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中

皇家女法医

作者:乔妹 | 都市异能

收藏

  她,不老东西,手中一把剖尸刀,拆解分析开种种谜团。他,现今王爷,翻手为云覆手雨,理智布下步步棋。两块断玉,将毫不不相干的两个人推到一起。她寡情弃爱,一门心思只想找寻自己生这是一处险峻的山峡石路,两旁高耸的悬崖间一条小溪淌过,小溪旁石子铺成的小路。。

第8章 遇上杀手_皇家女法医_ 苏葭儿, 祁夙慕

    “你那就明白带着她非常危险,为何不直接回京城?不是先去安州。”祁景珞又问。祁夙慕提问,“是父王的意思,他说他要明白她有也没能力。”“不能够回宫再试探性?这样她很非常危险。”祁夙慕回答,“是父皇的意思,他说他要知道她有没有能力。”。...

    “你既然知道带着她危险,为何不直接回京城?而是先去安州。”祁景珞又问。

    祁夙慕回答,“是父皇的意思,他说他要知道她有没有能力。”

    “不能回宫再试探?这样她很危险。”祁景珞透着一点担忧。

    “我不能忤逆父皇的意思,更何况我会用生命护她周全。”祁夙慕的语气不容置疑的坚定。

    我会用生命护她周全,这句话每一个字都如木槌敲打在苏葭儿心口上,她心儿砰砰的跳着,那低沉的嗓音回荡在她耳边。她一手抚上心口,似乎情绪波动了?

    三百多年前,曾经有一个人这么对她说过,后来他死在她面前。

    祁景珞有些吃惊,“七哥,你认真的?”

    “你说呢?”

    苏葭儿克制下心中翻腾的情绪,告诉自己要淡然,要冷静。

    她转过身去寻找地方去找地方小解,她再也不想再听下去,她不喜欢祁夙慕,不喜欢看不透的人,不喜欢能掀起她情绪波动的人。

    这就像是只想一帆风顺的船,大风大浪偏要朝她袭来,那厌恶那种起伏的波动,厌恶那种晃动的感觉。

    这一生能牵动她情感的三个人,两个已经死了,只剩下雪娘一个人。苏小七虽跟了她十年,他总有一天也会离开她的。

    苏葭儿的身影渐渐消失林子内,一颗茂密的大树后,黑眸盯着她消失的背影,那冷冽的眸中寻不到任何情绪,像是十二月的冰窖,毫无生气。

    小解回来,苏葭儿的心又恢复了平静,她知道她一向如此,总是能很快就恢复冷静。

    祁景珞和祁夙慕也从林中出来,祁景珞朝苏葭儿走去,正打算告诉她,他要先回去兰陵。

    这时,寒光闪过,一支箭朝祁景珞而去。

    “有杀手。”小海子一下子尖叫起来。

    祁景珞挥动手中扇子,挡开了那支箭,铁骑顿时将祁景珞和苏葭儿保护起来。

    苏葭儿十分的从容,她看了一眼箭发来的方向,那是很隐蔽的丛林,能选这样的位置一定是事先埋伏好了。

    可是为何现在才出手?刚刚祁景珞和祁夙慕在林子里谈话的时候下手不是更好?

    当听见四周树叶的唰唰声,苏葭儿总算是明白了为何不是刚才动手,因为对方在等人来,等人支援。

    她指了指那隐蔽的丛林,“射箭者在那里,只有一个人。”

    祁夙慕看着苏葭儿波澜无惊的表情,眼底闪过异色,寻常女子家遇上这种情况,不是吓得哆嗦就是躲在他人身后等被保护,而她却能冷静如此。

    他收回目光,从铁骑手中接过弓箭,对着隐蔽的丛林飞快拉弓,银光闪过,只听见一声惨叫,丛林那头咚的一声倒地声。

    快、狠、准,苏葭儿看了祁夙慕一眼,这个男人总能让她看不透却又感到意外。

    随着倒地声,几十个奇装异服的彪形大汉手拿弯刀将苏葭儿一等人团团围住。

    苏葭儿看着彪形大汉身上的衣着,织成的锦布上绣着鸟兽,头上戴着小帽,小帽顶上一根赤色羽毛,耳朵挂着两个银色大环,露出的双臂纹着古老的语言。呃,她皱了皱眉,这是无煞国的人。

    回想了一下行程,他们似乎是走到大晋国和无煞国的边境上了。大晋国和无煞国隔着一座山,无煞国的人还特意翻了一座山来,很显然就是有目标而来。

    为首的红头发彪形大汉指着祁景珞用生硬的大晋语说道,“我们只要他,你们走。”

    苏葭儿轻笑,倒是很符合无煞国的风格,虽是强悍善战,但是目标很明确,不会伤及他人。

    祁景珞耸耸肩,又是冲他而来,连山那头的无煞国都来找他,看来想要他身上的东西的人可不少。只是,这些人知道他身上带的是何物?

    “不可能。”祁夙慕冷冷的看着红头发大汉。

    红头发大汉和祁夙慕对视,他硬生生吓出一身冷汗,这个人的眼神太可怕了!就像是地狱里的魔鬼,死寂的渗人,他仿佛在他眼中看到了自己成为一堆白骨。

    好一会,他才缓过心神,却再也不敢看着祁夙慕,“你们要是不走,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他话刚说完,祁夙慕的剑就抵在他喉咙上了,“你太啰嗦。”

    苏葭儿看见过无数的死亡,无数种死法,却从未有一次像这样干脆利索。

    只是一个眨眼间,祁夙慕的剑就划破了红头发大汉的喉咙,血喷涌出来,红头发大汉没来得急喊出声,瞪着眼睛就倒在了地上。

    咚的倒地声,让苏葭儿淡然的神情有了一些波动,她望着祁夙慕的背影,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此刻他给她一种感觉,冷酷而无情。

    可一想,这个时候若是不痛下杀手,那不是等死吗?

    周遭的无煞国人瞧见红头发大汉被杀了,一个个都愤怒的瞪着眼,似乎要将苏葭儿他们挫骨扬灰似得。

    祁夙慕激怒了他们,一场厮杀就此展开。

    苏小奕从包袱中拿出九节鞭,将苏葭儿护在身后,“公子,小奕会保护好你的。”

    苏葭儿淡淡道,“先保护好你自己。”

    迅速扫了一眼四周,只怕铁骑抵挡不住这凶悍的无煞国人,更何况……她看了一眼远窸窣的树叶抖动,无煞国的大部队正朝这来。

    祁夙慕不知何时到了苏葭儿跟前,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不要离开我保护范围之内。”

    苏葭儿坐到了箱子上,悠闲的拨弄了一下耳后的发丝,“如果你愿意听我的劝告,分开逃走。”

    “哦?”祁夙慕收回剑,站着挑眉看着苏葭儿,“为何要逃?”

    这时,一名无煞国人挥着弯刀朝祁夙慕而来,祁夙慕一手挥剑刺中那人,抽出剑,他瞥了一眼倒地的尸体,“找死。”

    苏葭儿瞅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很完美的剑法,一剑穿过心脏。她不慌不忙的说道,“就算你能以一打十,你能以一敌百?”

    听出苏葭儿话外的意思,祁夙慕目光投向远处的林子,是大部队朝这而来。

    他收回目光,问苏葭儿,“你似乎一点都不会感到害怕,也没有任何的紧张感。寻常的女子遇上这种事,只怕已经惊吓到。”

    苏葭儿冷淡的看着地上几具尸体,“我是个剖尸验尸的女子,能和寻常的女子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