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百读网

连载

穿越之被原主扯过来救她爹

作者:姿雅淡香 | 都市异能

收藏

  【再次穿越爽文 种地文 大权独揽】大女主,靠自己的努力在什么都也没的时代里,努力不适应、赚钱,不惧风雨流言,闯出都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只凭自己自身喜好,快意人生。也没极品亲戚,仅有矜矜业业、脚踏实地跟随女主发大财致富之路,过上好生活的很老实百姓。女主一门心思只想赚钱和也可以享受人生,爱情线少,也没权谋斗争。许烟万万想不到没想起,自己而已在梦里答应下来要救孩子,都能莫名其妙地再次穿越。回这无名的时空,顶着一个又懒又胖的身子,吃不香睡好,除了没完没了的琐事。一门心思我以为只要你把人救了,就也可以回自己非常舒适洒脱的世界。九牛二虎之力心思把人救好了,还热心地帮他们找到了更好的许烟惬意地躺在床上刷微博,点开热搜榜上一条名为:“年少时,最想抹去的瞬间”的热搜。。

穿越之被原主扯过来救她爹_第十六章许苏娘

    相反地,六叔始终被阿奶夸奖,说大富人家的孩子是不通常,什么东西都学,连农活都干的真麻利。六叔一就要作出解释,自己也不是大富人家的孩子,被许烟制止了,还顺着阿奶的话,去夸她。六叔明白许烟这是在帮自己,便干活儿干得更起劲儿。阿奶看了我以为是自己夸得好,阿乐一开始要解释,自己不是大富人家的孩子,被许烟阻止了,还顺着阿奶的话,去夸她。。...

    相反,阿乐一直被阿奶夸赞,说大富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般,什么东西都学,连农活都干的真利索。

    阿乐一开始要解释,自己不是大富人家的孩子,被许烟阻止了,还顺着阿奶的话,去夸她。

    阿乐知道许烟这是在帮自己,于是干活干得更起劲。

    阿奶看了以为是自己夸得好,于是使劲地夸。

    越夸阿乐,越不好意思,只好一直满头苦干。

    三姑也不甘示弱,拼命地向阿奶证明自己也很能干,还主动讨表扬,但是阿奶没搭理她,阿乐倒是很真心地夸了她,她就一直乐呵呵地干。

    许烟被骂了,也觉得很欢乐。

    这样的生活,多有滋味呀~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把菜苗种完了。

    菜园还剩三分之一的空地没有种完。

    阿奶和三姑,帮忙种完,也赶着回家种许烟给的辣椒苗。

    许烟累了,瘫在小板凳上,身体往后仰,双手在后面撑着地,双腿向前伸直。阿乐在旁边洗着菜,嘴里一直哔哩吧啦。

    许烟撑了一会,双手就酸了,想把手收回来,结果因为上身太重,‘啪’一声倒在地板上。

    许烟很是错愕,一下就想起了今天在马车上,跟许欢说的飞起来会砸烂车底的胡话。

    亲身验证了:话真的是不能乱说啊,说了就算当下没事,也会在别的什么地方,给你补回来。

    阿乐看到,两刻湿着手拉她起来,结果拉不动,很是着急:“姐姐还好吗?”

    许烟撑着自己起来,拍打身上的尘土:“没事,肉厚着呢。”

    许乐不安心围着她检查了一圈,发现真没什么才作罢。

    许烟“就说了我没事,继续洗你的菜吧。”

    刚说完就听到了马车声,爹爹回来了?

    许烟从厨房里跑出来,真的是他们。

    许烟确定是他们后,反而,停下来,慢慢走过去。

    忽然身后有一道影子,越过自己跑过去:“哥哥~”

    许烟看的阿乐欢快的,有些羡慕。

    小许烟的娘,有重男轻女的思想,虽然很轻微,但就是有,小许烟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差别。

    就像这次,阿婆家的二舅妈的小儿子满月宴,只带弟弟去。

    小许烟怎么求,都不肯。

    说要她在家好好照顾受伤的爹爹。

    许烟走进了喊一声:“爹爹,你们回来啦?脚还好吗?”说着就扶着他走进房间。

    从头到尾都没有,跟她娘打一声招呼。

    许苏娘在后面尴尬了一下。

    许乐主动过来扶着她:“娘,我叫阿乐,我们来这里已经两天,大家都可想你了呢。”

    许苏娘想抽回自己的手,可阿乐不放。许苏娘的肚子已经六个月大了。

    刚刚在马车上,问许文水,许欢是谁。许文水说,是许烟在外面接回来的孩子。心里瞬间就不痛快,酸言讽语地说了几句。

    明里是在骂许烟胡来、自家人都吃不饱了,还从外面带人回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暗里是嫌许欢会拖累她家。

    知道许文水拿出了两个玉石荷包,又跟她说了马车,家里建大房子,都是许烟的钱买的。

    许苏娘自然要问,钱哪来的。

    许文水一字不漏的复述许烟的话:“烟儿那天,自己一个人出去,送鱼给大夫,带着欢乐回来就变得有钱了。”

    许苏娘眼睛发亮:“有多少?”

    许文水摇头:“不知道,烟儿不肯说。”

    许苏娘一下就气炸:“你是她爹,她为什么不说。”

    许文水沉默。

    许苏娘又问:“钱从哪里来的,也没说?”

    许文水摇头。

    许苏娘:“你这个女儿奴,她就是被你宠坏的。”

    这是许苏娘的口头禅。

    许文水以前听了都是沉默,但是这次忍不住为宝贝女儿说一句:“烟儿比我们有本事,我们该多听她的,回去以后,你也要对她好些,不然建了大房子,也不让你住。”

    许苏娘下意识怒:“她敢!”

    但是嘴巴终归是停下了。

    爱不释手地仔细看手里的玉石荷包,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能碰到这样精致的东西呢。

    许苏娘一进房间,就看到床上的那一堆衣服。

    欢天喜地的摸摸这件,又摸摸那件。

    许文水在指着一堆小的:“那一包,是烟儿一早准备好,等你回来以后,再给爹娘他们送去的。”

    许苏娘听到了,很惊讶,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

    许苏娘:“那我现在就给娘送过去。”

    许文水:“叫上家宝。”

    许苏娘:“我当然知道。”

    许家宝都已经换上新的衣服了。

    许烟看到她们出门,溜进许文水房间:“爹爹,怎么样?没露馅吧。”

    许文水很得意:“放心吧,剩下就看你的了。”

    许文水也觉得自己的媳妇的性子,该磨磨了,不然早晚得吃亏。

    许烟也笑:“我的爹爹都这么厉害了,那我只能青出于蓝啊。”

    许乐做好饭菜时,许苏娘她们也刚好从阿奶家回来了,还带了几颗鸡蛋。

    在饭桌上,许苏娘和许家宝看到桌面上的肉菜,拼命地咽口水,但是不敢伸手夹。

    许家宝看到许乐先夹了,终于忍不住伸手,然后就停不下来。

    许苏娘看到桌子上,是许乐先动的筷子,终于按耐不住了,开口问许烟:“阿烟,他们两个是谁家的孩子呀?怎么要住我家,住多久啊?这肉是她买的吗?”

    这一番话一出。

    除了许家宝还在埋头猛吃,其他人都放下筷子,看着许苏娘。

    许文水伸手扯了一下许苏娘的衣服。

    许烟:“他们是我们家恩人的孩子,我们吃的肉,你身上的衣服、挂着的玉石荷包,还有后院正在建房子的钱,全部都是他们的。还有,今天爹爹拿给阿婆家的肉和那两吊铜钱都是他们的。”

    许苏娘被这一番话,惊的一愣一愣的。

    许文水看了许烟一眼,若不是自己知道实情,也就信了。

    欢乐两位当事人,更是被惊成了两座石雕,一动不动看着许烟。

    许烟给欢乐一人夹了一块肉,也给许文水的碗里夹了一块:“都快吃吧,菜都快凉了。”

    许文水也叫许苏娘赶紧吃。

    饭后,许苏娘看着许乐一个人在洗碗,赶紧走过去说:“你叫阿欢是吗?”

评论
评论内容: