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中

迷途情遇俏房客

作者:超级大坦克科比 | 奇幻修真

收藏

  我们都在装作哀伤,宽慰着另一个哀伤的人。一直到某天,去到另一座城市,才终于等到明白了:哪有装出的哀伤,上海也好,大理也罢,城市里灯火通明,寂寥的却仅有人心! |我起身拉开窗帘,交错的灯光,穿过高楼的窗户,穿过街边的排挡,穿过塔吊的吊臂,织起了这座城市的梦幻。我渐渐失神,所有一切好像不存在了,直到香烟烫了手,续上一支,周而复始。。

第30章 老黄的忧虑_迷途情遇俏房客_ 米高, 叶芷

    这顿晚餐在半个小时后结束了,杨思思也没再等着坐我的那辆破摩托车,她两手空空的上了一辆出租车,接着在我之后回了“马久邑”的客栈,而我被老黄给单独的叫住了……老黄不明白我没有拒绝这条烟,但也没有觉得是自己应得的,我只是感觉自己的吸烟量会在近期增大,所以我需要这条好烟,在满足烟瘾的同时,也尽量减少对身体的伤害。另外,也借此提醒自己,既然收下了老黄这么贵重的东西,那就应该离杨思思远一点,毕竟她是老黄的准儿媳妇。。...

    这顿晚餐在一个小时后结束,杨思思没有再等着坐我的那辆破摩托车,她两手空空的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在我之前回了“马久邑”的客栈,而我被老黄给单独叫住了……

    老黄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条“中华香烟”,他塞到我的手上,说道:“米高,这次你可真是立下汗马功劳了,你别看思思现在不待见小豹,但只要两人一起在国外留学个几年,肯定有戏……你说人的感情不就这么回事儿吗,要不然哪有日久生情这一说。”

    我没有拒绝这条烟,但也没有觉得是自己应得的,我只是感觉自己的吸烟量会在近期增大,所以我需要这条好烟,在满足烟瘾的同时,也尽量减少对身体的伤害。另外,也借此提醒自己,既然收下了老黄这么贵重的东西,那就应该离杨思思远一点,毕竟她是老黄的准儿媳妇。

    呵呵,我哪里会不知道老黄和我说这些话的用意呢?

    我将这条昂贵的香烟塞进了背包里,然后又从自己的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红双喜”香烟点上,这是我在上海时抽的最多的烟,我以为来到大理这么远的地方会再也买不到,可还是在一个很小很小的报刊亭里找到了。

    我向老黄问道:“准备什么时候回上海?”

    “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那肯定不会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再玩几天嘛,这边不光洱海漂亮,天也比大城市蓝多了!”

    老黄拍了拍我的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之后,回道:“小伙子,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大理的……我也听说过,这里有很多丁克族,一辈子都不打算结婚,不打算要小孩子,我是挺匪夷所思的,我觉得人不能违背自然规律,要不然是会被天谴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眯着眼回道:”你言重了,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不一样的生活方式。这不,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结婚生子的嘛,这一小部分人虽然极端,但也不会真正影响到社会的进程。“

    老黄笑而不语,然后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快要吸完的时候,他又看着我说道:“和我回公司吧,这跟你的投资不冲突,反正你是跟人合伙的,交给他们打理就好了。”

    我笑了笑,回道:”干嘛老劝我回上海呢?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上海的。“

    “你留在大理我不放心……”说到这里,老黄笑了笑,又说道:“你要没事儿就给思思搞点支援什么的,我们之前的良苦用心不就全泡汤了嘛,我们得让她靠自己的能力去体验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却笑不出来,因为老黄已经对我心存戒备,不过我也能理解,毕竟在杨思思这么一顿乱来之后,是个人都会堤防着的。

    “您真会开玩笑,我连自己都顾不上了,哪还顾得上她。“

    老黄犀利的看着我,然后又拍着我的肩膀笑道:“这产品经理的位置可不会一直空缺着的,你可要想好了……而且老这么欺骗着你的父母也不是回事儿,你要是愿意回去,这事儿不就没那么麻烦了吗?”

    这一刻,我很想把汪蕾的事情说出来让老黄理解我的选择,可是又觉得没什么意义,因为他和我至始至终都不是一类人,就算汪蕾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他也不会选择来大理的,所以想获取他的理解,很难!

    于是,我笑道:“您甭劝了,我知道您担心什么,可我是个有分寸的人,所以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的……”稍稍停了停,我又感叹道:“呵呵,你说两个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硬要生活在一起,得多痛苦啊!”

    老黄眼看劝不动,终于拍了拍我的肩,回道:“你有这样的觉悟最好。”

    ……

    骑着铁男的摩托车,我沿着环海路晃荡着……我又在路过“海途客栈”的时候看见了杨思思,她坐在屋顶,拖着下巴,有点寂寥的看着漂浮在洱海之上的云层和星空。

    我没有停下来和她说话,只是像一阵从她身边刮过的风,没有为她赶走什么,却把自己搞得更寂寞了……

    下一刻瞬间,我又透过落地窗的薄纱看见了叶芷坐在办公桌前的身影,然后心中又是一阵异样的感觉,我们好像每天都在接近一点,却又觉得她好像随时都能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不见……

    唉……!大理好像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它总是会用它的闲适,把人变得爱胡思乱想,却将生活里必须要面对的实际问题给淡化了……那么,这对于那些极端现实主义的人来说,可不就是一个地狱吗?

    ……

    回到住的“风人院”客栈,又是独自一人。我给铁男打了一个电话,他告诉我,他正在和别人谈客栈转让的事情……

    难怪他会这么有信心,估计很久之前,就已经有人看上了他现在的客栈,只是那时候的他并没有转让的意向。

    我心里也因此笃定了些,要说之前,我也不相信铁男能这么快将自己的客栈转让出去。

    洗了个热水澡,我躺在了那张只有一米五宽的小木床上,然后打开了网上银行,将自己现在能拿出来用的钱都盘算了一下……渐渐,我便感觉到了压力,因为这些能出拿来投资的钱,有一大部分是汪蕾生前留给我的,我怕自己做不好客栈,然后辜负了她的好意。

    想着想着,我便没有了困意,可是又不知道该干点什么,然后就坐在床上对着手机发呆……直到我又习惯性的想起了陆佳。

    我点开了那些曾经发给她却石沉大海的信息,又忍不住想再给她发一条,说一说最近的变化和心情。而我之所以敢发,反而是因为知道这个号码已经被她注销了,我索性就把这个地方当做是自己的泄愤小天地。

    于是,我又给她发了一条信息:“你那天离开时的背影,我还历历在目……我以为自己会就此在上海这座城市腐烂,可是生活却又忽然给了我新的选择。我竟然在来大理后的这么短的时间内,跟刚认识的朋友们接手了一个海景客栈……我这辈子好像都没有这么冒险过,但这次我义无反顾了,我赌上了自己的全部……可是,冷静下来后,还是有点心慌,因为我骨子里就是个患得患失的人,如果这次也失败了,以后我还有翻身的机会吗?……更可怕的是,现在的女人都那么现实!所以,最后我恐怕连一份以物质为基础的爱情,都不配拥有了……这他妈的得多苦恼,我又该怎么和我爸妈交待……“

    发完这条信息,我便将手机扔在了一边,我感觉自己清醒了一些,因为这条信息,我在名义上就是发给陆佳的,而她就是一个能让我在随时随地都会保持清醒的女人。

    我点上了一支烟,慢慢在心里体会着这些清醒的感觉……

    忽然,手机传来震动的声音,我不太在意的拿起看了看,却又惊呆了。这个号码竟然给我回了信息……

    我确认了好几遍,回信人的的确确是陆佳曾经用过的那个号码!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