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中

皇家女法医

作者:乔妹 | 都市异能

收藏

  她,不老东西,手中一把剖尸刀,拆解分析开种种谜团。他,现今王爷,翻手为云覆手雨,理智布下步步棋。两块断玉,将毫不不相干的两个人推到一起。她寡情弃爱,一门心思只想找寻自己生这是一处险峻的山峡石路,两旁高耸的悬崖间一条小溪淌过,小溪旁石子铺成的小路。。

第23章 验尸推理_皇家女法医_ 苏葭儿, 祁夙慕

    苏葭儿侧头问祁凤曦,“十八爷,你也可以?”祁凤曦获知苏葭儿的意思,她是怕他系挂祁景珞,有心做其他的事,他柔和的笑了笑,“我没事儿。”如深潭清水更透彻的眸瞥了窗边几眼祁凤曦的一举一动落入苏葭儿眼中,这般与世无争的王爷会如此系挂自己的哥哥,在那深宫之中实属不易。也仿佛,只有祁景珞才能牵动他的情绪,让他露出那样担心的神色。。...

    苏葭儿侧头问祁凤曦,“十九爷,你可以?”

    祁凤曦知晓苏葭儿的意思,她是担心他系挂祁景珞,无心做其他的事,他温和的笑了笑,“我没事。”如深潭清水透彻的眸瞥了窗边一眼,屠森和关霖一起去追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希望是如此。

    祁凤曦的一举一动落入苏葭儿眼中,这般与世无争的王爷会如此系挂自己的哥哥,在那深宫之中实属不易。也仿佛,只有祁景珞才能牵动他的情绪,让他露出那样担心的神色。

    再看看祁夙慕,他那冷魁的姿态,倒给她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感,他跟那个人真是像。都这么孤寂,这么冷傲。

    于是五人分开行动,祁夙慕和小海子去召集众人,苏葭儿和祁凤曦、茹乐去后头做尸检。

    苏小奕瞧见苏葭儿回来了,沾沾自喜邀功道,“公子,原来死者是天狮堡堡主的女儿东方婷婷。”他指了指搬凳子坐在门口的男人,“这是天狮堡的堡主东方康。”再指了指站在东方康旁边的丫环,“这是东方婷婷的丫环秋儿。”

    苏葭儿撇了他一眼,伸手接过他背着的箱子,“哦?就这点收获。”

    苏小奕撇了撇嘴,“公子你都知道了?”

    苏葭儿给了他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苏小奕嘟囔着,“公子老是这么聪明,我压力好大。”

    “想解压吗?”苏葭儿问。

    苏小奕立即眉开眼笑,“公子请说。”

    苏葭儿指了指地上三具士兵的尸体,“拖到前头去,跟前头那些尸体一起全都做个尸检。看他们上身是否有被钗子刺过的痕迹,再看他们胃里有什么。”

    苏小奕点头道,“遵命,公子。”

    说完,抬起尸体就往前走,走了两步,他回头问道,“公子,前头多少具尸体?”

    “哦,也就是百来具这样。”苏葭儿淡淡回道。

    苏小奕嘴巴张得下巴都要掉下去了,踉跄了一步,差点把尸体甩了出去,使劲的咽了咽口水,为了避免是自己听错了。他瞪大眼睛再次问道,“公子,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呢?”

    苏葭儿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苏小奕顿时脸皱的跟苦瓜似得,“不像。”

    “那不就得了,去吧。”

    “可是……公子,不如我跟着你验完这里,我们再一起去验士兵?”苏小奕一想到百来具白花花的尸体等着他,他的心就那个惆怅啊!

    苏葭儿拒绝,“不行,你去不去?”

    苏小奕瘪着嘴,嘟囔道,“我去还不成吗?还以为能看看风景,结果……”

    “你真当我带你出来游山玩水?你要是想游山玩水,自个去玩,玩腻了顺便找个姑娘,当个上门女婿。”苏葭儿说着,走向秋儿和东方康。

    苏小奕一听公子让他嫁人!呸呸呸!不对,是让他娶人,他立马来了精神,“公子,小奕一定为你解决后顾之忧,一定办好这件事!”

    言罢,扛着尸体,跑的比兔子还快。

    苏葭儿来到东方康和秋儿面前,对他们说道,“请两位随我进来,我要你们确认尸体是不是东方婷婷。”

    东方康哀呼道,“死在我女儿房中,不是我女儿难不成是你?”

    秋儿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哀求苏葭儿道,“苏公子,一定要找到凶手。”

    茹乐瞥了一眼东方康,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好,加上他们密阁收到的消息,东方康的天狮堡可没有门面上那么干净。

    祁凤曦对茹乐微微点头,暗示她不要有所动作,听苏葭儿指挥便是。

    茹乐心领神会。

    苏葭儿进屋后,扫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任何变化,她才拎着箱子走到那血肉模糊的尸体旁。

    尸体上的化骨水残留已经消了许多,她看了一眼尸体旁边腐蚀断开的头发,光泽柔顺,还透着隐隐的香味,说明在这之前死者洗过头发。

    即使被高度腐蚀过了,这尸体给她的直觉身形和身高确实和她看到东方婷婷一样。

    东方康和秋儿也走了进来,东方康一下子扑到尸体旁边,哀伤道,“我的婷儿,我的婷儿……”

    秋儿不敢去看那血腥的画面,侧着头,无声的落泪。

    苏葭儿问道,“确定这就是东方婷婷吗?”

    东方康点头,“我的婷儿,化成灰了我都认识。”

    苏葭儿淡淡回应道,“化成灰上面不会写你女儿的名字。”

    茹乐差点就笑出来,祁凤曦知道这样的场合不合适有笑容,可他还是嘴角微微勾起,唇边绽放一朵笑花。

    东方康被苏葭儿这么一说,面上有了尴尬之色,可还是继续哀嚎着。

    秋儿抽泣的指了指床上的掐丝镶嵌金花钗,“这具尸体一定是小姐的,小姐说过除非她死,否则这钗子她不可能不要。”

    苏葭儿望向掐丝镶嵌金花钗,顺口问了一句,“谁送的?”

    “是是……”秋儿畏惧的看了一眼东方康,东方康瞪了秋儿一眼,秋儿立即吓得哆嗦。

    苏葭儿不打算勉强秋儿,更何况,她心中已有答案。

    “这个无关紧要,可以不用回答。”苏葭儿边说着,边蹲下身子,然后打开箱子,从箱子里取出围布系着,又拿出一双手套,带上手套开始查看尸体。

    祁凤曦和茹乐走到了苏葭儿身旁,茹乐无意的将苏葭儿和东方康隔开。

    苏葭儿又从箱子内拿出一把打磨好的透明小镜子,用那透明小镜子对着尸体的指甲反复查看了一下,指甲修剪的平滑整齐,指甲内没有任何的残留皮屑,说明死者并没有抓伤凶手。

    收起透明小镜子,苏葭儿摸上露出的下颌骨头,问东方康,“令嫒芳龄?”

    东方康回答,“二八年华。”

    苏葭儿仔细查看了一下颌骨头和露出的颅骨,确定女子年龄在十六到二十岁之间。

    同时,她也发现了一个问题,死者脸部和头部被化骨水腐蚀的最严重,已经露出了骨头,连眼珠子都被腐蚀掉了,头发只剩下那些腐蚀断在一旁的。

    她轻轻抬起尸体一看,眉微微蹙了起来,看来她之前的推理有些不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