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中

皇家女法医

作者:乔妹 | 都市异能

收藏

  她,不老东西,手中一把剖尸刀,拆解分析开种种谜团。他,现今王爷,翻手为云覆手雨,理智布下步步棋。两块断玉,将毫不不相干的两个人推到一起。她寡情弃爱,一门心思只想找寻自己生这是一处险峻的山峡石路,两旁高耸的悬崖间一条小溪淌过,小溪旁石子铺成的小路。。

第24章 棘手凶案_皇家女法医_ 苏葭儿, 祁夙慕

    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苏葭儿从上到下翻出来看了一遍,接着放下自己尸体,移到尸体的脚边仔细一看,脚底的肌肤也被被腐蚀了,再加刚手掌的肌肤被被腐蚀和背部肌肤完全被被腐蚀。她确认了她确定了一件事,凶手似乎是有意这么做,将尸体毁的面目全非,甚至一块肌肤都不留下。。...

    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苏葭儿从上到下翻起来看了一遍,然后放下尸体,移到尸体的脚边一看,脚底的肌肤也被腐蚀了,加上刚刚手掌的肌肤被腐蚀和背部肌肤完全被腐蚀。

    她确定了一件事,凶手似乎是有意这么做,将尸体毁的面目全非,甚至一块肌肤都不留下。

    这样做的目在何?是要掩饰死者的真实身份?可为何要掩饰死者的真实身份?

    假设这具尸体不是东方婷婷的,那是谁的?

    苏葭儿边琢磨着,边从小箱子里拿出一个布包,打开扎好的布包,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子。

    东方康立即警觉的看着苏葭儿,“你想做什么?”

    苏葭儿淡淡看了他一眼,“拿着剖尸刀,面对一具尸体,你说能做什么?烤肉?”

    东方康一时语塞,脸色变色有些不自然,“这是我女儿的尸体,我不想她死后还不得安宁。”

    未等苏葭儿说话,祁凤曦说道,“倘若找不到杀了她的凶手,只怕她更加不安宁。”

    东方康沉吟片刻,才对苏葭儿说道,“你小心点,我女儿从来都怕疼。”

    “死人不怕疼。”苏葭儿回道。

    东方康在秋儿的搀扶下站起身,打量了一下屋内,然后他的眸光落到床榻上的污渍上,眉头微蹙又很快舒展开,眼中迅速闪过一丝莫名。

    苏葭儿将他的神色全收在眼中,顺着东方康的目光望去,他在看床榻上的污渍,他的表情似乎有些不理解。

    她随口问道,“东方堡主,你女儿可有爱慕的人?”

    东方康摇头,“我的婷儿,从小就身居天狮堡,我正准备过些日子就给她找个好的婆家。”

    苏葭儿目光落到了秋儿身上,秋儿欲言又止,看了看东方康,然后摇了摇头。看来秋儿是在畏惧东方康,苏葭儿意味深长的说道,“东方堡主和东方小姐关系真好。”

    东方康没领会,好一会才讪讪笑道,“父女之间关系好那是自然的。”

    苏葭儿心中一阵冷哼,表面深藏不露的狡猾狐狸。所幸他的肢体语言已经出卖了他,他回答父女关系好时,忽然头部倾斜,这代表着他认为自己之前说的话就要被戳穿,他必须要继续撒谎下去。

    如此的话,问题又出来了,东方婷婷爱慕的人是不是祁景珞?为何东方康不说?祁景珞在这个案子当中,到底有什么联系?

    这个案子,看似一步步解开了谜题,实际上是又出来了更多的问题。

    凶手在尸体正面和背面都浇上了化骨水,说明凶手是计划好的。是怎样的情况下,凶手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先强了死者,又浇上化骨水,做的像毁尸灭迹似得。

    如果是为了隐藏死者的身份,一把火烧了岂不是更好?

    想到这里,苏葭儿嘴角微微勾起,凶手不选择火烧,是因为时间不够和准备不充足,不能在一刻钟内将死者烧的面目全非。

    那么,这凶手一定是知道秋儿什么时候会来找东方婷婷,十分了解东方婷婷的习惯之人。

    收起心思,苏葭儿专心致志下刀解剖这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由于尸体腐烂严重,苏葭儿不费吹灰之力就看见死者胃里的东西,除了饭菜还有酒,并她问秋儿,“你家小姐会喝酒?”

    秋儿点点头,“偶尔小酌。”

    苏葭儿查看了内脏器官,都有散在局部血管破裂出血,和她之前在口腔中看到的出血况一样。

    确定了之前的结论,“她是被捂住窒息而死的。”

    东方康怒嚎着,“是谁这样对我的婷儿!”

    检查完死者的下.体,苏葭儿又说道,“死者在死前曾被强行发生过关系。”有些摩擦的痕迹,在体内还是留下了证据。

    东方康一下子噎住了话,瞬间化作悲伤的神情,“我的婷儿啊!到底是那个王八蛋这么对你!让我找到,我非得拆了他的骨,拔了他的皮!”

    苏葭儿收起小刀,又拿出之前的小镜子,对着露出的阴森白骨看了看,这左肋骨上有过剑伤,右肋骨断过,再拿起尸体的手仔细查看,左右小指明显断裂过。

    而手指和脚趾指甲应该才修整没多久,她站起身在屋内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修剪指甲用的东西。

    回到尸体旁边,苏葭儿问道,“东方小姐可习武?”

    “我家小姐不懂武功。”秋儿悲伤摇头。

    苏葭儿无意瞥了东方康一眼,发现他目光闪烁看着尸体,感到她在看着他时,立即收回了目光。

    她问东方康,“你女儿可被剑伤过?”

    东方康思索一会,道,“曾经遇上一个刺客,刺伤她,还打伤了她,当时她从楼上摔了下去,两个小指还断裂了。”

    秋儿猛地点点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刺客刺中她哪里?”

    “左肋骨。”

    一切都吻合,这具尸体看起来是东方婷婷无疑。可她还是觉得不对劲,凶手如此使用化骨水,究竟是想给人一个错觉?还是真的想隐瞒尸体的真实身份?

    假设东方婷婷没死,人就一定是她杀的,甚至布下这个局,让人以为死的是她。所以也就能解释的通,为何凶手要选在秋儿到来之前浇上化骨水,因为要让尸体腐烂看不出人样。假设时间算计错了,尸体就会成为一堆血水,谁知道那死的到底是不是她。

    这是精心设计过的谋杀,一切看似完美,被人强了,然后凶手想毁尸灭迹。

    只不过,动机呢?一个人犯案,不会没有动机。至于这动机,或许只能等私下里问秋儿才能拎清。

    而祁景珞的失踪呢?东方康隐瞒了多少事?为何尸体的伤口和东方康说的一切吻合?

    体内的瘀点表示死者死亡时间是在半个时辰前,证明是在床上留下痕迹后才死的。那么被强的到底是死者还是东方婷婷?东方婷婷又是如何将死者带过来,死者身份又是谁?

    苏葭儿眸光微沉,她似乎遇上比以往更棘手的问题了。这就像是一个分叉路口,在不停引导她进入其中一个路口,让她无法确定哪条路是对的。

    看来必须得找出关键的人物祁景珞,她查看过簪子,簪子上的红宝石是进贡给皇宫的鸽子血红宝石,东方婷婷如此宝贝的簪子是祁景珞送她的,她和祁景珞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收起小镜子,苏葭儿把手套脱了扔到一边,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打开小盒,一股清香扑面而来,她从小盒里勾了一些膏,擦拭双手后,将小盒放回箱子里。

    正琢磨着要如何还原案发现场,就听见门外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