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中

皇家女法医

作者:乔妹 | 都市异能

收藏

  她,不老东西,手中一把剖尸刀,拆解分析开种种谜团。他,现今王爷,翻手为云覆手雨,理智布下步步棋。两块断玉,将毫不不相干的两个人推到一起。她寡情弃爱,一门心思只想找寻自己生这是一处险峻的山峡石路,两旁高耸的悬崖间一条小溪淌过,小溪旁石子铺成的小路。。

第10章 他中毒了_皇家女法医_ 苏葭儿, 祁夙慕

    无煞国的人一路追缉苏葭儿和祁夙慕,见苏葭儿和祁夙慕跑远,他们拿起来弓箭朝苏葭儿祁夙慕射去。靠着听力的敏锐性,苏葭儿避过了箭雨,祁夙慕挡开身后的箭,跟进苏葭儿,轻轻靠着听力的灵敏性,苏葭儿躲过了箭雨,祁夙慕挡开身后的箭,跟上苏葭儿,微微一笑赞赏道,“看来我小看你了。”。...

    无煞国的人一路追捕苏葭儿和祁夙慕,见苏葭儿和祁夙慕跑远,他们拿起弓箭朝苏葭儿祁夙慕射去。

    靠着听力的灵敏性,苏葭儿躲过了箭雨,祁夙慕挡开身后的箭,跟上苏葭儿,微微一笑赞赏道,“看来我小看你了。”

    苏葭儿撇了他一眼,淡淡应道,“哦。”她又加快了速度,往前面跑去。无煞国的人熟悉这种丛林作战,若是不尽快跑出他们的追捕范围,很快就会被他们追上。

    对于她的冷淡,祁夙慕早已习惯,他正要跟上她时,林子后一声尖锐的声响,银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苏葭儿而去,眨眼之间,银色弩箭已经到了苏葭儿身后。

    苏葭儿听见声音,感到后背寒光一现,她知道这是躲不过了。如果她没判断错误,这是无煞国军营中使用的夺命弩,速度之快让人措不及防。

    苏葭儿已经做好了受些皮肉伤的心理准备,可忽然听见哐当一声,她回头一看,祁夙慕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色。

    在看地上,弩箭和祁夙慕手中的剑落在了地上。她收回目光,探究的扫了一眼祁夙慕,他能用剑挡下这夺命弩箭,身手不可小觑。

    她问了一句,“还好?”

    “还好。”他答。

    苏葭儿回过头,不再说话。

    祁夙慕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蔓延着的血,弩箭划过了他的手腕,那血是黑色的,看来弩箭上抹了毒。

    他眸中寒光乍现,是谁想对她下手?那弩箭分明就是冲她而来。

    不过,他也要谢谢那个下手之人。想到这里,他握紧拳头,再松开,使劲让毒扩散开来。

    感到整只手如蚂蚁啃咬的痛楚,他望着苏葭儿的背影勾起玩味的笑,他要赌一件事,他相信他会赢。

    两人跑了一段路,来到一片湖泊前,苏葭儿看了四周环境一眼,勒住缰绳,翻身下马。

    她牵着马儿到湖边,让马儿喝水,她一边摸着马儿,一边说道,“在这里让马儿歇息一会。”她观察了一下,刚刚来时有三个分叉路口,无煞国的人就算分开追他们,他们也有时间歇息一番。

    听不到回应,苏葭儿转头的瞬间,咚的一声,祁夙慕从马上摔落。

    “死了?”苏葭儿松开马儿的缰绳,朝祁夙慕那头走去。

    只见地上的祁夙慕双眼紧闭,嘴唇泛着青黑,她蹲下来身子,摸了他的脉搏一下,很微弱,看来是毒发攻心了。

    瞥见他手腕上流着黑血的伤口,苏葭儿顿时明了,他挡开弩箭的时候被伤到了,那弩箭上抹了毒,而且还是剧毒。她没有马上给祁夙慕解毒,而是端详着祁夙慕的脸,那精致俊逸的五官,没有醒着的时候那么带着寒意,反倒是多了一种柔和。

    只是,这个男人一直在隐藏自己真实的一面和克制自己真实的情绪,总是让她捉摸不透,这种感觉让她一点都不喜欢。

    她不明白,他为何要隐瞒她中毒的事。

    他不知道毒发会死?

    还是他跟她一样想死?

    感到祁夙慕的气息变得更加微弱了,苏葭儿这才敛回心神,呃,再不给他解毒,他真要去西天陪如来诵经了。

    苏葭儿拿起他的手腕,他的手指很好看,如白玉雕切,她凑近手腕处的伤口闻了闻,冷淡的神情多了一丝不解,无煞国的弩箭为何抹的是西逻国的毒药黄泉泪?

    这黄泉泪是西逻国风家的独门毒药,剧毒进入人体内,会渐渐腐蚀到心脉,然后毒发身亡。黄泉泪虽然不是马上就能置人于死地的毒药,可倒也只是缓刑的毒药,因为风家的人至今都没有研究出黄泉泪的解药。

    苏葭儿不慌不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对昏迷不醒的祁夙慕说道,“算你走运,黄泉泪的毒我能解。”她楞了一下,又说道,“不过,这世间应该还没有我不能解的毒,你真是走了大运。”要是换做他人,估计他祁夙慕就一命呜呼了。

    从玉瓶中倒出一枚紫色药丸,她将紫色药丸塞进他的嘴里,又将玉瓶收回怀中。

    看着祁夙慕这在鬼门关前徘徊的样子,她更想不通他为何要瞒着她。

    无煞国的人一路追着苏葭儿和祁夙慕,走到分叉口时,他们产生了分歧,有些赞成分开追,有些认为应该一起追。他们正吵的激烈时,周围的树枝一阵晃动,树叶齐刷刷掉落。

    一道黑影迅速闪过,等黑影站稳了脚。

    马上的二十名无煞国人倒了下马,喉咙皆被割开,有些人还保持着争吵时的表情,有些人还张着嘴。

    或许,他们到了地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森冷的眸光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眼中净是嘲讽和轻蔑,如地狱而来的沉冷声音,“一堆没用的废物。”

    听见远处传来的马蹄声,他眸光一暗,看来十九爷王赶来了。

    一个闪身,他消失在了林子内,一切快的就像是一场梦。

    支援的三十名无煞国人来到苏葭儿的箱子旁,箱子附近倒地的尸体有无煞国人,还有大晋铁骑。

    其中一名无煞国人用无煞国语言说道,“让那个白皮王爷跑了。”他挥着弯刀指着地上的箱子,“这定是他们留下来的,说不定那东西就在这里面。”

    为首的无煞国人点点头,翻身下马就要去打开箱子,可他的手还没碰到箱子,一支箭就射穿了他的喉咙,血喷涌而出,洒在箱子上。

    无煞国的人见到他倒下,立即拿起弯刀,愤怒的叫骂着。

    银光在树林中闪过,顿时,身穿银色盔甲的百名士兵将无煞国人的团团围住。

    远处,一面轿子朝这而来,轿子左边一名英姿飒爽的黄衣女子,轿子右边妖媚的白衣男人,他手拿银色弓箭,脸上挂着比相貌还要妖媚的笑容,射中无煞国人的箭,正是他所发。轿子前头,刚毅俊朗的金色盔甲男人。

    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妖媚男人对轿子里的人说道,“十九爷,今儿个的老鼠可真多。”

    “悠着点,留个活口。”清灵温和的声音像是不沾染半点俗世尘韵似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