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穿越之被原主扯过来救她爹

作者:姿雅淡香 | 都市异能

收藏

  【再次穿越爽文 种地文 大权独揽】大女主,靠自己的努力在什么都也没的时代里,努力不适应、赚钱,不惧风雨流言,闯出都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只凭自己自身喜好,快意人生。也没极品亲戚,仅有矜矜业业、脚踏实地跟随女主发大财致富之路,过上好生活的很老实百姓。女主一门心思只想赚钱和也可以享受人生,爱情线少,也没权谋斗争。许烟万万想不到没想起,自己而已在梦里答应下来要救孩子,都能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回这无名的时空,顶着一个又懒又胖的身子,吃不香睡好,除了没完没了的琐事。一门心思我以为只要你把人救了,就也可以回自己非常舒适洒脱的世界。九牛二虎之力心思把人救好了,还热心地帮他们找到了更好的许烟惬意地躺在床上刷微博,点开热搜榜上一条名为:“年少时,最想抹去的瞬间”的热搜。。

穿越之被原主扯过来救她爹_第四十七章叶家

    许紫嫣看了亲娘几眼,又看了看始终站在旁边盯着自己的青衣男子,低声说:“娘,我也可以的。”叶柏云听了大喜过望,抢在许何老娘前头说话的:“那就你们都答应下来了,那我现在的就回家去准备聘礼。”经过许家宝时,摸了摸他的头说:“你安心,我给你姑姑的聘礼会少的。”叶柏云听了大喜过望,抢在许何老娘前头说话:“既然你们都答应了,那我现在就回去准备聘礼。”。...

    许天娇看了亲娘一眼,又看了看一直站在旁边盯着自己的青衣男子,小声说:“娘,我可以的。”

    叶柏云听了大喜过望,抢在许何老娘前头说话:“既然你们都答应了,那我现在就回去准备聘礼。”

    经过许家宝时,摸着他的头说:“你放心,我给你姑姑的聘礼不会少的。”

    说完就急匆匆地跑走了。

    许何老娘错愕地看着他跑走:“他怎么这么急呀,他爹娘同意了吗?说下聘礼就下聘礼,我话都还没说完呢,就走了。哪有人这样说亲的。”

    许烟看着许天娇已经被羞的不知东西南北了,于是顺着许何老娘的话:“阿奶说的太对了,这个公子爷实在是太不合规矩了。等他明天来下聘礼时,阿欢阿宝你们直接把他连人带礼的轰走。”

    许何老娘一下就改了态度:“你阿爷就已经答应人家了,怎么能把人轰走呢。”

    许烟‘一脸严肃’的表情:“那就直接不给他好脸色看,或者坐地起价,又或者给他难堪,反正就是不能给他好过,要帮阿奶把这口气出了才行。”

    看到阿奶急着要说话,许烟完全不给她开口的机会:“我们今天都不走了,直接在这里住下,就在这里堵他。想轻轻松松就把我们三姑拐走,没门。”

    说完就溜进二楼的房间,完全不管阿奶着急的样子。

    许何老娘看到阿烟上去了,直接拉着许欢和许家宝:“你们不能听你姐胡说啊,阿奶没有生气,你姑爷也没有什么不合规矩的地方,明天你们不能乱来啊,那是你们未来的姑爷。”

    许乐贼兮兮地看着阿奶问:“那阿奶也是乐意他明天过来下聘的?”

    许何老娘赶紧表态:“乐意,乐意!我当然是十分乐意的。”

    许烟趴在楼梯口,听到许何老娘的话,笑嘻嘻地走上楼。

    许文水和许苏娘这时回来了。

    许苏娘好奇地问许何老娘:“娘对什么事情十分乐意?”

    许家宝趁机挣脱许何老娘的手:“娘,三姑爷明天说要过来下聘礼,阿奶说十分乐意嫁三姑出去。”

    许何老娘听了下意识就像反驳,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来,怕说了这几个娃娃又当了真,明天要在别人面前闹笑话就不好了。

    许苏娘很是讶异:“这么快就要来下聘礼?合过八字了吗?”

    许何老娘一听,一下拍着自己的大腿:“哎呀,这么重要的事,我都给忘了,真是忙糊涂咯,不行,我现在就去问他们家拿八字。”

    许苏娘把她拦住:“怎么让阿奶亲自去问呢。让文水去吧,毕竟他是大哥。”

    许烟这时又冒了出来:“爹爹去也不妥。阿奶,他之前就没有找媒人来过?”

    许何老娘摇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出来的,我也没想到这么快。”

    许天娇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第一天来的时候,带了家里的下人。”

    许烟问出心中的疑惑:“他家里条件这么好,长得也不错,看样子也有二十一二了吧,上门去说媒的人应该不少啊,怎么看见三姑,就这么着急,刚刚连话都没有让阿奶说话,就急着回去准备聘礼。”

    看了众人一眼,把最后一句说了出来:“该不会他身体有什么隐疾吧?”

    许烟此话一出,许何老娘合许天娇的脸色一下就煞白。

    许文水倒是不糊涂:“家里事业做这么大,眼红的人那么多,真有什么,不会一点风声都没有吧。这几年叶家的生意扩展的很快,据说就是他家公子爷的功劳。”

    许烟继续问:“他家里只有一位公子?”

    许文水:“据说是有三位。另外两位都还没到弱冠之年。有两个姐姐已经出嫁了,家里就是那位成年的公子爷在掌权。”

    许烟还是不放心:“你们都在家里歇着吧,八字我现在去找成衣铺的绣娘去帮忙。”

    许烟找了成老板把这事说了,一起送着绣娘成夫人出门。

    趁等待的功夫,许烟向成老板打探了一下叶家。

    成老板眼里全是欣赏之意:“叶家的老爷是我的大恩公,当年我家铺子能顺利在小关镇立足,叶老爷和叶夫人可是帮了不少忙。”

    “叶家大少爷,我当年也不少抱着,长得那叫一个俊俏哟。从小打到,一直说要跟他说亲的人可不少,但都被叶夫人给拒了。”

    许烟问:“为什么?”

    成老板回忆着说:“听说是有一回,许夫人指着一个秀气可爱的女娃娃问叶家大少爷,喜不喜欢,愿不愿意跟她一起玩。”

    “叶家大少直接上前大力推倒了那个女娃娃,吓得大家从此不敢再问。”

    “直到这几年,叶大少爷拒绝了上京赶考,留下来经营家里的事业,还搞的有声有色,那些有女儿家的人心里又活跃了起来。”

    许烟更不解了:“那为何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动静?他已经有二十二岁了吧?”

    成老板有些尴尬:“是有二十二了,但是他都看不上那些人家的女孩,为了躲她们,这几年一直往外跑,把事业都做到县城里去了。”

    许烟有些不信:“当真不是因为他身体有什么隐疾,或者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恶习?

    成老板当下举手保证:“我以成大福成衣铺的名义担保,叶家大少爷身体健康,也没有什么大的恶习,顶多是不喜热闹而已。”

    许烟半信半疑,但是也没在开口问了,看样子问成老板是问不出什么别的了。

    许烟干脆转移了话题:“陈老板,你们有做过地垫吗?”

    成老板点头:“有的,但是地垫一般都是需要定制,需要上门实地测量过,才能做。”

    许烟:“我的不用全部满地,成老板只需给我做一个长20尺宽16尺的就行。”

    陈老板:“那许姑娘想用用什么毛?”

    许烟反问:“什么毛最细最软?”

    陈老板:“小店里,目前只有兔毛是属上品。”

    许烟也爽快:“那就直接用兔毛吧。”

    其后两人又聊了些合作与台布之类的事情。

    一炷香后,许烟终于盼到绣娘成夫人拿着八字回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