭儿的目光看去,一会才回道,“是那间没错。”

    听完祁夙慕的话,苏葭儿收回目光,翻看了一下身子,尸体背面和手臂、大腿上有多处擦伤,有些是撞击留下的伤口,伤口上有绿色的青苔。

    苏葭儿放开尸体,朝假山走了过去,假山旁边有一根石柱,石柱上有着勒痕,她蹲下身子仔细一看,草地上落下缠绕的丝线。

    拿起一捆线,再看看草地上的拖痕,草地上被踩踏的鞋印是男人的鞋印。尸体的体形中等,凶手还如此吃力拖着他走,说明凶手要么是个体形瘦弱的男人,要么就是个女人。

    女人,这具尸体和东方婷婷的尸体有关系吗?

    苏葭儿隐约觉得两者之间有联系,罗刹四煞认识东方康,也认识东方婷婷,甚至可以说对东方婷婷是熟悉的,包括那对男女也认识东方婷婷。

    东方康进客栈开始,客栈内气氛变得紧张,说明这些人认为东方康也是来抢夺祁景珞身上的东西。

    “七王爷可有什么看法?”苏葭儿问道。

    祁夙慕低眸,眸光掠过尸体,致死原因很显然不是心口上的刀,更不可能是身上其他的伤口造成,“第一案发现场不是这里,身上有些伤口是死后造成。”

    “七王爷好见解。”苏葭儿将手上的线交给祁夙慕,“千玄线,这是元国才有的铁线,系着的铁线可以承重三个人的重量。”

    祁夙慕一手接过线,这线约莫钉子般粗。他看着苏葭儿,“你懂得很多。”千玄线在元国,她久居山村,竟懂得这些。

    “活的久了,自然懂得多了。”苏葭儿说着,蹲下仔细查看死者的头部。

    杨无亦他们从恐惧中缓冲过来,张一问道,“可查清楚死因了?”

    苏葭儿没回答,而是说道,“他被人在屋内杀了或者是弄晕了,用千玄线绑住屋内的梁柱,再将千玄线系到假山旁的石柱上,把尸体吊到这里来。你们可曾听见他屋内有过动静?”至于凶手为何要大费周章将死者吊到这里来,恐怕就是为了死者身上的伤口。这得是多大的仇怨?杀了人还要对尸体做出这样的事。

    张一看看杨无亦和杨无媚,三人摇头,“未曾听见。”

    祁夙慕问道,“凶手为何冒着被人看见的风险,把死者弄到这里来?”

    苏葭儿抬眸扫了祁夙慕一眼,眼神告诉他,他这个问题很傻。可她还是不嫌麻烦的开口解释了,“死者的房间位于角落,凶手将他转移,必定是确定了当时不会有人出现在这里。凶手倘若在屋内对死者这么下手,血腥味必定会吸引来人。”

    言罢,她顿了顿,淡然的小脸多了一丝凝重,“凶手是客栈内的人,还熟知每个人在做什么。”

    祁夙慕冷眸微眯,似乎能看见结果了?也许,她真的不会让那个人失望,也不会让他失望。

    苏葭儿在尸体头部仔细的翻看着,瞧见了一个黑点,她从箱子里拿出布包,打开布包拿出小刀,又拿出一把小钳子。

    用小刀在小黑点旁轻轻一割,小钳子稍微一夹,一根两指长的细针被夹了出来。

    祁夙慕瞧见那细针时,眉头微微一皱,又立即松开。冷眸闪过一丝了然,果真是那人在操纵这一切。

    苏葭儿从箱子里拿出一块白布,将针放在白布上,继续查看尸体。

    眼睛是活着的时候被挖出来的,嘴巴也是活着的时候被缝住,针线十分缝的十分细腻,像是出自女儿家之手。下.体也是活着的时候被伤,鼻子被割了扔在腋下。脸上的刀法混乱,说明凶手当时是处于一种抓狂的状态,就连被割得的鼻子也是无意的一刀。按照割痕看来,约莫是七寸长的锋利匕首,也就是插在心口上那把匕首。

    手腕和脚腕的伤口,是死后造成,说明凶手当时已经冷静下来了,看见尸体时,是十分冷静的在挑断他的手筋脚筋。

    整齐的切口说明凶手开始变得享受这种杀戮,当她放血完了,还觉得不解恨,最后又把刀子插在了死者的心口上。

    她是在宣泄,宣泄对死者的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