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穿越之被原主扯过来救她爹

作者:姿雅淡香 | 都市异能

收藏

  【再次穿越爽文 种地文 大权独揽】大女主,靠自己的努力在什么都也没的时代里,努力不适应、赚钱,不惧风雨流言,闯出都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只凭自己自身喜好,快意人生。也没极品亲戚,仅有矜矜业业、脚踏实地跟随女主发大财致富之路,过上好生活的很老实百姓。女主一门心思只想赚钱和也可以享受人生,爱情线少,也没权谋斗争。许烟万万想不到没想起,自己而已在梦里答应下来要救孩子,都能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回这无名的时空,顶着一个又懒又胖的身子,吃不香睡好,除了没完没了的琐事。一门心思我以为只要你把人救了,就也可以回自己非常舒适洒脱的世界。九牛二虎之力心思把人救好了,还热心地帮他们找到了更好的许烟惬意地躺在床上刷微博,点开热搜榜上一条名为:“年少时,最想抹去的瞬间”的热搜。。

穿越之被原主扯过来救她爹_第二十章看戏

    许苏娘眼眶潮润:“六叔那娃子,真的是太很贴心了,太好了。”许烟沉默。后转身给了许家宝20文钱,乐的在院子里上蹿下跳。欢笑也每人得了50文,与许家宝的恨严禁向所有人正式宣告,自己有钱的人了的表现,完全相同,兄妹二人拿下了钱,小心翼翼地把它们转进玉石荷包里许烟静默。转身给了许家宝20文钱,乐的在院子里上蹿下跳。。...

    许苏娘眼眶湿润:“阿乐那娃子,真的是太贴心了,太好了。”

    许烟静默。转身给了许家宝20文钱,乐的在院子里上蹿下跳。

    欢乐也每人得了50文,与许家宝的恨不得向所有人宣告,自己有钱了的表现,完全不同,兄妹二人拿到了钱,小心翼翼地把它们转进玉石荷包里,自此玉石荷包不单单只是吊饰。

    许烟看了有些懊悔,送了荷包却忘了送钱。

    于是又转身进房间,找了六个新铜钱,单独放进每个人的荷包里,说是:生钱铜,不能花,放在里面,荷包里的钱就会越来越多。

    大家都喜欢这个寓意,充满期盼地把它放进去。

    第二天一大早,抓完鱼后,许烟带着许苏娘、欢乐还有阿宝弟,雄赳赳气昂昂地出门,去赶集。

    留下许文水一个病人在家,中午在阿奶家吃。

    每个人都打扮的光鲜亮丽,神采飞扬,在车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尤其是许乐,再琐碎的在烦杂的小事,经过了她的嘴巴,都会成了最精彩的故事或者最幽默的趣事。

    欢乐多,时间过得快,到了天香楼,直接就在那吃的早餐。

    许苏娘和阿宝是第一次来,一开始坐着时显得有些拘谨,但是见到饭桌上,琳琅满目的美食,彻底放飞天性。

    许苏娘看到旁边有人吃炸鱼块小声问许烟:“你的炸鱼块是来这里学的?”

    许烟:“是有一点点关系。”

    许苏娘瞧了她一眼,眼里多了一些亮光:“果然是爱吃猫。”

    许烟:“……”

    袁掌柜听说许烟来了,也过来打招呼,随便邀请许烟中午过来吃饭看戏。

    许烟不解:“看戏?掌柜请了戏班子?”

    袁掌柜:“是的,今明后三天,本店都有戏班子表演,错过了,可要等到下个月了。”

    许烟看许苏娘她们的表情,都非常激动,于是点头答应邀请。把时间定在正午。

    吃完早餐,从天香楼出来后,一行人兵分两路,正午再回到天香楼。

    许欢陪着许苏娘和阿宝弟逛街。

    许苏娘心里既感动又兴奋,虽挺着一个大肚子,却脚下生风,丝毫没有笨重之感。

    许烟带着许乐,直接去了书馆。

    买粗纸。书馆里只有一种纸,就是粗纸。

    一下就把书馆里仅有的两沓粗纸,全买下了。

    又买了毛笔和墨块、墨砚。

    这时代,虽然纸张比较粗糙落后,但是毛笔、墨砚的精湛制造技艺,可是超级精进的。

    许烟好想带几个回去现代,供起来。

    还给许文水挑了一本话本。

    许烟又跑了一趟菜圃园,菜地还有一块地空着,还是辣椒苗。

    因为只有辣椒是不会吃腻的,而且可以腌泡,存放时间更长。

    许烟计算着时间,带着许乐去了胭脂铺,挑了三盒品质最好的胭脂。

    许烟试了一下,有很明显的颗粒感,抹在手上可以,涂在脸上,闷闷的,完全不透气。

    所以只拿了三盒,因为家里只有三个女生,不算自己。

    成衣铺,老板看到许烟,连忙笑容可掬地迎过来:“许姑娘来啦,小店今天进了好些鲜货,看看?”

    许烟也笑:“看看。”

    因为突然也发现自己来的实在太频繁了,而且每次买的量都不少,可不就是大家眼里的暴发户嘛。

    于是许烟这次,除了自己的衣服没有买,家里的每个人都多买了三套绸布的秋衣。

    冬衣五套绸布料,现在才九月天,买冬衣是有些早,但是许烟怕自己现在不买,下次就没有机会买了。

    阿爷和阿奶缎布料的秋衣和冬衣,每人各五套。

    绸布料的各两套。他们质朴惯了,就算有了余钱,也不会太奢侈。这两套是给他们有特殊场合时,备着的。

    小叔子和三姑,正是青春期,爱美的年纪。许烟给他们跟欢乐他们一样,三套缎布料的下地时穿,五套绸布料的换着穿。

    冬衣农活少,都选的绸布料,也是五套。

    这些衣服应该够他们穿两年了。

    想到娘里的孩子,再有三个月左右,就会出来。给肚子里的孩子买了五块,最丝滑的布料。

    临走时,又选了三块缎布,做鞋子。自家人多留两块,阿奶家一块。

    不知道为什么,许烟买着买着都想把整家店铺买下来,直接给他们留着,一辈子不愁衣穿。

    心里莫名感到惆怅,觉得自己现在没做一件事,就离自己离开的时间,进了一步。

    老板看她每次都买的多,三块布,直接送她。

    老板的爽快,让许烟的惆怅,淡了几分。

    请老板先帮她保存一下衣服,等她们吃完午饭,再来取。

    老板自然是满口答应。

    直到回到了天香楼,看着他们人人笑的容光焕发地坐在自己身边,许烟努力收起自己的惆怅,加入他们的热闹。

    天香楼的表演的确很惊艳,袅袅余音、清歌雅舞。果真有柳腰轻,莺舌啭的画面感。

    只是,这不像戏文表演,更像是音乐会,适合静静地观赏,不适合在吃饭畅聊时欣赏。

    许烟好想看到了商机。

    从天香楼出来,大家的神情都是惬意满足的,可算是丰满而归。

    许烟向天香楼借了一辆装鱼的马车和一位车夫。

    先去成衣铺拿衣服。

    许苏娘看到那一大车衣服,被惊的不轻:“家里不是有很多衣服了吗?”

    许烟:“这是给阿奶买的。”

    许苏娘:“那也太多了。”

    许烟:“阿乐开心就好。”

    许苏娘看了阿乐一眼,不再说话。

    结果衣服是在是太多了,裝了马车,人就坐不下了。

    许烟只好给10文,请老板送一趟。

    出了成衣铺,许烟让小二拉着自家马车,带许苏娘和阿宝弟去镇门口等候,她带着欢乐二人,去了一趟东郊。

    买家畜。家里只有可怜巴巴的三只小鸡。

    许烟买了十只下蛋鸡,二十只公鸡。

    又挑了两只小猪仔,一头可以生小猪的母猪和一头公猪。

    把这些全部撞到天香楼的马车,因为是装鱼的大木盆设备,所以很方便,直接放上去就可以。

    准备返程时,听到了几声狗叫。

    许烟又有了注意,过去买了两只小狗崽。

    看着装的满当当的马车,许烟这才收心,心满意足地去跟许苏娘他们会合。

    许苏娘看到慢慢一车的家畜,嘴里不再说着浪费钱的骂,反而笑的合不拢嘴。这下子,自家也是大户人家啦。

    车上几人还在叽叽喳喳说着家畜,许烟突然开口打岔:“刚刚天香楼的表演,觉得如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