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穿越之被原主扯过来救她爹

作者:姿雅淡香 | 都市异能

收藏

  【再次穿越爽文 种地文 大权独揽】大女主,靠自己的努力在什么都也没的时代里,努力不适应、赚钱,不惧风雨流言,闯出都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只凭自己自身喜好,快意人生。也没极品亲戚,仅有矜矜业业、脚踏实地跟随女主发大财致富之路,过上好生活的很老实百姓。女主一门心思只想赚钱和也可以享受人生,爱情线少,也没权谋斗争。许烟万万想不到没想起,自己而已在梦里答应下来要救孩子,都能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回这无名的时空,顶着一个又懒又胖的身子,吃不香睡好,除了没完没了的琐事。一门心思我以为只要你把人救了,就也可以回自己非常舒适洒脱的世界。九牛二虎之力心思把人救好了,还热心地帮他们找到了更好的许烟惬意地躺在床上刷微博,点开热搜榜上一条名为:“年少时,最想抹去的瞬间”的热搜。。

穿越之被原主扯过来救她爹_第五十四章叶夫人的性子

    这支银钗得花多少钱呐?许苏娘脖子脖子上的银圈,怎么着也得好几两白银吧?……其他人都只敢在私底下偷偷的探讨,仅有叶府的人一大早回来,许何老娘和许苏娘赶快去去迎接。许欢和许家宝先带着叶柏云进来,归整他们拉回来的贺礼。叶夫人一下马车,就差点儿被许苏娘脖子许欢和许家宝先带着叶柏云进去,归置他们拉过来的贺礼。。...

    一支银钗得花多少钱呐?

    许苏娘脖子脖子上的银圈,怎么着也得好几两白银吧?

    ……

    其他人都只敢在私底下偷偷讨论,只有叶府的人一早过来,许何老娘和许苏娘赶紧去迎接。

    许欢和许家宝先带着叶柏云进去,归置他们拉过来的贺礼。

    叶夫人一下马车,就差点被许苏娘脖子上的大银圈,给慌倒。

    幸好叶老爷眼疾手快地,赶紧扶住了她。

    叶夫人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拉着许何老娘,看着许苏娘说:“许大夫人,你们这是闹哪一出呀?”

    许苏娘只好又把昨天下午发生的那一出,给她们细细说来。

    叶夫人听完,见怪不怪:“我们家老爷当初在小关镇是上闯出一番天地时,也少不了这样的闲言碎语,不必把它们放在心上,反正不疼不痒的。”

    “毕竟吃好穿好住的好的,是我们自己,任他们在外面说破了天,也阻挡不了我们过上穿金戴银的日子。”

    “不过,烟儿这主意都是十分合我意,做了我当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说着就把自己头上的那支金钗拿下,插到了许乐的头上。

    许乐惊的要立马摘下,被叶夫人和许烟一人拉着一只手:“戴着!”

    叶夫人看到许烟这反应,笑的更开心了,把自己耳朵上金坠子摘下,亲自给许烟戴上。

    许烟趁着叶夫人给自己戴耳坠时,小声说了句:“用完了再还你啊。”

    叶夫人听了,只是加深笑意不说话。

    等叶夫人给许烟带好耳坠,大家这才请叶府的人进新宅子的里堂。

    叶夫人指着门口的两张椅子对叶柏云说:“你去多搬几张椅子过来,我们就坐这里了。”

    这个位置,有树荫挡着,吹着凉风,也挺惬意的。

    许烟先许文水他们一步应好,然后自己也去搬来一张躺椅,在旁边坐着。

    叶夫人指着许烟躺着的椅子说:“也给我一张这样的。”

    叶柏云只好把手上的椅子,递给自己的亲爹,转身再去搬一张躺椅过来。

    此刻还是辰时,其他宾客都还没过来,叶柏云让自家的两位小弟弟陪着爹娘,在许宅门口聊天。

    自己一个人偷偷拉着许天娇走远,缠着许天娇要带他到处走走。

    许天娇怎么哪里斗得过叶柏云,叶柏云一个笑容,就让她乖乖妥协了。

    许烟看着他们的背影摇头,唉,没救了。

    叶夫人正好瞧见了:“你叹什么气呀,大白天的这么多人,况且这还是你家的地盘,你还怕云哥能把你三姑给吃了呀?”

    许烟就是气不过:“你家云哥在我家地盘,就敢这么嚣张,你看他的手,啧啧。”

    叶夫人脸上有些挂不住,谁叫自家儿子这么不争气,一天到晚都恨不得与许天娇黏在一起:“烟儿你说,他们俩到底看上对方什么呀?怎么看着这么别扭呀,一点都不搭。”

    叶夫人这话一出,成功吓坏了许何老娘,正想说些什么来补救,许烟的嘴巴又开始作妖了。

    许烟点头看着叶夫人说:“你也觉得这么觉得呀?我第一天就像这么说了,我三姑年轻貌美又活泼能干的,怎么就看上一个大他这么多的老男孩呢?就图他家大业大又多金?”

    叶夫人到嘴边的话一噎,很难赞同许烟说的话:“年纪大点好呀,是吧?”

    转向旁边的许何老娘,拉外援。

    见到许何老娘如自己愿点了头,继续回头反驳许烟:

    “年纪大点,经历就会多一些啊,这样可以更好地保护你三姑呀。”

    “而且我们家也不算大,上面只有一位老夫人,这两位弟弟又还小。打理起来不费什么精力的。”

    “多金就更好了。”指着许乐头上的金钗继续说:“多金还能拿来装装样子,吓唬人哩。”

    许烟的耳朵还带着她的金坠子,这话她反驳不了。

    许何老娘听了她们的讲了一段话,这颗心一会上一会下的,就没踏实过,干脆眼不看为净,拉着许苏娘去看看帮工忙活的怎样了。

    辰时一过,天香楼的两位大厨就拉着五辆马车的菜过来。

    加上昨天杀的两只猪,还有刚刚在鱼塘里抓的一百对条鱼。

    大家就更忙了。

    但是就算在忙,许何老娘去哪都要拉着许苏娘,怕身上的东西被人抢了去,也怕不一不留神就丢了去。

    直到各自的娘家人过来了,才迫不得已分开,各自去招呼自己的娘家人。

    就是这样,许何老娘看到许苏娘的身影,都要走过来找她说几句话,趁机好好数一数她身上挂着的银钱还在不在。

    就是被她这样一折腾,在场所有的人,都见到了许何老娘和许苏娘身上,摆晃、明亮亮的银饰珠宝。

    于是麻烦就来了。

    村里的人看着虽然眼红,不管是心里妒忌得眼红,还是被闪的眼红,就只能让眼睛红。

    可是娘家人看到了,就不一样啦。

    就像许何老娘的弟媳何周娘,嘴巴里跟许何老娘说祝贺的话,眼睛却一直眼勾勾地盯着许何老娘脖子的大珠子,双手一直磨蹭着许何老娘的银镯子。

    许何老娘一直想抽回自己的手,都没成功,又不敢出大力,怕真的弄坏了。

    陪着说了几句话,弟媳何周娘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大姐,你脖子上的大珠子,需要多少钱呀?这是一串啊还是两串啊,这么长的。”

    终于开口了,许何老娘笑着大声说:“这是两大串呢,我们家许烟说,这是珍珠项链,一串至少也要六两白银呢。”

    弟媳何周娘惊呼:“一串就要六两?你就这样把它们挂身上?”

    许何老娘很得意:“我们家阿烟说,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就需要带出来,让它们晒晒太阳。”

    何周娘摸着银手镯问:“那这银手镯呢?是不是更贵?”

    许何老娘笑着说:“还好啦,一个也就五两白银。”

    何周娘大呼:“五两?你把十两白银这样明白白底地戴着身上?”

    “我辛辛苦苦干一年,都攒不到两三两,你居然就直接这样,把一栋房子挂身上!?”

    不会觉得脖子太重吗?

    许何老娘还是笑嘻嘻地:“没办法,我家文水和阿烟实在是太能干了,他们一天挣的就比我身上挂着的还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