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中

皇家女法医

作者:乔妹 | 都市异能

收藏

  她,不老东西,手中一把剖尸刀,拆解分析开种种谜团。他,现今王爷,翻手为云覆手雨,理智布下步步棋。两块断玉,将毫不不相干的两个人推到一起。她寡情弃爱,一门心思只想找寻自己生这是一处险峻的山峡石路,两旁高耸的悬崖间一条小溪淌过,小溪旁石子铺成的小路。。

第11章 十九王爷_皇家女法医_ 苏葭儿, 祁夙慕

    “领命。”妖冶男人说着,直接上了五箭,五箭已发出,五名无煞国人被打倒。士兵也没金色盔甲男人的命令,只围在无煞国的人,丝毫不动半分。灰衣女子被人嫌弃的看了妖冶男人像,“士兵没有金色盔甲男人的命令,只围着无煞国的人,丝毫不动半分。。...

    “遵命。”妖媚男人说完,直接上了五箭,五箭发出,五名无煞国人倒下。

    士兵没有金色盔甲男人的命令,只围着无煞国的人,丝毫不动半分。

    黄衣女子嫌弃的看了妖媚男人一样,“屠森,爷让你悠着点,你别都弄死了。”

    妖媚男人不以为意的笑着,“茹乐,难道你不杀?”

    “杀。”黄衣女子朝无煞国的人扔出十枚暗器,十名无煞国的人倒地。

    金色盔甲的男人看见又倒下十名无煞国的人,他开口骂道,“他奶奶的,你们两个留点肉给我。”

    言罢,挥起大刀杀了过去。

    手起刀落,手动人倒,手拉箭发。

    无煞国的人再骁勇善战,可他们遇上的是大晋国鬼见愁三人组,除了等死也只能等死。

    当轿子到了士兵包围圈前,士兵们立即让出一条路,让轿子进去。

    此时,正好剩下一名无煞国的人,他想要自尽,被金色盔甲男人发现了,金色盔甲男人把大刀往旁边一扔,揪着他,掐住他的下巴,“你奶奶个腿,老子选了这么久才让你留下,你居然想给老子玩自尽。”

    轿子内温和略带指责的声音飘出,“关霖,前些日子教你的礼数,你可是都忘了?”

    轿子旁边的黄衣女子扑哧笑出声,“爷,您可别说他忘了,我估计他连学的是什么都不记得。”

    金色盔甲男人朝黄衣女子骂道,“你奶奶……”话到了一半,他噎住了,嘿嘿干笑了两声,然后对轿子那头说道,“爷,我这不是粗糙习惯了。”

    还未等轿子里的人答话,北面的士兵让出一条路,祁景珞、小海子和苏小奕在几名铁骑的保护下朝轿子走来。

    祁景珞瞧见轿子,一洗狼狈之色开心的朝轿子那头喊道,“十九弟。”

    黄衣女子翻身下马,掀起轿帘,轿子中人,斜倚在紫色软榻上,一手拿着书卷,一手放在腿上,手指在腿上轻点,举手投足之间优雅至极。

    他的相貌俊秀清俊出尘的几乎可以说是柔和漂亮,温和的眉眼,直挺的鼻梁,好看的薄唇噙着儒雅的浅笑,那笑似和风煦日,不食人间烟火。黑眸因笑而微弯,犹如星空那轮清雅明月。清透的黑眸中光华流转,带着三分温润、三分笑意、三分优雅与一分与世无争。

    他轻放下手中的书卷,黑眸看向祁景珞,“没事吧?”

    “我没事,十九弟,你怎么来了?”祁景珞屁颠屁颠的朝轿子走去,“这里很不安全。”

    “我收到信号知道你出事,便带人来了。”轿中人见祁景珞没有受伤,笑意也多了一丝安心。

    “就知道十九弟对我最好。”祁景珞笑的开心。

    轿子人笑着微点头,他目光越过祁景珞,落在了苏小奕身上,好看的眉微微皱起,“他是?”

    感到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苏小奕抬眸迎上那人的视线,身子硬是打了个哆嗦。那双带着笑意的清透黑眸,似乎能看透人心似得,让他有种无处遁行的感觉。但他身上的气质又是那么的温和与世无争,笑容迷人而无害。

    在苏小奕看来,这样的人比祁夙慕更可怕,祁夙慕是冷漠看不懂,而他是温文儒雅,能在谈笑间令强敌兵败如山倒那种,却又看不出有任何争名夺利的念头,很淡漠如清风。

    日光洒落入轿子中,映在那张清俊的脸上,美得像是一幅画。

    这便是市井中热议的那位十九王爷祁凤曦,最受宠的皇子。

    祁景珞进了轿子中,低声在祁凤曦耳边说道,“他是七哥找的那位小公子的助手。”

    “哦?那那位公子和七哥呢?”祁凤曦问。

    祁景珞将事情原委说了一下,祁凤曦温和的笑容渐渐敛起,金色盔甲的男人压着无煞国的人到了轿子前,一脚踢了那无煞国人一脚,让他老实跪下。

    祁凤曦用无煞国话问那人,“是谁派你们来,你们为何而来?”

    无煞国人对祁凤曦如此流利的无煞国话感到吃惊,但他依旧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祁凤曦知道肯定问不出什么话了,他温温的说道,“让他去吧。”

    金色盔甲男人一个使劲,那无煞国人就倒在了地上,抽了一下,然后一命呜呼了。

    苏小奕点点头,好狠毒的身手。

    可忽然想起了正事,他冲轿子里的祁景珞说道,“十四王爷,可否派人去找一下我家公子。”他担心苏葭儿,毕竟带着祁夙慕那个累赘。

    小海子看了苏小奕一眼,“大胆苏小奕,见到十九王爷还不跪下。”

    苏小奕正要顶回去,可一看那黄衣女子、金色盔甲男人和妖媚白衣男人无言的冷光扫向他,他只能大丈夫能屈能伸,扑腾跪下,“草民苏小奕参见十九王爷。”

    祁凤曦声音一如往常的温和,“苏公子请起身,出门在外,无需这么多繁文缛节。”

    苏小奕一面谢着,一面站起身。对祁凤曦少了一分好感,祁夙慕都没摆架子让他跪,这个祁凤曦的架子真大。

    祁景珞训斥小海子道,“小海子,谁让你擅作主张让小奕跪拜。”

    小海子干笑两声,他不过是想灭灭苏小奕的威风。

    祁凤曦笑道,“十四哥,小海子也是照宫里规矩。”

    祁景珞这才作罢。

    苏小奕才不关心这些,他只关心苏葭儿。

    祁凤曦让金色盔甲男人带领一队人去找苏葭儿和祁夙慕,苏小奕也带了一队人去找苏葭儿。

    考虑到无煞国还会来人,祁凤曦和祁景珞先撤回前面镇上的客栈等。

    路上,祁景珞一直在夸苏葭儿,“十九弟,她可真是个厉害的女子,我纵横花丛这么久,第一次遇到一个让我能如此佩服的女子。说来也巧,她救了我,结果是七哥要找的人。”

    祁凤曦听着祁景珞的话,脑海中一直在想着能让祁景珞如此心服口服的女子究竟是怎样的女子?

    只不过,那女子既然性子淡薄,为何会答应入宫破案?为了权势?为了财富?不,他觉得两者都不是。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软肋被七哥握住了。这倒像是七哥的做事风格,蛇打七寸。

    祁景珞说着说着,又提到了安州之行,他不解道,“我真不明白父皇偏偏还要七哥带苏姑娘去安州一趟。”

    “安州?”祁凤曦目光落向祁景珞,“据我所知,父皇并没有让七哥带苏姑娘去安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