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中

迷途情遇俏房客

作者:超级大坦克科比 | 奇幻修真

收藏

  我们都在装作哀伤,宽慰着另一个哀伤的人。一直到某天,去到另一座城市,才终于等到明白了:哪有装出的哀伤,上海也好,大理也罢,城市里灯火通明,寂寥的却仅有人心! |我起身拉开窗帘,交错的灯光,穿过高楼的窗户,穿过街边的排挡,穿过塔吊的吊臂,织起了这座城市的梦幻。我渐渐失神,所有一切好像不存在了,直到香烟烫了手,续上一支,周而复始。。

第25章 权衡利弊_迷途情遇俏房客_ 米高, 叶芷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杨思思终于用剪刀,帮我剪开了身上那层厚厚的胶带,我一恢复自由,也顾不上她们是不是嫌弃,立马就从她们的床上抱了一床被子裹住了自己。然后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对杨...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杨思思终于用剪刀,帮我剪开了身上那层厚厚的胶带,我一恢复自由,也顾不上她们是不是嫌弃,立马就从她们的床上抱了一床被子裹住了自己。然后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对杨思思说道:“你看明天约个什么时间和你家人还有黄总见面?“

    “我什么时间都可以啊,关键是你有没有帮我想到理由。”

    “你自己的家事儿,干嘛非要让我帮你想理由?”

    杨思思特坚决的回道:“你要是抱着袖手旁观的态度,那我就不去了,除非你让我有在同一条船上的感觉,就算他们又对我设计了什么陷阱,也得让你先掉下去摔死,然后我踩着你的尸体就好了。”

    “我他妈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碰上你这么一坨浆糊……你这么坑我的时候,心里真的就没有一点负罪感吗?”

    “没有,一点也没有。”

    我心中泛起一阵无力感,以至于过了半晌才回道:“成,我帮你想说辞,让你能继续留在大理风流快活。”

    “要说风流,谁敢跟你比啊?!你这也就是遇到熟人了,没有跟你计较,要不然这会儿派出所的民警同志该教育你怎么做个正经人了吧。”

    “能不能不说了?”

    “不能,这事儿我得说你一百年。”

    我没精力跟她斗嘴,于是转移了话题,向她问道:”你是不是把我放进联系人黑名单了?“

    “不把你放黑名单,难不成还给你设个特别关注啊?”

    “你先给我解除黑名单,要不然我明天联系不上你。”

    杨思思很不爽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一边操作,一边对我说道:“本来打算和你老死不相往来的,可是这脸皮厚也还真是有优势!我这么一个善良的人,就架不住别人软磨硬泡……唉,要是让我未来的男朋友知道我这么没原则,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你这内心戏也太足了!”

    杨思思对我“哼”了一声,没有再接我的话。我稍稍站了一会儿之后,又走到叶芷身边,面带尴尬之色对她说道:“今天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也是……“

    叶芷打断了我,回道:“不用和我表达歉意,下次来的时候,挑一条正常一点儿的路走就行了。”

    我更加尴尬了,半晌之后,感叹道:“要是之前大家能留个联系方式,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尴尬的事情发生了……这事儿赖我,现在能互相交换一下吗?……呃,我是说电话号码,或者微信也行。“

    杨思思抢着说道:“别给他,要不然以后他更有借口往我们这儿跑了,我们这儿不欢迎不要脸的人。”

    “你能不做搅屎棍儿吗?”

    “好,我不搅你了……你赶紧回去吧,别影响我们两位太后就寝。“

    我:“……”

    ……

    深夜一点的时候,我终于结束了这个折腾的夜晚,然后回到了自己住的客栈,而之前掉在我后面回来的马指导和铁男已经进入到了睡眠的状态,他们的打呼声衔接的很好,像一份糟糕的礼物送给了我这个有轻微失眠症的人,我因此失眠了很久。

    早上,我睡到自然醒,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点钟,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之后,又猛然想起,今天早上约了去赵菁那里看客栈的事情。我叫了铁男一声,可这哥们儿还是没有一点要醒的意思。这大概就是大理堕落青年的堕落生活了,他们是一种夜行动物,而白天才是真正的休眠时间。至少来的这几天,我是从来没有见马指导和铁男早起过。

    将铁男弄醒后,我又给老黄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已经找到了杨思思,让他们做好晚上一起吃饭的准备。老黄高兴的不行,我却感觉自己像是一块被夹在大饼中间的肉馅。我感到极其难受,因为无论是老黄的诉求,或是杨思思的,我都无法完全满足。

    ……

    小中午的时候,我和铁男再次去了白露的酒吧,然后由她开车带我们去了赵菁那个坐落在龙龛码头附近的“花香云朵”客栈。

    我们到的时候,赵菁已经在客栈里面等着我们。她先是带我们参观了客栈的公共区域,然后又逐一带我们去看了房间。

    一圈看下来以后,我们坐在了一楼的小茶吧,再次洽谈了起来。赵菁向我问道:“看了以后感觉怎么样?”

    “挺不错的,我能感觉到你们当初做这个客栈的时候非常用心,因为一些细节的地方都有体现……不过,我不太懂行,还得问一下朋友的意见。”我说着便将目光投向了铁男。

    铁男点上一支烟向赵菁问道:”你这客栈开了有三年时间了吧?“

    “嗯,三年半了。”

    “客栈的装修周期一般在五年左右,也就是说,如果我朋友接手的话,再过一年多的时间就要翻新装修了,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呐……看的出来,你们客栈之前的生意确实不错,几个特价房和海景房里面的装修都磨损的挺严重的。”

    赵菁先是点头,然后又问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铁男向我看了看之后,回道:“我这人直接,就是想替我朋友在转让价格上再争取一下。”

    “九十万的转让费真的已经很低了,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之前光装修这块的投入,我就花了有一百五十万。”

    铁男笑了笑,回道:”总要有个折旧费的嘛……而且这几年你早就把客栈的成本给赚回来了,但他要是再接手就不一样了,毕竟现在谁也说不清楚政府会在什么时候出台解封海景客栈的政策,你也是做客栈的,这里面的风险有多大,你肯定比我这哥们儿更清楚吧?“

    赵菁皱了皱眉,显然是不太愿意让步,可是我却觉得铁男这么干没什么意义,因为就算赵菁还能在转让的价格上商量一下,我也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去接手。

    赵菁终于开了口,她对铁男说道:“那你说个价格撒。”

    “我们先商量一下。”

    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白露对赵菁说道:”就让他们商量一下吧,咱们去吃个早饭……对了,你们客栈隔壁那家重庆小面还开着吗?我太喜欢吃他们家做的素面了,正好今天也该吃素了。“

    “开着呢。”

    ……

    白露和赵菁离开之后,我便带着万分的不解对铁男说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要是人家真同意把价格再让一让,你让我到哪儿去弄这么多钱啊?”

    铁男胸有成竹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回道:”其实现在低价转让的客栈不少,但是那些基本上都证件不齐,她这个客栈最大的价值就在于证件齐全。以后,大理政府肯定会越来越限制客栈的数量,所以证件也会越来越难办……如果这个时候,咬咬牙把这个客栈给接手了,以后你再转让的时候可就不是现在接手的价格了,所以这转让费都是能大赚一笔的……我觉得,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咱们可以合伙把这个客栈给盘下来。“

    我这才明白了铁男的想法,可能是我之前先入为主了,一直以为他背着一个亏本的客栈,没有多余的钱搞投资,可实际情况却跟我的想法有很大出入。

    铁男又说道:“待会儿我把价格给砍到80万,要是她同意的话,咱们就把这事儿给办下来。接手后,根据投钱的比例来决定占多少股份……如果你嫌合伙麻烦的话,那这事儿就算了。“

    “我不反对合伙……不过我也实话实说,我顶了天也就只能拿30万出来做投资,剩下来的钱得你想办法弄。”

    “这不还有白露嘛,我这边把风人院给转了,也大概能收个20万左右的转让费,所以这事儿只要能狠下心去做,还是有戏的。”

    我回道:“昨天的时候,我可没看出来她有投资的意向,找她不靠谱吧?”

    “这事儿得找马指导和她聊……”稍稍停了停,铁男又压低了声音说道:“不少事儿她都征求马指导的意见,当初女人花酒吧,就是她听马指导的话,从一个外国人手中接下来的。”

    “还有这事儿?”

    “女为悦己者容……”

    我大概明白了铁男的意思,又问道:“那他们怎么没有在一起。”

    “有心结。”

    “是因为白露的年纪?”

    “没那么世俗;再说了,白露保养的也不错,相貌更是没话说,跟马指导站在一起,一点也不埋汰他。就是……他们之间的事情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以后有机会,你让马指导自己和你聊。”

    我放下了好奇,然后又在心里将接手客栈的可能性分析了一下,过了片刻对铁男说道:“我这边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接手客栈后一年半载的都不让营业,那咱俩怎么办?温饱总得解决的吧?“

    “这就是我要把白露给拉进来投资的原因了,她亲叔叔是这边旅游局的领导,这次整治洱海就是他们旅游局和环保局联合执法的,只要我们把排污处理好,不影响到洱海的生态,总能讲一点人情的嘛。”

    我点了点头,心中也对铁男这个哥们儿有了新的认知,他看上荒唐的背后,实际上也有一颗会权衡利弊的心。那么,他能代表在大理生活着的大部分男人吗?

    我想,我迟早会有答案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