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中

皇家女法医

作者:乔妹 | 都市异能

收藏

  她,不老东西,手中一把剖尸刀,拆解分析开种种谜团。他,现今王爷,翻手为云覆手雨,理智布下步步棋。两块断玉,将毫不不相干的两个人推到一起。她寡情弃爱,一门心思只想找寻自己生这是一处险峻的山峡石路,两旁高耸的悬崖间一条小溪淌过,小溪旁石子铺成的小路。。

第13章 互不信任_皇家女法医_ 苏葭儿, 祁夙慕

    祁夙慕勉勉强强左手撑着地坐站起身,抬起头目光注视着她,瞳眸灿亮,表情坚定地地说,“我的命交到你,我很安心。”“你对我可啊有信心。”苏葭儿的话听不出是嘲讽但是质疑,“你身份如“你对我可真是有信心。”苏葭儿的话听不出是嘲讽还是质疑,“你身份如此尊贵,竟然愿意把性命交给我掌握,你凭什么认为我能解你的毒?又或者说,你凭什么把性命交给一个不熟悉的人?”。...

    祁夙慕勉强一手撑着地坐起身,抬头注视着她,黑眸灼亮,表情坚定说道,“我的命交给你,我很放心。”

    “你对我可真是有信心。”苏葭儿的话听不出是嘲讽还是质疑,“你身份如此尊贵,竟然愿意把性命交给我掌握,你凭什么认为我能解你的毒?又或者说,你凭什么把性命交给一个不熟悉的人?”

    “苏姑娘,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我说过,我信任你。再者不是谁都能被称之为神医。”祁夙慕嘴角微勾。

    苏葭儿嗤笑出声,“也是,你的心思如此缜密,又怎么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可你该知道凡事都有意外,万一那毒我不能解。”

    “如果我猜的没错,我中的是西逻国风家的黄泉泪。”祁夙慕虚弱的站起身,他看了一眼被包扎好的手腕,“你曾经救过一名中了黄泉泪的江湖人士。”

    “你将我调查的很清楚嘛。”苏葭儿淡淡瞥了他一眼,“想不到你对毒药也有研究。”

    听出苏葭儿语气中的低讽,祁夙慕笑了笑,只是那笑显得略微僵硬,“中了黄泉泪的人身子会渐渐麻痹,有种蚂蚁啃咬的刺痛痒感,一旦毒发攻心会窒息而死。”他低下头整理衣袖,故作不经意的问道,“我很好奇,连风家的人都没有研制出解药,你又是如何研制出解药的?”他不是怀疑她,而是她总是能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苏葭儿意有所指,“要想了解一个人,必须懂他,要想了解一种毒药,也必须懂它。”

    “哦?”祁夙慕黑眸流光闪动,她是在说看不懂他?

    “我能研制出来解药,只能说明我够了解这解药。”

    祁夙慕笑而不语,目光掠过林子内,算时间暗夜应该搞定了无煞国的人。

    “刚刚你可以抛下我走,逃开无煞国人的追杀,但是你却没有抛下我走,还为我解毒,你就不怕无煞国的人抓到你?”要知道无煞国人抓到女人,那下场可不是能用惨来形容。

    这么一问,苏葭儿的心思被扰得有些混乱,当时是为何要救他?出于医者本性?出于本能?还是……不忍看他死?想了许久,她得出了一个结论,“你若是死了,你父皇会放过我这个见死不救的?”

    听苏葭儿提到父皇,祁夙慕灼亮的眸中迅速掠过一丝黯淡,脸上笑意依旧,“不一定,在这种情况下是你死我活,谁能顾及他人。”

    “所以你想听什么答案?我看上你了,因而舍身救你?”苏葭儿不悦,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感到情绪波动的如此强烈,她有些生气了!“七王爷,我不过是作为一个臣民应尽的责任,尽力的救下自己的主子。”

    她的语气透着浓浓的冷漠和疏离,又贬低自己为奴才。

    不知为何,祁夙慕由心的觉得好笑,淡然凉薄性子的她似乎被他逼得情绪激动了,看来她也并非断情断念。

    他岔开了话题,“苏姑娘,这世上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见祁夙慕不再纠结中毒的话题,苏葭儿平复下躁动的心绪,又回到了往日的心如止水般冷静淡漠,“有,死人。”

    “看来我想要引起你的兴趣,是不可能的。”祁夙慕微冷的语气听不出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当然有可能,你成为死人。”

    苏葭儿又补充道,“还得是意外死亡。”

    祁夙慕顺口一问,“作为你的夫君,也得是意外死亡的死人?”

    他问她这些问题作何?苏葭儿有些不解,却还是回答了他,“我夫君确实是个死人了。”想到阿修,她的心口一疼,淡然的神情上布上哀伤之意。

    祁夙慕眸光微眯,善言观色的他知道他戳中了她的软肋。看她年纪不过二八年华,竟已成了寡妇。

    苏葭儿很快就敛起了那哀伤之意,不在外人面前表露过多情绪,是她的习惯。

    她打量一眼祁夙慕,中毒让他脸色有些苍白和憔悴,可那神态依旧冷的让人不寒而栗,如凿刻出来的五官带着淡淡笑意,只是那笑意给她的感觉是透凉的生着几分寒意。

    她还是看不透他,他给她的感觉就是冷,她唯一能读懂的就是他杀伐果断、毫不留情的冷酷。

    危险,对,他还给她这种感觉。

    他很危险。

    明明是在说话,可她总是捕捉不到他的真实情绪,明明他是在笑,她却看不见他的笑答至眼底。他刻意的隐藏真实的自己,他的笑也不过是最佳的疏远障碍。

    这个男人或许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就像是一张铺开的大网,而她是在网中挣扎的猎物,一瞬间,苏葭儿竟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许久,她眨了眨眼,如扇的睫毛扑了扑,眸光落向林子,淡淡的语气,“根本没有什么安州之行,对吗?”

    祁夙慕冷眸闪过诧异,声音寒而低沉,“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比我预计的早。”

    “既然知道找我回宫会被重重阻拦,甚至事关性命,却不低调行事,而是高调的带着铁骑来接我,说明在国都还未有人了解你为何带着铁骑出兰陵。反之,如果你低调带着铁骑出兰陵,反而会引起他人的怀疑。”停顿了一下,苏葭儿又继续说道,“带着玄武铁骑出城一定会让有心人留意,所以你们一路快马加鞭赶到村子,为的就是争取时间在有心人发现真相之前找到我。那有心人也只是怀疑你的目的,她一定不会轻举妄动。因为按照你的路线,极有可能是去接十四王爷。”

    祁夙慕笑,“照你说的,我不带铁骑不是就不会暴露我此行的目的了?”

    “不,你只能带铁骑。”苏葭儿侧头,她不说原因,因为不想道破那些彼此心知肚明的事。祁景珞曾偷偷跟她说过,祁夙慕是最不受宠,甚至是被厌恶的皇子。皇帝会派铁骑,是因为不信任他!可又不能派遣皇家影卫跟着他,害怕会被他收买。从始至终,皇帝一直不信任他。会派遣他来找她,皇帝一定是拿捏住他的短处。

    想到这些,苏葭儿对祁夙慕的排斥感少了一分,她望着他的目光多了一抹同情,现在的他就像是当年的阿修,都是不被自己的父皇信任。

    被看穿一切,祁夙慕神色之中有些不自然,她懂他的处境,这让他心底既有一丝欢悦,又有一些抗拒。他似笑非笑,“那为何你会说没有安州之行?”

    苏葭儿略带同情的目光渐渐变得凌厉,一字一句淡淡道,“因为你同样也不信任铁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